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企业债券同爆违约 兑付危机续扰债市

  本报记者 姜诗蔷 北京报道

  债券市场的兑付危机仍在持续上演。

  10月8日,“17华业资本CP001”以及“10川煤债”相继宣告本息兑付存在不确定性,为十一假期后的信用债市场再度加上一层阴影。

  两期债券的发行人分别是华业资本(600240.SH)和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煤集团”),其中川煤集团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违约,而华业资本如若违约,将成为一例新增的违约上市公司主体。

  受不利消息影响,华业资本发行的公司债“15华业债”在10月8日亦遭遇了二级市场抛售。当日上午,“15华业债”大跌25%,一度被上交所实施临时停牌,同时,上市公司股价也连续4个交易日出现跌停。

  “债券违约事件仍会继续,可能频率还会更高。虽然此前市场上对宽信用的讨论颇多,但是结合目前情况来看,宽货币不一定是宽信用,目前市场分化严重,低等级信用债仍然难有改观。”10月9日,北京某私募机构信用债研究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发行人屡现“兑付难”

  9月末连续多只债券违约的风波还未散去,新的发行人主体又在面临流动性的困扰。

  10月8日,华业资本在公告中指出,受公司应收账款未按期回款影响,虽通过多方渠道筹集资金,但目前本期债券的兑付资金尚未落实,导致“17华业资本CP001”10月13日本息偿付存在不确定性,公司目前正在全力通过多途径筹集偿债资金。

  资料显示,“17华业资本CP001”是华业资本于2017年10月发行的一期短期融资券,期限为1年,发行规模为5亿元,票面利率7.2%,主承销商为民生银行,发行时的公司主体评级为AA级,债项评级为A-1级。

  华业资本的危机起源于子公司应收账款的逾期。9月25日晚间,华业资本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截至当日合计应收账款逾期额达8.88亿元。

  随后的进展中,华业资本方面表示公司追偿小组在现场走访时向债务人出示恒韵医药与公司方面签署的协议,债务人否认存在协议中列示的债务,并称文件上的公章系伪造,因此公司存量101.89亿元规模的应收账款或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风险。

  从二级市场的股价反映来看,华业资本自9月27日起连续4个交易日股价均为跌停。9月28日,华业资本净卖出1.14亿元,其中卖出前五位席位中有东兴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国元证券佛山顺德新桂北路营业部等。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华业资本目前仍在存续的债券还有发行规模5亿元的“15华资债”,发行规模4.3亿、当前余额还有0.7亿的“16华业02”,以及发行规模15亿,当前余额还有13.46亿的“15华业债”。3期债券分别将在2019年12月、2019年6月,以及2020年8月到期。

  “今年8月回售的时候‘15华业债’上调了票面利率,选择回售的投资者占比并不高,但随着华业资本100亿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情况曝出,风险一下子扩大了。”前述私募机构人士表示。

  10月8日,联合评级公告将华业资本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同时将“15 华业债”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并继续将华业资本主体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17华业资本CP001”设有交叉保护条款,其触发条件为发行人及其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应付(或宽限期到期后应付)(如有)的其他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企业债或境外债券的本金或利息;或发行人及其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应付的任何金融机构贷款(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财务公司贷款等),且单独或累计的总金额达到或超过人民币1亿元或发行人最近一年或最近一个季度合并财务报表净资产的3%,以较低者为准。

  也就是说,如若华业资本本次出现违约,即有可能触发其交叉保护条款。

  而在川煤集团的案例中,其违约则是自2016年开始,进而逐渐延续到后续多期债券。

  资料显示,“10川煤债”于2010年10月发行,发行规模为5亿元,期限为8年,附第5年末发行人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当前“10川煤债”的票面利率为5.2%,债券余额3.5亿元。

  此前,川煤集团发行的“12川煤炭MTN1”、“15川煤炭PPN001”、“14川煤炭PPN002”等多期债券已经出现违约。

  机构情绪持续收紧

  事实上,随着9月末以来信用事件的再度募集发酵,市场情绪也出现了进一步收紧。

  在华业资本的案例中,发行人的负面消息很快在二级市场反映,不仅是公司股价连续跌停,“15华业债”在10月8日经历了25%的大跌后也不断波动,10月9日,“15华业债”的日最大跌幅达到了9.17%。

  实际上,违约前的新光债、永泰债等都出现了被机构抛售的情况,在兑付不确定性的引导下,市场的恐慌情绪得到扩大。从全年数据来看,信用风险在9月份出现了再次升级。数据显示,9月份共有19只债券、12个主体发生违约,其中仅在9月25日,就新增了4个违约主体。

  中信证券债券研究首席明明认为,今年以来违约较多的发行人最直观的特征就是民营企业的属性,第二个就是有一些公司前期杠杆扩张比较积极,导致现在偿债压力颇大,目前各经济主体体现了比较明显的“避险”特征。

  明明表示,在避险特征较明显的经济环境下,还是要通过公共部门的主动信用扩张,带动一系列的相关产业链下游私营部门收入,才能达到宽信用的结果。债券市场的集中爆雷,意味着投资者还是会进一步寻求避险资产,另外对于股市方面,信用风险与股权质押这种交互传导的方式,有可能会对股市的情绪带来一定的压制。

  更多的观点则指向,市场压力仍然存在。

  “三季度至今,债市在利多与利空的相互牵制下收益率呈现低位震荡, 9月关注基建投资等经济数据及社融数据存在超预期的可能,从当前位置看到年底,这一可能性也将逐步增加。短期内资金面对短端的带动或有所弱化,短端收益率继续下行空间有限,而随着经济预期的修复,长端或在四季度面临调整压力,届时期限利差可能再度走阔。”10月9日,北京某大型公募基金固收总监指出。

  “国庆期间美债收益率冲高,油价上涨推升通胀预期,在中美利差较低的情况下对国内债券利率构成压力。但央行降准与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可能对债券利率上行有所抑制。结构方面,长端利率债和中等评级信用债相对占优。”10月9日,博时基金首席宏观策略分析师魏凤春表示。(编辑:罗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