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内幕交易被罚!这次是董事长"好朋友"

  近日,吉林证监局公布了2019年第一份罚单。

  根据处罚决定书披露的信息,国旅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旅联合)2016年终止与北京新线中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线中视)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后,一直与新线中视保持沟通并关注新线中视经营情况。

  国旅联合的董事长施亮作为内幕知情人,在2017年3月再次收购新线中视之前,让身边的两位“好朋友”张永强和肖卫东分别在停牌前买入317.5万元和140.5万元。

  谁曾想,两人的暴富梦没有实现,反而迎来了国旅联合控股股东变更,管理层接连辞职的动荡局面。国旅联合股价接连暴跌,截止到事发,公司股价已经下跌58.84%。

  

  内幕交易不仅赔钱还被罚款50万

  7月19日,吉林证监局披露对“国旅联合”内幕交易当事人的处罚决定书。

  

  根据处罚决定书披露的信息,国旅联合2016年终止与新线中视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后,一直与新线中视保持沟通并关注新线中视经营情况。

  2017年1月初,国旅联合董事长施亮向国旅联合实际控制人王春芳报告新线中视可以调整估值并承诺利润。王春芳认为如果估值调低还有业绩承诺就可以继续收购新线中视。

  2017年1月,施亮让国旅联合董事会秘书陆邦一联系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新线中视进行年报审计。

  2017年2月13日,大信会计事务所的审计结果出来之后,国旅联合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涉及重大资产重组”,当日起国旅联合股票停牌。

  因此,吉林证监局认定国旅联合拟收购新线中视股权事项,构成内幕信息。而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17年1月10日,公开于 2017年2月13日。时任国旅联合董事长施亮是内幕信息知情人。

  与施亮相识多年的肖卫东和张永强都在2月初,国旅联合停牌之前,分单大笔买入该股票。证监局通过通话记录、买入时间及资金变化时间发现与内幕信息形成、公开时间高度吻合,因此认定两人构成内幕交易,责令肖卫东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20万元罚款。责令张永强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同时根据证监局披露的处罚决定来看,张永强2017年2月买入317.5万元,截至2018年9月17日,“张永强”账户上述交易账面亏损12.2万元;肖卫东同期买入140.5万元,截至2018年9月17日,“肖卫东”账户上述交易账面亏损7.5元。

  “当代系”控股 

  国旅联合转型泛文娱

  国旅联合本来是一家旅游上市公司,但在2014年资本玩家王春芳控股的厦门当代资管接手之后就开启了“买买买”和“卖卖卖”之路,美其名曰”向泛文娱转型”。

  施亮也是2015年出任了国联文旅的总经理,此前还仅仅是公司的一名董事。值得注意的是,施亮至今还是当代东方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2017年,在国旅联合准备花1.25亿二次收购新线中视的同时,国旅联合发布2016年报显示,在高达1.6亿元的坏账准备中,约41%来自重庆颐尚。

  年报显示,自2006年~2010年,陆续向重庆颐尚投资了超过9000万元,然而后者却无力报偿,经营情况远不及预期。在2009年5月及2012年10月,两次大幅减持重庆颐尚股份之后,国旅联合却仍3次向重庆颐尚提供1.1亿元、6000万元及5900万元委托贷款。

  面对6500万的坏账,国旅联合选择了亏本甩卖核心资产来维持账面上的平衡。2017年6月,资产总额和营业收入占公司6成的汤山温泉,从最初净资产估值3.9056亿元到最后以2.99亿元将其甩卖。

  甩卖汤山温泉给国旅联合带来最直观的价值就是其2017年实现3230.68万元的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这次的盈利主要就是得益于处置南京国旅联合汤山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产生投资收益。事实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国旅联合仍处于亏损状态。

  从2017年度的财报数据来看,没有了温泉酒店业务营收的国旅联合,新线中视运营的互联网广告业务成为公司的核心业务,占公司总营收的77%。

  

  新线中视2017年以3230.62万元的净利润完成了当年被国旅联合收购的业绩承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公司朝泛文娱转型之路转型的信心。

  于是,刚卖完核心资产汤山温泉之后,国旅联合又发布重组方案,拟耗资4.95亿元收购度势体育全部股权。

  控股股东变更 

  再度开启“卖卖卖”模式

  正当国旅联合计划在2018年以户外文体娱乐为主线发展产业,大力发掘体育周边产业、积极拓展主题旅游产品之时,国旅联合作价4.95亿元的上海度势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购案在1月10日被证监会否决。

  2018年上半年,国旅联合仍旧积极推进收购度势体育的事项时,又传来了控股股东变更的消息。

  2018年6月26日晚间,国旅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旅联合”)发布公告称,接到控股股东厦门当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资管”)的通知,当代资管将转让其所有持有的国旅联合7355.6106万股股份(占国旅联合总股本的14.57%),受让方为江西省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江旅集团”)。

  

  本次重大事项完成后,当代资管将不再持有国旅联合股份,江旅集团成为国旅联合的第一大股东。

  国旅联合被江旅集团收购后,多次转让旗下资产,向文旅产业聚拢。

  2019年3月,国旅联合以0元的交易价格拟将苏州国旅联合文体投资中心(简称“苏州文投”)持有的中农基金份额转让给原控股股东当代资管,彻底剥离了股权投资公司。

  一位长期跟踪旅游行业的分析师认为,长期来看,国旅联合回归文旅产业考验的是控股股东的运营能力;短期来看,国旅联合仍然处于动荡阶段。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