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财富青年富人榜:40岁以下如何拥有40亿以上 白手起家VS家族传承

  登上新财富青年富人榜的40岁以下富人越来越多,不过,他们的结构有了鲜明变化。依靠家族传承安排获得巨额财富的青年富人数量逐年递减,从2016年的7位,2017年的5位,2018年的4位,下降到2019年仅剩的3位,其中2位来自地产业。而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开始上位,他们创办的公司快速成为了TMT、人工智能、虚拟货币等“闪富”圣地的独角兽。

  在获取财富的通关游戏中,要攀登上这份中国最富500人榜单的青年,打怪升级难以避免。与出生就是人民币氪金玩家的富二代不同,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的通关第一步,就是要解锁脑力,让“学霸”buff(强化技能)加满,然后获得“名校”光环加持。在这份青年富人榜中,无论是白手起家的比特币“矿霸”,还是家里有“真矿”的富二代,学历都异常豪华和夺目;尤其是白手起家的青年才俊,不乏印奇、黄峥等来自清华“姚班”、浙大“竺院”这样天才集聚地的出产。

  程华秋子/文

  今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共有21位40岁以下的青年富人,比2018年多上榜了4位,其中有6位是第一次登上富人榜的新秀,分别是比特大陆的詹克团、吴忌寒,柔宇科技刘自鸿,旷视科技印奇,美团点评穆荣均,趣头条谭思亮。

  数量上,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群体进一步扩大,并开始在体量上占据压倒性优势。而由传统家族传承安排获得财富并独立上榜的青年富人在榜单上的流动性并不强,依然由杨惠妍和纪凯婷主导,总体数量已经减少至3人,取而代之的正是不断崛起的来自TMT、人工智能、虚拟货币等“闪富”圣地的青年才俊。

  而家族传承型青年富人基本聚集在房地产、汽车、化工、医药等传统行业。地产“女王”杨惠妍1238.1亿元的财富不仅让她挺进中国最富10人的名单,也让她一直在青年富人榜上一骑绝尘、难逢对手(表1)。

  传统行业VS新经济 :AT标签之外,独角兽崛起

  今年榜单的一个醒目特点是,除了已经上榜的青年富人诸如拼多多黄铮、今日头条张一鸣、美团点评王兴背后都有着阿里巴巴或者腾讯的标签,新晋富人多来自脱离了AT影子的行业独角兽。

  近几年来,加密数字货币一度“一飞冲天”。2017年底,一枚比特币曾被炒至高达2万美元。而生产加密货币的专用服务器,就像是会下金蛋的“母鸡”,逐渐成了投资客的“香饽饽”。

  2013年詹克团创建了比特大陆,主要销售矿机品牌为“蚂蚁矿机”,随着虚拟货币市场的火爆,比特大陆的营收和净利润呈现爆炸式增长。2018年9月,比特大陆冲刺港交所,其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比特大陆收入从1.37亿美元增长到25.18亿美元,净利润则从4860.3万美元增长到7.01亿美元。以2017年收入计算,比特大陆为全球第一大基于ASIC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其市场份额为74.5%,俨然是加密货币行业的巨无霸。

  而手握“矿霸”的詹克团也被外界称为“比特币之王”。今年,詹克团和他的小伙伴吴忌寒双双上榜。终于在40岁的这道槛上成功登上青年富人榜的詹克团,身家达到357.6亿元;本科毕业于山东大学电子信息系的他,后在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完成硕士学业。而联合创始人吴忌寒身家亦达到201.1亿元之多,毕业于北京大学金融系的他今年37岁。

  但伴随着2018年来加密数字货币泡沫的不断破裂,以及区块链企业上市政策和市场环境尚未成熟等客观因素,包括比特大陆在内的三大矿机巨头冲刺IPO纷纷“折戟”(另两个分别是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2019年3月26日,比特大陆提交的招股书正式失效。招股书显示,尽管比特大陆在2017年收入约7亿美元,但很快2018年第二季度便亏损4亿美元。

  或许是加密货币市场生态的大幅波动,比特大陆的日子并不好过。今年年初,网上流传着比特大陆年会上吴忌寒蓄满胡须,与詹克团拥抱落泪,与同事们一一合影的照片。2019年,比特大陆开始力推AI芯片,从矿机巨头开始向AI芯片厂商转型。

