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两年时光 西南证券投行业务能否满血复活?

  证券时报记者 闫晶滢

  西南证券投行业务日渐消瘦的背影,引发圈内一片唏嘘。

  在几近停滞两年之后,近期传出西南证券投行业务即将恢复的消息。而在当前新市场环境下,这家券商投行业务能否重回主赛道还有待观察。

  此前,以并购重组和再融资见长的西南证券投行业务,一度风光无限,在并购重组业务上,甚至还远超中信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与华泰联合证券互争第一。

  两年近50项目

  发布变更公告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西南证券投行业务整改报告已获监管层认可,各项业务均可开展,称其为“投行满血复活”。不过,西南证券相关人士对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表示,监管从未发文叫停公司投行业务,但从直接效果来看,的确两年多没有新增股权落地业务。

  而据投资者反馈,近期致电西南证券咨询投行业务情况时,该公司接受咨询的人士表示,西南投行业务没有暂停,投行部门一切工作正常,也在积极寻找项目中。

  今年1月,西南证券甚至传出裁撤投行部门消息,但很快被否认。但“被裁撤”消息的传播,从侧面反映出西南证券投行部门风雨飘摇的处境,以至于有其他券商“点名”要从西南投行挖角。

  裁撤虽遭否认,但投行人员数量压缩却是不争的事实。按照西南证券近三年年报数据,投行事业部从2016年底的314人降至2018年底的212人,投行人员在全公司的占比亦在不断下降。

  2016年6月和2017年3月,西南证券两度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涉及的相关项目负责人也被给予警告及罚款,新增股权业务被按下暂停键。

  2017年7月,西南证券副总裁、董秘、投行业务事业部负责人徐鸣镝辞职。这位“灵魂人物”的离去,不少投行业务人员也随后选择了出走。

  中证协数据显示,西南证券目前执业保荐代表人31人,其中7位的证书取得时间为2018年以后。而在2015年,西南证券保代数量是该数的两倍左右。

  对此,西南证券的回应是,目前投行部员工较2016年因投行项目被立案前的规模有所缩减,人员流失的原因主要是2016年和2017年两次因投行项目被立案造成部分业务资格暂停,部分人员和团队因项目转投其他券商主动离职,系正常的人员市场流动。

  而知情人士透露,西南证券投行业务骨干这两年流失严重。2017年8月,原并购二部总经理梁俊离职。2018年之后,陈国潮、张海安、张雷、王晓行、汪子文等业务骨干也陆续离职。据中证协备案信息,梁俊、王晓行、张海安离职后暂未有新增任职信息,其余人则分别就职于长江证券承销保荐、东方花旗证券、中天国富证券等。

  西南投行的人员流失从投行项目角度也可窥得一二。以赛轮轮胎(原名赛轮金宇)为例,西南证券与其曾有多次合作,担任其再融资的保荐机构。在2016年~2017年间,赛轮轮胎发布了4份更换保荐代表人的公告,均以“工作变动原因”而不再负责督导工作。

  2018年4月,赛轮轮胎非公开发行的持续督导机构由西南证券变更为浙商证券,变更原因是“保荐代表人及西南证券中原主要负责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项目的工作人员因工作变动已任职于浙商证券或即将任职于浙商证券。”

  根据中证协网站信息,赛轮轮胎更换的两名保代蒋茂卓、秦日东均在2017年11月左右离职,并随即加入浙商证券,任职至今。

  康恩贝同样在2018年4月将持续督导机构由西南证券变更为浙商证券,由上述两位保代继续负责持续督导工作。

  上市公司雷曼股份、唐人神则将持续督导机构变更为中天国富证券,变更理由是“原并购重组独立财务顾问主办人(保荐代表人)及主要项目人员发生变动”。记者查询发现,上述项目中涉及的4名保代/主办人均已转至中天国富证券任职。

  此外,记者查询公告还发现,自2017年以来,西南证券因人员变动而导致项目变更保荐代表人/项目主办人的情况在50起左右,其中涉及的30余名业务人员多数已离职。

  从风生水起到滑铁卢

  与近年来的低谷状态不同,此前西南证券投行曾经历过数年的“高光时刻”。

  2014年,西南证券并购业务实现爆发式增长。在中证协公布的2014年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中,西南证券股票承销净收入为5.90亿元,排在行业第四;财务顾问业务净收入2.40亿元,排在行业第五;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净收入2.38亿元,行业排名第二。

