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伦通起航 A股先通“南北”又通“东西”

  杜卿卿

  经过近4年筹备,沪伦通终于水到渠成。

  6月17日,共同主持第十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与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出席了在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下称“伦交所”)举行的沪伦通启动仪式。

  中国证监会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发布联合公告,原则批准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和伦交所开展沪伦通。华泰证券发行的沪伦通下首只全球存托凭证(GDR)产品同日在伦交所挂牌交易。

  “启动沪伦通是落实习近平主席2015年访英成果的重要举措,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重要探索,也是中英金融领域务实合作的重要内容,对拓宽双向跨境投融资渠道、促进中英两国资本市场共同发展、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都将产生重要和深远的影响。”证监会表示,下一步将坚定不移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与英国监管机构加强监管合作,确保沪伦通平稳运行。

  根据安排,起步阶段沪伦通跨境资金实行总额度管理,东向总额度为2500亿元人民币,西向总额度为3000亿元人民币。

  “东西向合计5500亿元,这是一个比较高的额度。短期内额度非常充裕,这也体现出沪伦通比较高的起点。”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沪伦通的难度和意义都远高于沪深港通,这是第一次两个国家之间建立这种互联互通机制,意义非凡。

  从“南北”到“东西”

  每个交易日下午三点,当A股投资者完成一天的交易时,位于中时区的伦敦才刚刚开始新的一天。不过,沪伦通的推出,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将两个市场以存托凭证(DR)的方式,连接在了一起。

  近4年时间里,中国证监会和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以及上交所与伦交所,一直在为沪伦通的落地积极筹划,终于迎来正式开通。

  沪伦通是什么?简言之,包括东向业务和西向业务两个部分。

  东向业务,是指符合条件的伦交所上市公司,在中国境内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并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交易。西向业务,是指在符合条件的上交所上市公司在境外发行GDR并在伦交所主板上市交易。

  根据要求,现阶段,东向CDR发行人应为在伦交所主板上市,且进入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官方名单高级上市部分的公司;西向GDR发行人应为上交所A股主板上市公司,且其发行的GDR应进入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官方上市名单。

  起步阶段,对沪伦通跨境资金实行总额度管理。其中,东向业务总额度为2500亿元人民币,西向业务总额度为3000亿元人民币。开展跨境转换业务的证券经营机构,可在对方市场持有不超过等值5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和特定投资品种,以缩短跨境转换周期、对冲市场风险。

  上述额度并非一成不变。联合公告明确,后续会视沪伦通运行情况和市场需求,对总额度和资产余额进行调整。

  “目前实行额度管理,但与沪港通数百只股票纳入交易相比,沪伦通目前只有华泰证券一只GDR,这个标准其实定得比较高,很充裕,很长一段时间内预计都不会形成限制。”前述券商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体现市场各方对“互联互通”机制的认知日益成熟,监管层也更加有信心。

  在此次“东西通”之前,“南北通”为A股市场监管者及投资者都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

  2014年4月沪港通联合公告发布,宣布对人民币跨境投资额度实行总量管理,并设置每日额度,实行实时监控。其中,沪股通总额度为3000亿元人民币,每日额度为130亿元人民币;港股通总额度为2500亿元人民币,每日额度为105亿元人民币。

  由于沪港通运行平稳,2016年12月深港通启动时取消了总额度限制,同时沪港通总额度也随之取消,投资者获得更大交易自由。

  华创证券洪锦屏认为,沪伦通与沪深港通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沪伦通是“用产品跨境取代投资者跨境”。其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时差,采取将对方市场的股票转换成DR到本地市场挂牌交易这一创新模式,难度也要更大。

  西向先行,东向待发

  作为一种双向联通机制,沪伦通的东向CDR花落谁家还没有最终敲定。

  上交所在沪伦通启动后表示,希望沪伦通西向业务的开通能够为更多境内上市公司拓展国际业务、提升国际知名度提供支持。与此同时,上交所透露,东向业务潜在发行人和市场机构正在积极咨询有关规则,发掘市场机遇,上交所期待沪伦通早日实现“双向开通”。

  沪伦通启动同日,上交所伦敦办事处宣布获批设立,成为上交所推行国际化战略又一个重要的境外履职机构。

  其主要职能包括,参与和支持上交所包括沪伦通业务在内的跨境业务开展;加强上交所与境外市场的联系,开展国际市场推介活动,吸引国际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资本市场,扩展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影响力;研究境外市场动态,为上交所国际化战略提供决策支持。

  “下一个重要事件,应该是英国上市公司到中国来发行第一只CDR,这样沪伦通才是一个双向完整的联通机制。”前述券商分析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汇丰银行是目前市场讨论比较热门的选项。

  为何华泰证券是第一单GDR,汇丰可能是第一单CDR?该人士分析,金融机构先行有其现实优势。一方面,金融机构业务易于理解,市场认知难度较小;另一方面,就华泰证券而言,该公司目前正在大力拓展海外业务,并且在英国、美国获得相关业务牌照。就汇丰银行而言,其在全球多个市场都已上市,各地投资者认知非常成熟。

  “在英国发行GDR融资,可以满足海外收购等拓展需求。”前述人士认为。

  目前,在上交所备案的沪伦通GDR英国跨境转换机构已经从4家增为6家,包括中国国际金融(英国)有限公司、巴克莱银行、海通国际英国有限公司、中信里昂证券英国、摩根大通证券,以及工银标准银行。

  坚定开放不变

  从推出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机制,到沪深港通启动,再到A股被纳入MSCI、富时罗素指数,以及科创板注册制实施,A股市场的国际化特征越来越明显。此次沪伦通正式通航,成为A股国际化发展的又一里程碑。

  启动沪伦通,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重要探索,也是中英金融领域务实合作的重要内容,验证了中国资本市场“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变化,都将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总要求,坚定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政策态度。

  “最近一段时间,尽管受各种因素影响,我国资本市场面临的外部不确定性有所增大”,但中国“完全有信心、有能力,也有足够的工具储备应对各种复杂局面的挑战”。在沪伦通开通前夕,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宣布了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九大举措。

  沪伦通只是一个方面。据易会满介绍,这些举措还包括:第一,推动修订QFII/RQFII制度规则;第二,允许合资证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境外股东实现“一参一控”;第三,合理设置综合类证券公司控股股东的资质要求,特别是净资产要求;第四,适当放宽外资银行在华从事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的准入限制;第五,全面推开H股“全流通”改革;第六,加大期货市场开放力度,扩大特定品种范围;第七,放开外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产品参与“港股通”交易的限制;第八,研究扩大交易所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拓展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渠道;第九,研究制定交易所熊猫债管理办法,更加便利境外机构发债融资。

  他强调,对外开放是中国的基本国策,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也是资本市场坚定不移的发展方向。

  开放需要更好的监管。易会满提出,在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同时,证监会将坚持“放得开、看得清、管得住”,持续提升风险防范和跨境监管能力。

  而此次沪伦通启动的同时,中英双方监管机构也签署了《上海与伦敦市场互联互通机制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表示将就沪伦通跨境证券监管执法开展合作。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