  另一个脱胎于高科技独角兽的青年富人,是做人脸识别的旷世科技印奇。

  旷视科技由印奇和清华大学同门师弟唐文斌、杨沐2011年创办于北京中关村,是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行业物联解决方案提供商。其旗下主要的产品包括Face++人工智能平台及FaceID线上人脸身份验证平台,产品应用在金融、手机、安防、物流及零售等领域,包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富士康、联想、华润等均是其客户。

  蚂蚁金服及富士康等除了是其客户外,亦是旷视科技的投资者。旷视科技于2017年完成的4.6亿美元(约35.9亿港元)的C轮投资,就是由蚂蚁金服、富士康及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共同作战略领投。该轮融资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单笔最高融资纪录。

  而“独角兽旷视科技将会选择在上交所还是港交所上市”的消息也多次引发高度关注,早在2017年印奇就表示,“上市这是会发生的,我们希望会是第一个”。创业9年,年仅31岁的印奇第一次登上500富人榜,身家达到88亿元,未来其财富值或将再晋一级。

  同样来自清华大学的刘自鸿也是首次登上富人榜,36岁的他身家达到110亿元。2012年,刘自鸿创立柔宇科技,从事柔性显示屏生产与销售,目前柔宇科技已经生产出0.01毫米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和新型柔性传感器。2012年成立至今,柔宇科技7年时间完成E轮融资,估值达到50亿美元。

  相对三星、LG、京东方这些大厂,柔宇科技显然名气不足,但是和小米的“口水战”让其成为焦点。今年年初,小米展示了正在研发的双折叠屏手机,号称全球首款。视频曝光后,遭到了柔宇科技的炮轰,刘自鸿通过个人微博放话:“When they go low, we go hard.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引发这场口水战的关键在于柔宇科技在2018年10月正式发售旗下的新主打产品——柔派手机,从时间点上看,柔派是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并且,手机所采用的柔性屏完全由柔宇科技自主研发。然而,从宣布发售至今,已有半年的时间,柔派手机还没能实现大规模量产。这或许证明柔性屏幕技术的量产能力对资金要求很高,因为很快彭博就在3月发布消息,柔宇科技在IPO前的融资轮中寻求筹资10亿美元。

  相比前面几位在TMT、人工智能、加密货币等“高大上”领域创富的青年富人,谭思亮和他的趣头条要显得接地气得多。不过,这个被市场戏称为“资讯界拼多多”的公司,已经先于前面几个独角兽,于2018年9月14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过去两年多时间,三四线为代表的下沉市场成为互联网增量红利的新领域,趣头条和拼多多绝对是移动互联网圈的两匹黑马。从发展速度来看,趣头条已超越拼多多。从2016年6月正式上线,到2018年9月上市,趣头条仅用了2年3个月。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趣头条App渗透率从3.1%迅速增长至7.8%。

  趣头条区别于其他资讯类App的最大特色,是所谓的“网赚模式”。在趣头条看新闻、阅读、分享链接、评论、签到都可以获取现金或金币,金币亦可以兑换为现金。

  虽然趣头条利用这种模式使营收和用户增长迅猛,但巨大的现金投入和补贴也让其处于巨额亏损之中。财报显示,趣头条2018年第四季度的净亏损为3.98亿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5460万元扩大628.9%。从全年来看,趣头条净亏损为20.289亿元,较上年的净亏损1.008亿元扩大1912.8%。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趣头条宣布获阿里巴巴1.71亿美元投资。根据转换协议,趣头条将向阿里发行新股,约占其总股本的4%。这也让趣头条成为为数不多同时获腾讯和阿里巴巴投资的互联网公司。

  “别人家的孩子”:学霸人设成为创富“标配”

  如果说TMT、人工智能、加密货币等新兴行业是近年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的创富集结地,那“是不是学霸”或许能成为年轻人创富的风向标。

  21位年轻富人,海外知名院校6人,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南开大学也各自贡献了多位年轻富人上榜,其中清华大学产量最高。“名校”标签俨然成为创富杀手锏。在当代社会,读书或许仍然是普通人成本最低、风险最小地获得财富增值的一大筹码。

