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或现更多项目“退堂鼓”: 撤材料式“否决”或常态化

  本月底,包括晶丰明源、佰仁医疗、华熙生物、博瑞生物四家科创板公司在内的发行人即将上会审核。

  业内预期,上述四家已安排上会项目过会概率较高,原因在于截至目前科创板的上会审核通过率仍高达100%,但同时不可忽视的现象是,仍然有不少项目因发行人主动撤材料而折戟。

  据交易所信息显示,科创板接受申报以来共有包括木瓜移动、诺康达等不少于5只项目选择了撤回首发申请,继而主动终止审查。但主动撤材料的现象或许并不会在科创板就此终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接近监管层的保荐机构人士处独家获悉,未来三个月内可能会有主动选择“撤材料”的科创板上市项目陆续出现。

  据一位从事科创板IPO的投行人士透露,从此前多个项目来看,主动撤材料的项目仍然与审核压力有关,而这种操作亦成为优化科创板上市公司质量、从严审核的一种表达。

  将现更多“退堂鼓”

  目前为止,科创板仍然保持了100%的高过会率。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只是部分冲刺上市失败项目选择主动终止下的一种“数学结果”。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表示,所谓的100%过会率背后,缘于目前科创板上市项目的“折戟”并非体现为上会被否,而是发行人的“主动撤回”。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7月份至今共有包括木瓜移动、和舰芯片、诺康达、海天瑞声、贝思达在内的共5家科创板公司已宣布终止审查。

  另据记者从多位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处独家获悉,未来三个月内或有更多“主动终止”的科创板IPO项目在排队企业中出现。

  “交易所现在排队了一百多家,目前已经撤材料的5家只是一部分,未来可能还有更多项目选择撤材料。”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表示。

  “目前已经撤材料的只是第一批,往后还会有更多项目会以发行人主动撤材料的形式‘间接出局’,这也会让科创板实际意义上的通过率降低。”北京一家上市券商投行经理也指出,“因为只要终止审查,不管是否上会,都意味着申报者中的失败概率增加了,这也从侧面抬高了科创板的准入门槛。”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发行人的撤材料现象被称为“正常的审核机制和结果”,但据记者从多位投行人士处获悉,目前的主动“撤材料”项目背后,大多隐含了劝退的意味。

  “审核过程中,发行人、保荐机构要和预审员等审核人员进行沟通的,如果不是被告知存在问题,也没那么容易知难而退。”前述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表示。

  “在劝退的项目上,通常也和预审员的一些主观判断有关系,因为预审员会对后续的审核态度产生影响。”上述投行经理表示,“从目前的一些项目来看,存在会计处理争议,或者商业模式夸大陈述、表述模糊的都存在被劝退的可能性。”

  “撤材料”隐情

  在业内人士看来,部分科创板公司“主动”撤材料的背后,正是发行人、保荐机构与监管机构围绕企业上市审核的博弈结果的表达。

  “虽然这些公司程序上都是主动申请,交易所也表示尊重这些发行人的意愿,但这5家公司基本均是在和监管方面沟通后知难而退的选择了撤材料。”上述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透露。

  据该投行人士透露,与发行人主动撤材料相比,“上会被否”是目前科创板IPO审核各方都不愿其发生的现象。

  “无论是发行人、券商还是监管,都不愿意让企业上会被否。”上述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透露,“因为注册制审核的核心是找信息披露和法律方面的问题,并不就企业盈利能力进行判断,所以在发行人符合会计准则等各方面规则的情况下,否决企业的技术难度不仅大大提高,而且还有可能被质疑注册制改革是否落实得足够彻底。”

  “随着项目的增多,不排除也会出现一些企业上会被否的情况,但现阶段看,发行人如果能选择主动撤材料,仍然是一种各方折衷且都能接受的结果。”另一位接近交易所的投行人士也表示,“保荐机构选择主动撤材料是一种折衷的选择,相当于大家最后都各让一步,发行人不会遭遇上会否决的‘打脸’,保荐机构的否决率也不会上升。”

  事实上,这也与当下监管层在科创板企业审核过程中存在的矛盾心态有关。

  “从试点的审慎性来看,监管层在科创板上既有压力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决策矛盾,因为既不能违背注册制提出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审核精神,又不得不去担心上市后企业的质量出现问题。”上述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表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此前也有一些科创板公司经过沟通后存在闯关心态,但为了避免给保荐机构徒增麻烦,最终选择主动终止。

  “当时内部也有人提出干脆不撤了,要否就否吧,但最后还是不太想给我们的保荐机构添麻烦。”一家已撤材料的科创板公司人士透露。

  一位华南地区券商人士坦言,“监管方面掣肘机构的工具有很多,比如有保荐机构在这些问题上沟通不到位,监管层可以对保荐机构的项目全面进行核查,这无疑会增加展业成本。”

  (编辑:巫燕玲)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