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第二层思维”挖掘市场投资机会

  霍华德·马克思所著的《投资最重要的事》是笔者阅读的投资类书籍中较为难得的好书之一,书中的每一章节都堪称精华,它不像格雷厄姆的著作那样深奥宽泛,也不像费雪的著作那样只针对公司的管理层和成长潜力重点追踪,这本书不但诠释了价值投资之父——格雷厄姆的安全边际,同时更加强调“买好的,更要买得好”,并提出了三种独有的思维理论,即第二层思维理论、钟摆理论和周期理论。这三种理论框架中,笔者认为钟摆理论和周期理论是对人性的贪婪与恐惧的真实写照,在人性的缺陷达到极致时便产生了钟摆的端点和周期的转折点。而第二层思维理论显得更加深邃,问题的分析角度显得更加迂回。霍华德·马克思认为:“世界上很少有人拥有成为杰出投资者的素质,有些人是可以被训练出来的,但并非人人都可以,即使可以,也不可能交给他们所有的东西。”从霍华德·马克思的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他认为杰出的投资人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的先天性,也就是具有与生俱来的性格特征,他们在稍加训练或经历过几次失败后会迅速顿悟,进而形成敏锐的思维、非凡的洞察力和心理意识,这就是“第二层思维”理论。“第二层思维”理论强调的是对待事物分析角度的与众不同。下面笔者结合市场来谈一下对“第二层思维”理论的理解和感悟。

  2018年2月以来,伴随中美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A股指数下跌超过25%。随着指数的不断走低,市场悲观情绪弥漫,许多优秀公司跌出了明显的安全边际。中国平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4月27日,中国平安公布一季报,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6.83%,净利润同比增长11.49%,低于市场预期,在A股市场的弱势环境中,股价一度大跌超过7%,终盘下跌3.64%,动态PE不足10倍。

  一,我们先来分析中美贸易摩擦。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在金融服务业、计算机领域、生物医药等许多领域都处世界领先;中国是世界第一消费大国,人口约占世界总人口的21%。我们知道,任何行业的发展必定要引入“人”的驱动元素,没有庞大的消费群体和重复消费意愿,行业的发展就是空谈。中美关系一直以来都是相互竞争、相互依存,并且这种格局也是世界各国之间赖以生存的唯一方式,任何一个国家脱离这种格局的最终结果必定是越来越贫穷,越来越落后。再从美国制裁中国的方式上和对中国加征关税的贸易清单上来看,美国直指中国要害,美国的这些举措让我们深刻感受到了“受制于人”的滋味,也深刻认识到了我国的“短板”所在。运用“第二层思维”理论分析,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中美贸易摩擦事件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块试金石,它让我们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这次事件会倒逼中国的体制改革和科技进步,在高端人才的培养上,在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上,在资源的配置上加大倾斜力度,从而最终解决中国的核心技术问题,抢占科学技术制高点。这对于受益的相关行业公司来说,无疑孕育着巨大的投资机会。

  二,中国平安业绩影响因素分析。笔者认为影响中国平安2018年一季度业绩的原因有:1.公司实行IFRS9新会计准则,对利润产生较大负面影响。2.公务员要求填报个人及配偶、子女的保险情况,导致新业务增长不及预期。我们继续运用“第二层思维”来思考。新会计准则对业绩的影响是持续的吗?公务员填报保险情况说明会弱化人们的健康风险意识吗?不足10倍的PE水平是否已经反应了人们对前景的担忧?作为14亿人口的大国,人均保单还有多大的上升空间?通过以上提问和思考,笔者得出结论:1.发达国家人均保单7-8张,而中国14亿的人口大国,人均保单不足1张,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程度的提高,人们的保险意识会不断增强,市场发展潜力巨大。2.公务员填报保险情况说明,不会影响人们对健康风险的防范和转嫁意识,且文化程度越高风险防范意识越强。新会计准则的影响只是表象,与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无关。3.与保险行业整体估值水平对比,行业整体估值水平15倍PE,中国平安不足10倍PE,显然不贵;纵向对比过去10年PE水平,不足10倍PE也几乎是历史最低位。无论是横向还是纵向比较,中国平安的价格都处低估,投资价值显现。

  在人们对相同的一件事有着相同的看法,得出相同的结论时;在牛市的喧嚣与熊市的冷清时,有着“第二层思维”理论的人总是站在简单的对立面,选择悄然离场或静静守候。以上是笔者对霍华德·马克思的“第二层思维”理论的市场感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