  如果穿越回这些青年富人的童年,你会发现他们大多是活在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随便翻看一个青年富人的履历,在被光芒闪瞎的同时,还会被他们类似的成长所吸引——与财富增值曲线相辅相成的,是他们教育历程中鲜明的上升路径。

  1988年的印奇出生于安徽芜湖,喜欢爵士乐、梵高、哲学,爱看王阳明,喜欢研究生死,但他学习的专业和创业做的都是机器学习。2006年,印奇以680+的高分顺利进入清华自动化专业学习,并入选由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姚期智院士创办的“计算机科学实验班”(俗称“姚班”)。“姚班”每届只招收30多人,25门专业核心课程全部采用英文授课。“姚班”的光环,是每一个清华理工科生向往的荣耀。

  正是在“姚班”,印奇遇到了唐文斌和杨沐。创始团队清华“姚班”的背景,与唐文斌曾经是国家信息学竞赛总教练的身份,为旷视招揽人才提供了不少便利。旷视研究院最早一批的研究员和工程师,都是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选手,累计拿过70多个金牌。而本科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让印奇获得AI领域研究的启蒙。2011年10月,印奇与唐文斌、杨沐共同创办旷视科技,2013年印奇获得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与印奇同样有着“少年天才”光环的是柔宇科技的刘自鸿。出生于1983年,17岁获江西省抚州理科高考状元,曾获全国数理化奥赛物理一等奖、化学一等奖。21岁获清华大学电子工程学士,23岁获硕士学位,26岁获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2009-2012年在美国IBM任顾问级工程师及研究科学家。2012年,29岁的刘自鸿成立柔宇科技。

  即使是产品“走群众路线”的黄铮和谭思亮,他们的学历也并不“群众”。黄铮1998年被保送至浙江大学王牌学院竺可桢学院,主修计算机专业;后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而谭思亮本科在清华大学自动化工程系学习,硕士攻读的中国科学院的人工智能工程。

  美团王兴的“小伙伴”穆荣均,与王兴同是清华学霸,依靠美团点评的上市,穆荣均在今年成功上榜,身家达到49.7亿元。王兴于2001年7月获得清华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并于2005年1月获美国特拉华大学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穆荣均于2002年7月获清华大学自动化工程学士学位,并于2005年7月获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学位。

  榜单中唯一一个“异类”是世纪华通的邵恒,公司年报显示其为高中学历。1985年出生的邵恒,2008年开始做网页游戏开发公司七酷网络,6年后以9.5亿元卖给世纪华通成为二股东,随着股价飙升,成功晋级500富人榜。2017年第一次上榜时,邵恒的财富为74.3亿元;2019年其财富缩水到62.9亿元。

        “家里有矿”的他们同样也是财富的改写者

  科学家的小孩或许是中人之资,明星子女的容貌未必能胜过其父母,一定程度上,优良基因、美好品质的传承和延续都带着随机的不确定性,但是“财富”这种显性的、稳定的资产,不受任何随机因素的干扰,是确定能获得的权益,尤其是由血脉相连接的时候,更具有确定性和排他性。

  虽然获得家族财富并独立上榜的青年富人在数量上被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压制,但他们仅代表已经完成新老交替、老一代富人已经在公司持股上彻底“放权”的少数“富二代”。实际上,参与家族企业经营并持有部分股权的“富二代”仍然是个不小的群体,虽未登上青年富人榜,但他们是真真正正“家里有矿”的“富二代”本体(表2)。而这些“传统富二代”多来自传统行业,包括地产、汽车、化工等。

  以“网红小王”为代表的领军人物,为大家了解“富二代”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和父亲“网红老王”不仅常年蝉联富人榜首富之位,父子两人还为广大网友免费提供了网络金句、鬼畜素材、微博热点,为互联网流量和青年亚文化作出了杰出贡献。