  西南证券2014年年报显示,当年该公司投行业务实现营业净收入9.35亿元,同比增长190.79%;实现营业利润4.31亿元,同比增长889.31%。投行业务完成IPO项目2个,再融资项目17个,累计承销金额338.85亿元,在行业保持领先地位。西南证券担任财务顾问的并购重组项目20家(按通过并购重组委家数统计),行业排名第一。

  而在2016年后,西南证券投行业务遭遇滑铁卢,两度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涉事项目大有能源和九好集团遭遇监管重罚。

  对于西南证券而言,比处罚更加严重的是投行业务被按下暂停键。早在接受立案调查之时,证监会即要求,由于西南证券处于立案调查期间,证监会暂不受理该公司作为保荐机构的推荐,暂不受理相关保荐代表人具体负责的推荐,暂不受理该公司作为独立财务顾问出具的文件。彼时,西南证券称,预计公司投资银行业务在立案调查期间将受到影响,并可能对公司当期经营业绩造成一定的影响。

  果不其然,其后的2017年,西南证券项目数量也一落千丈。在IPO方面,2017年西南证券发行2家,主承销商金额11.32亿元;2018年IPO项目颗粒无收。再融资发行方面,2017年主承销金额为118.14亿元,发行数量为7家,同比上年接近腰斩。2018年更是仅完成1单再融资项目,成交金额为4亿元。

  投行业务收入上,2016年至2018年,西南证券投行手续费净收入逐年下滑。2017年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降超过50%。

  在连续两次被罚之后,西南证券在2018年5月再次遭遇监管谈话。起因是在大智慧重组并购项目中存在三类违规行为,西南证券总裁吴坚被要求到重庆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

  失去的两年能否找回?

  在瞬息万变的资本市场上,错过两年的业务机会,西南证券能否重新回到主赛场?

  此前数据显示,在2016年6月西南证券首次遭遇调查时,共有10个在会的并购重组项目,9个IPO项目、13个再融资项目,以及21个处于辅导期的IPO项目。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追踪其辅导期IPO项目的后续动向来看,大多数项目已另谋出路。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股权融资总金额已达5939.37亿元,募集家数达268家。IPO过会率明显有所提高,监管推动完善并购破产重组等机制,支持优质企业注入上市公司,券商投行业务迎来新机遇。

  就参与券商排名来看,中信证券、中信建投、东方花旗证券位列前三名,承销金额分别为1146.88元、637.81亿元、604.05亿元。而在2019年至今的股权承销排行榜单上,尚未发现西南证券的身影。

  而对于西南证券而言,错过科创板的先发机遇或许更令人遗憾。截至目前,已有123家科创板企业获得受理,已有超过40家券商参与其中。在开板之后,科创板各项工作紧锣密鼓推进,已有数家科创板企业完成通关问询,即将进入发行阶段。

  不过,鉴于西南证券已经在准备扩充团队,能否在2019年下半年迎头赶上,值得关注。

  西南证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该公司领导对投行业务非常重视,曾多次为争取业务恢复积极奔走。在风险事件后,除对风险项目的承做部门和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和处分外,公司未对投行其他团队和员工采取裁员、劝退、减薪或降职,并采取各种措施尽力维护原有团队的稳定。

  目前,在西南证券投行留任的员工85%以上均为2016年以前加盟公司的老员工。除此之外,近两年公司投行吸纳了两个新业务团队合计约20名业务人员加盟,目前部分原流失的投行团队正在与公司商谈回归事宜。

  记者查询中证协备案信息发现,2019年以来,共有5名保代新加入西南证券,其中4位均来自九州证券。

  根据公开招聘信息看,近期西南证券投行北京五部、六部、深圳三部、重庆二部等部门均有招聘需求。从职责描述看,除对现有债券项目进行承做外,还可参与部门潜在IPO项目及一般企业财务顾问项目承揽、投行业务渠道建设、业务拓展等。

  该负责人介绍称,在业务拓展方面,公司坚持继续发挥原有并购业务优势的战略方针,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国资证券化、供给侧改革、市场化并购、跨境并购等方面积极布局。目前公司仍有数十名原并购业务核心团队成员在职,预计未来一年内将有多单项目落地。

  该负责人还表示,在股权融资领域,将抓住科创板推出的机会,发挥前期在并购市场的优势,在上市公司分拆子公司上市方面积极布局,除了拓展和储备项目外,借助科创板跟投方面的要求,全力打造“投行+投资”的新型资本中介业务。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