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全球经济进入“新平庸”状态

  日前,在证券时报第14届中国上市公司价值评选评委专题研讨会上,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分析全球经济,他认为,综合各方面情况,美股运行正面临着基本面和资金面之间的矛盾与纠结。

  从股市总量来看,美股目前的巴菲特指标值(股市市值与GDP的比值)为150%,创近70年高位,这一指标在过去70年的中位数为70%。从市值结构来看,集中度越来越高,以FANGMAN(即脸书、亚马逊、奈飞、谷歌、微软、苹果和英伟达)为代表的七家公司的市值高达6.8万美元,占美股总市值比重24%,远高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18%的市场集中度。“强者恒强”的格局越来越明显,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最大的5家公司今年以来上涨了35%,而其余495家公司下跌了5%。

  从流动性数量的角度观察,在过去的三个月内,全球各经济体的总刺激规模已达到惊人的18.4万亿美元,总计占全球GDP的20.8%。“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可以判断未来流动性的回收困难重重。

  目前,全球股市市值、GDP、M2都处于八九十万亿美元的水平,中、美、欧、日四大央行的资产规模合计超过23万亿美元,同样增长迅速。全球央行扩表速度大于全球M2增速,而后者又大于全球股市市值增长和全球名义GDP增长。

  从流动性的价格,即利率的角度来看,在全球范围内,实际利率30多年来一直在下降,1980年代平均为5%,1990年代平均为4%,本世纪迄今平均为2%,现今则为零甚至略低于零。可以说,当前全球处于人类历史上利率水平最低的阶段,被学术界称为“长期低利率之谜”。目前全球的短端利率与长端利率都一路走低,可以判断,全球经济有所复苏但始终步履蹒跚,通胀持续萎靡,进入以“低增长、低名义利率、低通货膨胀和高债务杠杆”为主要特点的所谓“新平庸(New mediocre)” 状态,发达国家“日本化”的趋势开始显现。

  长期来看,只有在财政政策可持续,或者中央银行对政府破产漠不关心的情况下,货币政策才能完全独立于财政政策。目前欧美国家大规模的财政刺激面临着与二战时期类似的情形,即货币政策需要从属于协助政府融资的目标,通过压低长端利率有效地帮助财政进行低成本融资。因此,不论是从央行扩表,还是从利率角度而言,全球流动性的盛宴尚未结束。

  施东辉指出,全球投资人必须要面对一个残忍的现实:要么持有现金或国债,接受实际负收益;要么进一步加大风险资产的配置比例。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市场基本面发出越来越多的负面信号,但看空市场似乎也要十分谨慎,因为市场的潜在购买力量仍然非常巨大。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