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企业稳就业降成本 这些政策已上路

  郭晋晖 陈益刊

  国务院新一轮的稳就业、促就业政策于近期出台。除了强调扶持企业稳就业存量、鼓励创业扩就业增量等重点举措之外,将企业降成本与稳就业挂钩,也成为本轮就业政策的重点之一。

  12月5日,国务院《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正式发布。《意见》指出,坚持实施就业优先战略和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支持企业稳定岗位,促进就业创业,强化培训服务,确保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就业目标任务完成和就业局势持续稳定。

  人社部副部长张义珍在5日国新办举办的政策吹风会上表示,连续出台的降低社保费率政策,将进一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帮助企业缓解融资难等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对第一财经表示,社保税务征收等政策正在影响企业的预期,若是预期不好,企业可能会停止招聘或是直接裁员。因此,全面“稳就业”最重要的就是降成本,减税降费对于降低企业的人工成本非常关键。

  值得一提的是,12月5日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加大了对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会议指出:要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鼓励高校、科研院所以订单等方式参与企业技术攻关;要创新科技金融服务,为中小科技企业包括轻资产、未盈利企业开拓融资渠道。

  稳存量、扩增量

  《意见》提出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的重点举措。其中,支持企业稳定发展是首要任务之一。

  《意见》称,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可返还其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的50%,对其中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且恢复有望的,加大返还力度;同时,充分发挥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作用,鼓励各地优先为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提供低费率的担保支持,提高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莫荣在人社部官网发表解读文章称,通过加大企业稳岗补贴、失业保险费返还、加强对小微企业金融支持等政策措施,对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进行帮扶,以维持企业正常经营和用工稳定,不出现规模性的集中裁员减员,保持就业规模和局势稳定。

  张义珍称,今年以来,我国就业局势总体稳定。但国内外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对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和就业会带来一些影响。

  国家统计局的分析显示,今年7~9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分别为5.1%、5.0%和4.9%,除7月份与上年持平外,8、9月份均比上年同期低0.1个百分点。其中,25~59岁的主要就业人群城镇调查失业率持续稳定在4.3%~4.4%的较低水平。

  人社部的最新数据也显示,今年1~10月新增就业累计达到1200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9万人。10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4.9%,同比持平。三季度末,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82%,降至近年来低位。

  张义珍表示,中美经贸摩擦会对中国经济带来直接和间接影响,从而波及就业领域。从目前监测的情况看,整体就业局势稳定,与此同时,个别地区、个别企业还面临着一些新挑战。

  曾湘泉表示,6.5%左右的经济增长对就业的拉动效应是非常明显的。近年来,第三产业的发展和新动能的兴起都大大增加了就业弹性,就业景气指数一直维持在高位。

  除了扶持企业稳就业存量之外,《意见》的另一亮点是鼓励创业扩就业增量。

  《意见》提出加大创业担保贷款贴息及奖补政策支持力度。符合创业担保贷款申请条件的人员自主创业的,可申请最高不超过15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

  莫荣分析称,通过加大创业担保贷款贴息及奖补政策支持力度,支持创业载体建设,推动创业创新向更高水平、更高质量发展,充分发挥创业带动就业倍增效应,扩大就业容量。他表示,这次一些政策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提高政策扶持力度。比如对符合申请条件的自主创业人员,创业担保贷款可申请额度由原来的10万元提高到不超过15万元。

  《意见》要求,小微企业当年新招用符合创业担保贷款申请条件的人员数量达到企业现有在职职工人数25%(超过100人的企业达到15%)并与其签订1年以上劳动合同的,可申请最高不超过30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

  张义珍表示,就业领域固有的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以及劳动者对高质量就业、自主创业日益增加的需求,这些都对就业工作提出新的要求,都需要进一步加大政策力度,完善措施保障。

  中国就业研究所发布的第三季度就业景气指数报告显示,大中型企业在三季度的就业形势明显好于去年同期,而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要低于去年。

  曾湘泉表示,小微企业就业景气度的同比下降与企业的生存周期有关,从2015年“双创”以来的创业企业,很多已经进入了转型升级时期,也有一些企业被市场淘汰,因此用人需求有所下降。

  此外,《意见》还对扶持创业的资金来源做了具体的安排,要求各地因地制宜适当放宽创业担保贷款申请条件,由此产生的贴息资金由地方财政承担。推动奖补政策落到实处,按各地当年新发放创业担保贷款总额的一定比例,奖励创业担保贷款基金运营管理机构等单位,引导其进一步提高服务创业就业的积极性。

  12月3日,财政部、税务总局、人社部联合发布通知,部署进一步落实重点群体创业就业税收政策,要求将登记失业半年以上的人员、毕业年度内高校毕业生、零就业家庭以及享受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家庭劳动年龄内的登记失业人员等重点群体创业就业政策落实到位。

  稳就业需“降成本”先行

  将企业降成本与稳就业挂钩,是这一轮就业政策的重点之一。

  张义珍表示,为了推动解决民企融资难问题,人社部已经按照国务院部署连续出台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政策。比如,继续实行阶段性降费政策、推出失业保险援企稳岗政策等。张义珍表示,这些政策相互结合,将进一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帮助企业缓解融资难等问题。

  曾湘泉认为,企业人工成本过高是稳就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他建议尽快出台具有真金白银效应的减税降费措施,以稳定企业的预期。

  事实上,在今年1.3万亿元减税降费举措之后,国务院将在2019年推出新一轮更大规模、实质性的减税降费举措,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税和社会保险费将成为主角,万亿级减税降费落地可期。

  在明年实施减税降费举措中,国务院明确提出了降低增值税税率和社会保险费率。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增值税一直是减税主力军,目前增值税税率有6%、10%和16%三档,未来将朝着三档并为两档的方向降低税率,税率降低一个点一般带来千亿级减收。

  多位财税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降低税率非常复杂,不仅要考虑财政可承受能力,还要兼顾税率变动对众多行业及企业的影响,因此衍生出来的方案至少有几十种。16%的基本税率有可能下调一到两个百分点,而不同税率适合的行业也将进行调整。

  此外,进一步扩大和完善现有增值税留抵退税范围、操作流程,建立留抵退税制度,清理税收优惠政策,打通增值税抵扣链条,也是专家们认为的可选之策。

  2019年1月1日,税务部门将全面负责征管社会保险费。由于税务部门信息全、征管能力强,为了消除企业对社保实际负担上升的担忧,国家已经明确,要根据实际情况,降低社保缴费名义费率,稳定缴费方式,确保企业社保缴费实际负担有实质性下降。目前,人社部正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降低养老保险费率具体方案。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认为,在当前企业税费高、融资成本高、人力成本高等导致经营困难的背景下,民企社保费实际负担应该要有实质性下降,政府要通过明显的降费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在近期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透露,对小微企业、科技型初创企业可以实施普惠性税收免除。

  施正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是一个非常重磅的减税举措,导向非常好。这意味着未来政府可能对小微企业、科技型初创企业免征增值税标准进一步提高,而小微企业未来也可能免交企业所得税。

  而随着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逐步清晰,明年个税减税规模将更大,这对企业来说也是人力成本的节省。税务总局数据显示,个税改革实施首月(10月),全国个人所得税减税316亿元。此前,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称,个税起征点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后,税收一年大致要减3200亿。

  此外,习近平还提出,要进一步清理、精简涉及民间投资管理的行政审批事项和涉企收费,规范中间环节、中介组织行为,减轻企业负担,加快推进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零收费,降低企业成本。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