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成新兴市场“超配”香饽饽 多家外资表态主动加码

  张苑柯

  外资在A股市场的布局从未停歇。

  北京时间8月24日凌晨,富时罗素公布了其旗舰指数2019年9月的季度调整结果,如期将中国A股的纳入因子由5%提升至15%,将给A股直接带来40亿美元增量资金。近期,MSCI也将A股的纳入因子从10%提到15%,并将于年底之前进一步提到20%。而很多外资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正是这三大国际指数。

  以MSCI、富时罗素以及标普道琼斯指数为代表的三大国际指数体系,纷纷将A股的纳入因子提升后,外资也相应提高了A股配置比例。市场有人提出,除了被动流入的资金外,外资真的愿意“花钱”吗?

  记者梳理发现,多家外资从年初开始就频繁发声,称A股市为投资组合带来显著受益增长的重要因素。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更是强调,不投资中国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要投资中国,总是越早越好”。

  多家外资表示“时候到了”

  本周初,北向资金净流入创下了2019年6月10日以来的一个最高点,沪深股通合计回到了千亿元的水平上方。8月以来,北上资金累计净流出130亿元,今年以来净流入累计已达960亿元。虽然MSCI近期的研究显示,无论是全球型还是新兴市场型基金,其投资组合中中国股票的权重都偏低。但市场观点认为加速之期已到。更有不少外资表示,是时候主动加码A股了。

  2018年,MSCI明晟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虽然A股被纳入是一个分水岭,但MSCI的计划是渐进的。瑞银中国配置机会投资组合经理GianPlebani与瑞银投资解决方案投资专家主管RobWorthington表示,随着中国在岸市场被纳入全球指数,且权重逐步增加,中国将很快成为新兴市场指数中最大的成份股。将中国与新兴市场指数(中国除外)分开考虑需谨慎,但也可能已水到渠成,就像将美国与世界指数(美国除外)分开一样。

  瑞银中国股票主管施斌也表示,相较于与指数挂钩的被动型投资策略,采取主动型投资策略,自下而上地开展实地研究,则可优先精选出中国快速增长的新兴行业中所蕴藏的绝佳机会。此外,主动型投资策略还可以对低效的中国股市加以利用。中国股市是由零售投资者推动,因此具有波动性,并会受到“集群行为”影响。因此,相比被动策略,严谨的主动策略可以抓住机会,利用错误定价从中获利。

  摩根资产管理近日在研报中表示,要及早进行投资,而不是等待股指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上涨。被动持有指数的投资者所做的只是等待,这可能意味着他们只能在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领域获得有限的回报。在未来10年,随着A股在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逐渐向50%靠近,仅盯着新兴市场设立投资组合变得不再有说服力。

  路博迈资产委员会近期发布对新兴市场股票超配的意见报告,并表示新兴市场股票当前估值水平仍理想,而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减缓美元强势,有望为此类资产提供额外的助力。报告称,特别是中国通过财政及货币政策刺激内部消费的成效将逐渐显现,有望在今年余下时间改善经济增长表现。

  过去十年里,中国的股市盘子增长了四倍,债市增长了七倍,达利欧认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现在承担一些风险,增加中国企业的敞口才是明智的投资选择”,他强调,等到强势表现已经成为现实后再去追逐,风险还要来得更大。

  贝莱德中国投资策略师陆文杰今年7月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A股个股超额收益的机会较之一年前不降反升。A股的相对估值不仅仍占有优势,同时超额收益的机遇较一年前更大。他认为,外资更看重投资机会集,对全球投资者而言,A股市场就是一个机会集,政策空间赋予了股市很多投资机会。

  显然,对中国市场的配置是否合适,取决于每位投资者的风险和回报目标。据瑞银分析,基于过往数据,如果在投资组合中增加5%和10%的专有中国敞口,股票和固定收益各占一半,即可提高假设的全球投资组合的风险调整后收益,并且历史数据表明,如果向中国资产增加10%的敞口,则风险调整后收益的潜力将提高5%以上。

  同步看好医疗、消费和信息科技

  在已然看好A股未来增长力的前提下,外资在被投企业的行业选择上也表现出一致性。

  摩根资产管理也在研报中提到,在中国经济转型增长的前几年,外国投资者可获得的回报率并不高。然而今天,对投资者而言,利用长期增长趋势投资的可能性正在显著扩大。比如,中国A股和一级市场让投资者有机会接触众多处于结构性增长阶段的优质企业。中国的企业在技术支持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同时还试图建立领导地位。再者,中国是亚洲最大的一级市场之一。随着中国成为全球科技创新和颠覆者,该市场见证了风险投资和收购的大幅增长。

  摩根资产管理认为,虽然经济增长和市场表现之间的联系称不上对等,大多数投资者无法接触到市场中最具活力、增长最快的部分,而国际投资者可获得的股票主要是在香港境外上市的国有企业。

  尽管中国经济的整体增速可能放缓,但外国投资者有更多的机会抓住消费、医疗保健和信息科技的结构性增长的机会。中国中产阶层对消费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和复杂,中国企业也从低利润商品向高价值商品倾斜,在家用耐用商品、食品和饮料、休闲娱乐和旅游领域创造了新的机遇。

  例如,在技术和自动化领域,手机组件、软件服务和工厂自动化都取得了进展。在医疗保健领域的创新服务和药物研发也在加速升级。在某些情况下,中国正在寻求自己的商业模式,例如支付系统、游戏和金融科技。随着传统行业(能源、电信、公用事业和金融业)的重要性逐渐降低,互联网零售商、媒体和软件公司都开始崭露头角。

  摩根资产管理大中华股票基金经理王浩上周表示,对软件(特别是基于云的软件)、医疗研究外包、生物技术以及更广泛消费领域(包括旅游、餐饮整合和升级在内)的股票持长期看涨态度。“我们认为,即使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时期,这些领域的回报率在3~5年内也将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王浩称。

  由于贸易摩擦和全球增长的不确定性持续存在,路博迈提出加码中国股市需要在行业和企业的选择上采取更积极的做法,因此表示更青睐消费、医疗保健和工业领域的行业领袖。

  无独有偶,贝莱德智库亚太区首席投资策略师庞文博也在近期表示,中国在广告、医疗保健及保险这三大领域中的渗透率明显低于全球平均水平,行业发展与经济周期的相关度不高,科技优势和人口红利带来了增长动能不可忽视,未来可以从中寻找估值合理的品种进行长期布局。8月21日,贝莱德旗下的WOFEPFM贝莱德投资备案了第三只中国私募基金——贝莱德中国A股机遇私募证券投资基金2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