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三大财务指标遭穿透式检查 医药板块市值一天缩水近700亿元

  业内人士称,在交易所问询成常态背景下,此次政府部门联手“查账”有望将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等细节“亮”出来

  本报记者 张 敏

  在各部门“组合拳”出击下,药价虚高的水分将逐渐被挤出来。

  6月4日,财政部官网发布《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文件指出,为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促进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医疗保障体系建设,财政部决定2019年6月份至7月份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

  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其实质就是查账。据了解,77家药企被列入检查名单。除了大型外资药企外,也包括A股知名上市公司。

  “在4+7城市带量采购之后,政府释放出的信号是要对药企财务合规问题进行严查,多方位助推药品价格下调。如果此次查账彻查到底,有助于降低药品流通过程中产生的利益漏出。”一位医药行业财务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一位公司被列入上述77家企业名单的药企内部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保社保为世界性难题,在老百姓不断增长的健康需求、老龄化加剧等大背景下,国家所有整合医药行业的行为,其实质是少花钱、多办事。

  销售费用引关注  

  在销售合规的大背景下,上市药企的销售费用变化一直是监管部门关注的焦点。  

  在2018年年报公布之后,多家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变化引发监管部门关注。

  例如,某家上市公司去年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7.87亿元,营业成本15.53亿元,销售费用34.22亿元。2016年至2018年,公司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比例大幅下降,分别为52.03%、27.37%、22.89%;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大幅增长,分别为 25.53%、43.14%、50.42%。监管部门要求公司结合相关年度采购、生产、销售等公司经营模式的变化情况及其原因,收入、成本、费用的变动情况及其变动原因,分析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比例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  

  据业内人士透露,学术活动等是一些药企销售费用的重要支出环节,但在这个过程中也存在灰色地带。在医药行业的销售模式下,药企一般情况下会给中间环节以返点。  

  “两票制模式下,一些企业销售药品实行高开高返,即药品的出厂价为10元,但是会开到50元,中间这40元是要返给中间环节。”上述业内人士介绍,一般情况下,由于高返模式不同,反映在企业财务报表上,可能就是高费用率、高毛利率或者相反。  

  不过,体外模式返点对于一些公司来说存在财务风险。“高开高返会形成虚增收入、虚增利润,企业需要靠外部融资等模式填补这一窟窿。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采取了股权质押等模式进行融资。如果上市公司二级市场股价表现平稳或者较好,对大股东的资金链不会产生影响。但如果股价出现下跌,大股东就存在质押爆仓的风险。”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穿透式检查  

  业内人士称,在交易所问询成为常态的背景下,此次政府部门联手“查账”有望将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等细节“挖”出来。  

  根据财政部发出的通知,按照“双随机、一公开”的要求,2019年5月14日,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了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  

  据记者获得的信息,此次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要剖析药品从生产到销售各个环节的成本利润构成,揭示药价形成机制,为综合治理药价虚高、解决人民群众“看病贵”问题提供第一手材料。

  财政部要求,为核实医药企业销售费用的真实性、合规性,监管局、财政厅(局)应对销售环节开展“穿透式”监管,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可延伸检查医疗机构。

  其中检查的重点内容之一是费用的真实性,包括是否存在医疗机构将会议费、办公费、设备购置费用等转嫁给医药企业的现象;是否存在通过专家咨询费、研发费、宣传费等方式向医务人员支付回扣的现象。另外,成本的真实性、收入的真实性等也是此次查账的重点内容。  

  此次检查企业涉及77家企业,其中包括赛诺菲(北京)制药有限公司、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礼来上海管理有限公司等外资药企,也包括国内较为知名的药品生产企业,其中涉及27家上市公司,包括华润三九等。

  受上述政策等因素影响,医药生物板块再度调整。同花顺数据显示,6月5日,A股生物医药行业267家公司股价下跌,28家跌幅超5%,收盘时295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35105亿元;6月6日,207家公司股价下跌,15家公司股价跌幅超5%,收盘时295家公司总市值约34423亿元。按此数据计算,这295家公司总市值缩水近700亿元。

  降药价大势所趋

  众所周知,4+7城市带量采购对医药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彼时,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数据显示,31个试点通用名药品有25个集中采购中选,与试点城市2017年同种药品最低采购价相比,中选价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原研药吉非替尼片降价76%,福辛普利钠片降价68%,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相比低25%以上,“专利悬崖”显现。

  据记者了解,国家层面的带量采购范围有望进一步扩大。而在医保控费的大背景下,针对虚高的药价,国家采取的是组合拳。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任务》明确了两方面重点工作内容。其中针对解决看病贵方面,提出推进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推进高值医用耗材改革、巩固完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完善公立医院补偿机制、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深入实施健康扶贫等重点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6月5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印发《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国家试点城市名单》的通知。为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快推动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付费国家试点工作,确定了30个城市作为DRG付费国家试点城市。

  对于医药行业来说,DRG模式对行业产生的影响不亚于4+7城市带量采购。北京鼎臣医药咨询管理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如果DRG全面实施,“过度诊疗的情况将被遏制,药品带金销售的空间将大大被压缩。”

  创新驱动发展

  “对临床真正起到治疗效果、价格低的药品,或者说性价比比较高的药品会受到欢迎。”上述药企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药企转型迫在眉睫,通过产品创新驱动公司发展已经是大势所趋。

  同花顺数据显示,2018年,103家生物医药企业的研发费用超过亿元。恒瑞医药等7家公司的研发费用总额超过10亿元。

  PD-1是癌症治疗领域的明星药物。5月31日,恒瑞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PD-1药物上市获批,公司在该项目上的研发费用投入超5亿元。截至目前,国内已经有进口的同类产品Nivolumab、Pembrolizumab获批上市。信达生物和君实生物两家国内企业开发的同类抗PD-1单抗注射液于2018年获批上市,百济神州等企业的相关药品正处于上市申请审批阶段。

  “国内药企的创新研发实力已经大大提升。”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留给传统制药企业转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