  但思聪并非只擅长在网上嬉笑怒骂,和王健林一起登上富人榜的他,并不只是毫无话语权的财富附属者,而是介入了财富管理乃至投资的改写者。虽然王思聪的资产大部分来自所持万达集团的股权,但其本人掌舵的普思投资2009年设立,以基石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过不少项目;其中的已上市项目几乎均为Pre-IPO投资,提前半年突击入股的方式对财富增值效用有限,其回报较高的项目主要来自A股,九好集团、先导智能、棕榈园林让王思聪赚得钵满盆满。此外,借助万达集团的优势,王思聪还对体育、电竞等娱乐领域进行了布局。2015年9月,王思聪宣布成立熊猫直播,在公测后仅用了4天时间用户就突破20万。但不到4年时间,3月31日熊猫直播宣布破产关门。而在此之前,2018年11月,一直持股100%的王思聪就以155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奇虎360。

  不仅如此,过去一年王思聪在新三板也颇为失意,普思资本投资的新三板企业频频摘牌;2018年3月开始,和信瑞通、天好电子、紫晶存储、麦凯智造纷纷宣布摘牌退出新三板。不过,进展如火如荼的科创板中,王思聪连押中两家申报企业,分别是安翰科技和紫晶存储。其中,紫晶存储正是此前在新三板摘牌的那家,王思聪旗下普思资产管理以持股4.93%位列第四大股东。

  不过,像王思聪这么高调的 “富二代”并非典型,大多数传统富二代出现在公众的视野时,也多在公司公告、财经新闻中。与刻板印象中的游手好闲 “纨绔子弟”不同,很多富二代是相对低调、努力的。

  2016年6月,苏宁召开了入股国际米兰后的首次股东大会和新一届董事会会议,意甲劲旅国米正式进入苏宁时代。新加入国米董事会的苏宁成员中出现了张近东之子张康阳。作为“90后”富二代的张康阳,以这样的方式走进公众视野。

  浮出水面后,张康阳曾经活跃的脸书账户几近清空,仅剩下一张他与兰博基尼的合影。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他,2015年回国后进入苏宁总裁办工作,主要负责苏宁国际业务拓展工作。2018年10月,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官方宣布张康阳成为新主席,27岁的他也成为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主席。目前,张康阳通过苏宁控股集团间接持有苏宁易购1.36%的股份,和父亲张近东合计持有苏宁易购33.69%的股份,二人以338.9亿元的身家位列2019新财富500富人榜第44位。

  相比张康阳,富力地产创始人之一张力的独子张量,更早步入传承轨道。张量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是在2012年,彼时张力旗下的力量能源在港股上市成功,张力将名下拥有的70.8%股份都转给了张量,30岁的张量由此成为了力量能源的实控人。张量接收父亲的财富馈赠,成了“家里有矿”的真实写照。

  不仅手握港股上市公司,张量还创立了黑洞投资,已经倒闭的小蓝车就是黑洞投资的。除了小蓝车之外,黑洞还投资了好租、房司令、货拉拉等项目,项目类型多样化,涉及TMT和AI领域。

  不过,作为家族主业的富力地产近年增长放缓。富力地产曾是内房股明星,2005年刚上市就成为首家被纳入恒生指数的内地房企,也是当年H股募集资金最多的民企。但如今,富力地产的市值仅为中国恒大、碧桂园、融创中国的15.3%、21%、33%。2017年,富力地产以199.06亿元6折“接盘”了万达酒店及商业中心,由此带动公司2017年议价收购收益高达131.07亿元。2018年,该项收益减少至3.97亿元,导致富力地产盈利额由2017年的214.24亿元降至87.28亿元,同比下滑59.26%。

  同样家里有真矿的,还有寒锐钴业的梁杰。钴是新能源动力电池的重要材料,从事钴铜矿开采的寒锐钴业是典型的父子齐上阵的家族企业,董事长梁建坤是总经理梁杰的父亲。1980年,梁建坤进入安徽省全椒县中心乡供销社工作,1997年创建了寒锐有限并担任董事长,2017年3月寒锐钴业上市,父子二人是实控人。目前,梁杰持股比例为21.95%,梁建坤持股18.69%。

