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机构看科创板:市盈率是静态指标,关注风控和信披

  周楠

  [从首批25家企业整体情况来看,25家企业平均募资在12.44亿元左右,合计募资约310.89亿元,其中拟募集资金最高的是中国通号,为105亿元。]

  科创板开市已进入倒计时,新股市盈率、拟募资情况成为近期市场上讨论较多的话题。从个股到首批25家企业整体情况,再到注册制试行,科创板和注册制“吸睛”效应十足。

  科创板吸引的还有外资机构,即将于本月22日上市交易的首批25家企业中,背后一众保荐机构里就出现了多家外资参控金融机构的“身影”——高盛高华、华菁证券、摩根士丹利华鑫、普华永道、毕马威华振等。

  外资机构如何看待科创板?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瑞银集团亚太执行委员会成员钱于军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科创板的试点具有很大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帮助科创类企业较快速地通过市场化方式进入到A股市场。他同时认为,高科技类型企业的存续能力和风险都较高。

  “我们目前很多客户也问及是否能从境外参与其中,应该有一个怎样认识等,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新的平台,不是改良,而是开拓一个新的领域。”高盛资产管理投资策略组亚洲区联席主管王胜祖在此前的媒体会上表示。

  王胜祖同时表示,科创板和注册制的实施是一个里程碑事件,期待监管、风控、信息披露能够与成熟资本市场接轨,并在未来能够扩大外资参与的程度。

  市盈率是静态值更关注高风险

  近期围绕科创板的问题是超募与否和市盈率高低。

  从首批25家企业整体情况来看,25家企业平均募资在12.44亿元左右,合计募资约310.89亿元,其中拟募集资金最高的是中国通号,为105亿元。

  钱于军认为,第一批企业目前规模偏小,多数属于高精尖类型企业。他认为,未来科创板长期发展后,从几十家到几百家以后,前面十几家不一定具有特别高的代表性。

  另一方面,从资产配置角度,目前的科创板企业类型多属于权益类资产配置里面比较高风险的类别,而外资选股时更偏向于选择自由流通市值较大的大盘股。

  “(科创板企业)跟我们看好的白马企业不一样,高科技企业的盈利能力存在不确定性,有些营收还属于前几年的起步阶段,将来规模能不能达到市场公开认为合理的估值水平,给所有前期和后来参与IPO的投资人带来可观回报,还有待观察。”他表示。

  钱于军同时提到,从分散风险、多配置资源的角度看,期待科创板达到一定规模后,开放外资和要求流动性比较高的基金参与进去。

  同时,从首批25家拟上市的科创板公司首发市盈率来看,彼此数值相差较大,中微公司首发市盈率高达170倍,睿创微纳、虹软科技的市盈率也超过70倍。据市场测算,除超百倍的中微公司和最低的中国通号外,其余23家发行后平均市盈率为49.8倍。加上上述两家公司,发行后市盈率中位数为46.15倍,约为A股以往首发上市23倍市盈率的两倍。

  “静态地看市盈率,多少倍不是特别重要,因为这是那时刻根据某一年的盈利计算出来的,在海外我们还喜欢用预测性的指标,如果好的科创公司以前基数比较低,那增长率会相对变得非常高。前提是这些公司是否能真正发展起来,有高增长。如果公司的增长率是100%,现在50倍,一年以后就变成25倍了。”钱于军表示。

  更大的意义在于实行注册制

  在钱于军看来,科创板的设立具有较大的现实意义,一方面帮助科创类的企业比较快速地用市场的方式进入A股市场,另一方面,他认为,更大的意义是实行了注册制,改变了中国监管部门通过审批来审核、批准IPO,和设定IPO的发行价格不超过23倍市盈率等做法。

  “至少给了它们多一个选择,一个快速上市的通道,突出了IPO应该起的作用,就是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的认可和‘加油站’。”他提到。

  从科创板企业上市标准来看,普华永道中国审计部合伙人孙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科创板企业上市的五套标准都是以“市值”为轴心,分别搭配以研发投入、经营活动现金流、技术优势、净利润和营业收入五项指标。

  “IPO审核这个‘功课’相当于交给前端了,交给了股权投资机构等机构,如果你还没有利润,就要证明自己研发投入这样的一个硬科技的指标,这五个标准的出现意味着不是单单用以往IPO的财务指标来判断。”她提到。

  孙进认为,科创板引进的估值概念会引导市场资金向优质股票聚集,更好地引导资本市场,鼓励关键技术创新并提升实体经济竞争力。

  据普华永道今年7月初发布的报告,其预计2019全年A股多层级资本市场获得IPO企业数量将有可能超过200家,全年融资规模超过1800亿元人民币。

  国内头部券商实力强

  科创板的设立对于参与其中的国内券商而言,也是一次全面的市场化询价定价的学习和尝试——机构对发行人的估值如何判断?询价对象的报价水平如何?

  钱于军认为,国内龙头券商综合实力较强,在科创板的发行定价上实力突出。

  “我觉得它们(国内券商)学得很快,正因为市场化了,不得不说国内头部券商还是非常有实力的,资本金都比较大的,整体上第一梯队券商总体规模够大。做这个行业,资本金、人才、风控,就是流程风险意识,这三方面是最重要的。”他提到。

  龙头券商乘着科创板的政策“春风”,与此同时,券商行业分类监管也在日前明确,券业新格局将呈现出什么特点?

  钱于军认为,数量多、业务发展特色不突出是目前国内券商的主要问题。他认为,综合类券商及专业类券商应首先控制数量。同时,金融行业属于高度专业的行业领域,证券行业在控股股东方面应有把握,不应是多数工业及非金融企业来做控股股东。

  “将来这个行业,我觉得四五十家,或五六十家,应该已经是一个比较充分的竞争环境了。你在华尔街的美资银行里面选,能提到名字的,排在20名以后都很难。(国内)可能综合类(券商)最多不超过二三十家,具备全牌照的。”钱于军提到。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