内蒙古循环经济工厂开建 化工生产“变废为宝”

  6月8日,由美国化工公司卡博特和内蒙古恒业成有机硅有限公司(下称“恒业成”)共同投资建设了一家气相二氧化硅的工厂。该工厂年产量8000吨,总投资四亿元,项目将于2019年正式建成。

  气相二氧化硅俗称白炭黑,是化工工业中非常重要的原料之一,在硅橡胶、复合材料、胶粘剂、涂料、储能和消费品等诸多下游产品中均有应用,并且在建筑业、汽车制造业和可再生能源中有大量用途。

  尽管投资额与产能均不是行业内最为突出的,但是该工厂的特色是完全的循环经济。“在化工的产业链中,循环经济是非常重要的一块,乌海的气相二氧化硅工厂可以实现完全的循环。”卡博特亚太区总裁朱戟告诉记者。

  而从具体操作方面,恒业成进行有机硅生产的副产品——MTCS成为了工厂的原材料,利用MTCS所生产的气相二氧化硅后产生的副产品——盐酸则回售给恒业成的工厂,重新进行生产。

  “两个工厂相互配合,生产的副产品均可以成为对方工厂生产所需的原料,这样一个循环经济的结构就已经形成了。”朱戟告诉记者,“两所工厂需要建立一个非常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样才能进行密切的配合。”

  循环经济实践

  循环经济是指在物质的循环、再生、利用的基础上发展经济,是一种建立在资源回收和循环再利用基础上的经济发展模式。其原则是资源使用的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再循环。其生产的基本特征是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

  循环经济并非是新诞生的概念,在诸多化工领域,这一经济理念长久以来得到了许多的实践。

  去年,循环经济正式进入了中国的国家规划,称为实现整个社会绿色环保的重要措施,同年,发改委和财政部也共同出台文件,为循环经济的实践和拓展提出指导意见。

  而在朱戟看来,中国所拥有的完整的工业产业链,成为了发展循环经济的天然优势。“这些优势在其他尤其是东南亚国家中,是很难比拟的,循环经济作为产业链条中的一部分,可以提升整体的资源利用率,进而促进环境保护。”他说。

  以钢铁业为例,作为炼钢的重要原料——焦炭在进入高炉炼钢后,会产生焦油等副产品,对于钢铁厂来说这些产品或许就是废料,但对于生产炭黑的工厂而言,这些就是必要的原材料。

  此次在乌海进行投资的卡博特化学,是一家历史超过140年的化工企业,专注于碳黑和气相二氧化硅的制造与生产。而恒业成的主要产品则是有机硅。

  “发展循环经济的关键,就在于不能打破这个产业链,任何一个要素的缺失都会导致产业链的断裂,进而导致循环经济无法开展,上下游产生的副产品没有办法及时消耗的话,就会导致污染出现。”朱戟说。

  同时,循环经济的另一大好处,就在于可以在一地产生一定的规模效应。乌海市副市长陈文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作为内蒙重要的化工工业中心,乌海市希望通过持续的招商引资,扩大该地的化工规模优势。

  “我们大家现在都不希望彼此孤立地做事情,然后把产品卖到十万八千里以外。”朱戟说,“大家希望通过合同的形式促进合作关系,一起打造一条产业链,不仅实现了循环经济,而且产品的竞争力会更强。”

  稳定化工市场

  从市场环境来看,去年四月份开始,各个主要化工产品价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有些产品甚至出现了数倍的价格增长,让化工企业普遍在2016年获得了很高的利润增长。

  这样的现象也发生在煤炭钢铁行业,随着价格的迅速攀升,生产和利润的恢复均明显好转。“中国化工市场需要形成一个健康的而非过高或过低的价钱,这对于大家都有利。”朱戟说。

  他表示,去年年初,由于需求总体疲软外加产能过剩,导致价格下降,但是政府为了提振经济开始扩大投资,这时候需求慢慢提振,相关产品价格也随之上涨。同时由于北方地区的环保压力越来越大,产量提升的速度并没有赶上需求提升的速度。

  而从今年开始,前五个月CPI和PPI的数字均有较大差别,以四月为例,CPI上涨1.2%的情况下,PPI上涨了6.4%,两者之间的差别正在扩大。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目前上游价格的上涨无法传导至下游。”朱戟说,“所以才会出现目前看上去的差别,上游的涨价在产业链中一步步被吸收了,而下游的需求提振还是非常有限的。如果需求向好的话,上游价格的上涨一定会及时传至下游的。”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