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BS一季度发行量678亿占据C位 ABS“一哥”还需哪些变革?

  本报记者 黄斌 北京报道

  个人住房资产支持证券(RMBS)已从最初的边缘位置,走到了中国资产证券化的绝对C位。

  Wind数据显示,信贷ABS中,2018年个人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RMBS)出现爆发式增长,发行5842.63亿元,同比增长242%,占信贷ABS发行量的63%,在整个ABS市场发行量中占比约29.0%,成为单一最大的资产类别。

  进入2019年,RMBS势头不减。一季度,信贷ABS产品共发行了21只,规模1238亿元;其中RMBS6只,规模达678亿元,占比超过一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均认为,RMBS的发展未来潜力依旧巨大。

  “中国的居民债务里,一半以上都是房贷,目前被用来证券化的存量资产比例还很低。如果未来中国成立类似‘三房’那样的住房银行,那可能就是一个10万亿级别的市场。”4月2日,北京某券商承销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伴随体量的攀升,市场亦在向精细化方向发展。

  国内最大托管机构中债登近日宣布,将于4月8日正式增加“中债个人住房抵押贷款资产支持证券收益率曲线”族系,以进一步满足市场对于资产支持证券曲线及估值的精细化要求。

  从边缘到C位

  资产证券化是美国债券资本市场的核心之一。

  “2018年,证券化占全球债券发行量的比例是21%;美国市场上,这个比例是32%。”在4月1日穆迪举办的媒体交流会上,穆迪全球结构融资部董事总经理Jim Ahern表示,目前美国的ABS市场处于成熟状态,欧洲则在复苏进程中,而在亚太地区,“中国是发行量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穆迪结构融资部中国副总裁周洁在会上介绍,2018年中国债券市场发行量增至43.8万亿元的历史高位,同比增长7.4%;而2018年ABS发行量约为2万亿元,同比增长34.0%。

  “2012年的发行量为281亿元,6 年以来复合年增长率达到了103.8%。”周洁表示,而ABS在债券市场总发行量中的占比,也达到了4.6%,较2017 年的3.7%进一步增加,更是远高于2012年的0.3%。

  “中国是目前亚洲最大和世界第二大资产证券化市场,仅次于美国。”周洁说。

  截至2018 年底,国内证券化产品存量总额为2.7万亿元,高于2017年底的1.9万亿元和2012年底的321亿元。

  其中RMBS的崛起功不可没,目前已牢牢占据ABS的C位。

  周洁表示,2018年中国RMBS发行量达到历史高位,存量规模从2017年增长171.1%至人民币7478 亿元;截至2018年12月末,RMBS提供的融资规模为个人住房抵押贷款余额的2.9%,高于2017年的1.3%和2012年的0.02%。

  若拿美国市场比较,中国市场未来RMBS发展空间依旧很大。

  据穆迪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资产证券化提供的融资额为中国居民债务总额的2.0%,居民消费债务总额的2.5%;相比之下,截至2018年9月,美国和欧洲证券化融资规模占其居民债务总额的比例分别达到53%和18%。

  RMBS收益率曲线促精细估值

  近日,中债登发布公告称,将于2019年4月8日增加“中债个人住房抵押贷款资产支持证券收益率曲线”族系。

  推出该曲线的理由,在其今年1月份发布的《2018年资产证券化发展报告》中有所体现:经过多年的发展,RMBS历史数据有了一定积累,投资需求显著提升,估值体系建设的可行性和必要性大大增强。由于RMBS产品基础资产笔数多,期限长,自带早偿属性,基础资产利率随基准利率变化而变化,因此估值难度较高。

  中债登在报告中建议,由中立的RMBS登记机构开发估值工具,对RMBS现金流进行准确刻画和预测,为投资者提供专业权威的估值判断。而4月8日将要落地的曲线,就是其作为“中立机构”的作品。

  “2014-2016年间,RMBS的新一轮发展刚开始,在定价上经常比同期限的信用债高出一截,其中流动性溢价就可能有50个基点;随着过去两年放量,现在利差已不断收窄,发行人的意愿也相应得到提升。”北京某国有大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收益率曲线的推出,有望进一步优化RMBS的估值方法,“目前各家机构对违约率、回收率等算法各不相同,可以通过第三方机构实现一定程度的统一。”

  在《2018年资产证券化发展报告》中,中债登还建议,成立类似“住房抵押银行”的政府支持机构,其优点包括:以政策性机构收购重组住房抵押贷款,进行担保和信用加强后以标准化证券的形式出售,并统一登记托管结算,不仅可以降低信用风险,减少发行交易成本,推动RMBS统一、标准化发展,还能加快商业银行信贷空间腾挪,稳定住房贷款利率,是银行节约资本的有效手段。

  “住房银行若能落地,肯定能进一步驱动RMBS发展。”前述国有大行人士表示,不过,中美两国情况不同,“中国的银行基本上都是国有的,相当于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国家信用担保,在这样的基础上整合,效果有待观察。”

  “短期内可能更需要考虑把质押回购、做市机制、信披等方面完善起来,提升RMBS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上述国有大行人士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