  同样参与公司经营的富二代也不在少数,他们多在公司担任高管,成为父母的左膀右臂。今年30岁的曾琛和父母共同持股,其母亲钟若农担任宏达电子董事长,父亲曾继疆任董事兼总经理,曾琛本人任董秘兼副总经理。世纪华通的王一峰,早在2007年23岁大学一毕业之时就进入世纪华通任总经理,不到一年,2008年9月就进入公司董事会,任公司董事。

  华泰汽车的张秀根很早就开始为儿子张宏亮上位铺路。家族企业氛围浓厚的华泰汽车,一直都是铁打的父子,流水的职业经理人,父子两人在公司内部有绝对的话语权。在经历了一次次的高管离职风波后,2013年张秀根开始将张宏亮推向前台。2017年2月,为进军新能源汽车,华泰集团收购了曙光股份14.49%的股权,成为其大股东。据曙光股份2017年年报披露,张秀根持有华泰汽车24%股份,张宏亮持有华泰汽车76%股权。

  老一代的富人们如今都纷纷进入知天命和花甲之年,但并非所有子女都愿意“子承父业” ,所以也有不少“富二代”借助父辈帮助另起炉灶,转身成为“创二代”,玩转资本,搞资本运作。

  “白电大王”美的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就醉心金融,离开了家族企业的他在投资领域玩得风生水起。何剑锋为上市公司盈峰环境实际控制人,目前持股比例达到42.76%,持股市值约为100亿元。为了实现2016年3月高调立下的Flag“要在2018年市值突破300亿元”,何剑锋在2018年8月“操刀”了市值仅88.69亿的盈峰环境对估值高达152.5亿元的中联环境的并购。这起“蛇吞象”的并购,耗资总计为73.95亿元,其中自有资金 29.95亿元,通过控股股东盈峰控股向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佛山支行借款44亿元,而提供个人担保和保证担保的正是何剑锋和美的控股。此外,何剑锋还搭建了行业综合排名前十的私募公司——盈峰资本,战略投资了开源证券、顺德农商银行、香港卫视,并持有母婴品牌贝贝熊95.5%的股权。

  但是投资不易,踩雷的富二代也不少。京基集团的“大公子”陈家荣便是其中一个。2018年底,二手车金融上市公司优信递交给SEC的文件显示,优信股东京基投资贷款违约,此前质押的6.5%优信股权已被强制转给华融澳门,未来可能会被处置。

  京基投资为深圳房企京基集团的关联公司,由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之子陈家荣创立。陈家荣近年来执掌家族金融投资,在资本市场颇为活跃,并以投资美图、雷蛇等多只惨跌的新经济股而“知名”。

  陈家荣最出名的资本战役是投资蔡文胜的美图,结果导致其浮亏高达30亿港元。2016年底,陈家荣及弟弟陈家俊控制的京基实业作为最大基石投资者,认购美图公司1.09亿股,耗资约9.27亿港元。后在2017年6月耗资34亿港元场外扫货4亿股——这也让美图的早期投资方几乎尽数退出,为此陈家荣被封“接盘侠”。至2018年9月,陈家荣持有美图12.02%股权。但2018年美图股价一路下滑,至今仅2.3港元左右,较陈家荣的成本价8.5港元/股,跌幅已近八成。

  对于接班的问题,很多富人或许都曾在让子女接班和“传”给职业经理人的选择中徘徊,然而“造纸女王”张茵早已看穿一切。被问及“是否让儿子接班”的问题,张茵坦然表示:“这要看大家是否认可他的能力,这毕竟是对上万人的企业负责啊。如果没有能力硬要接班,这对他也很痛苦”;“做人要一步步往上走,不能一步登天,这是害了他们”。

  在2010年两会期间,张茵还曾在采访中说出“不要歧视富二代”的话,“我看到的一些富二代,他们也都很努力。中国没有多少贵族,都是第一代人艰辛创业。他们的子女,身受各种压力,刚步入社会,还比较脆弱。我希望外界给他们更宽松的环境,正视他们,不要总是富二代、富二代地称呼他们”。

  有趣的是,与传统富人或将子女“曝光”到台前、或很早开始考虑培养继承家业不同,个人风格一向高调的互联网大佬们,反而将子女“保护”得很好。至今,杰克马老师、“普通家庭”Pony马、养猪大佬丁磊的下一代都不曾出现在公众视野。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