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美元收割下 谁将是引发危机的灰犀牛?

  即使有强力降准的利好来对冲利空因素,但A股市场“十一”后首个交易日依然收出了超百点的长阴。究其原因,在国庆节A股市场休市期间,国际资本市场在美联储加息和国际油价大幅攀升所导致通胀预期下,表现可谓是一片惨淡。亚太、欧美股市全线收跌,其中美股纳斯达克指数创出2018年3月以来最大的单周跌幅,富时A50指数累计下跌超过4%,特别是香港恒生指数更是创出近十年国庆节假期期间最差表现,大跌超过4%,同期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幅也进一步扩大,新兴市场更是股汇双杀惨遭血洗,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美元走强。

  强势美元收割下,谁将是可能引发危机的那个灰犀牛?

  香港作为“特殊”的金融市场存在的风险

  在国庆节期间港股连续4个交易日大幅下挫,中资股更是惨遭血洗,中兴通讯、腾讯控股、五矿资源均出现大幅调整,值得注意的是联想集团盘中更是一度大跌超过20%。应该讲香港金融市场较为“特殊”,因为香港的金融市场采用的是联系汇率制度,这就使得港币必须紧跟美元。但又因为背靠内地,又使得其不可避免地受到内地宏观政策的影响;其次,香港也是现在离岸人民币交易的最大市场,占到整个离岸人民币交易量的七成,同时也是人民币在亚洲主要的资金进出通道,这些都决定了香港在国际金融市场的特殊性;而与此同时,香港与内地这种紧密的经济关系就注定了两者存在较大的关联性的影响。

  “十·一”长假期间,港币对美元从之前的7.78的水平再次来到7.83的水平,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很有可能触及香港金管局7.85的底线,这足以让人开始担心资金会不会大举流出。再看离岸人民币价格与港币兑美元的走势几乎就是一样,也在长假进一步的逼近6.90关口,距之前离岸价6.95的点位也是近在咫尺,香港和内地诸多的这种关联性,也必然会使得香港如果出现任何不确定的情况都会影响到内地,特别是在未来中美贸易战诸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和强势美元的背景下,港币和离岸人民币都可能会大幅承压。

  美元如果近一步走强就意味着港币和离岸人民币有进一步贬值的可能,港币和人民币的贬值势必会对实体经济带来负面影响,特别是对房地产行业。众所周知,香港是全世界房价最高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香港的支柱产业,美元的强势、港币的贬值和近期利率的提升都可能使得香港的房地产越发危险。未来的一段时期,如果美元在进一步走强,港币承压频繁的触及7.85香港金管局的红线,势必金管局就会频繁入市干预,这样不断损耗,会不会引发联系汇率体制产生变化?这种情况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越南、泰国、韩国都发生过,最终这场危机席卷了整个亚洲包括香港地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看,香港市场现在变得越发关键。

  土耳其里拉今年领跌新兴市场货币

  作为新兴市场的一员,土耳其货币里拉今年领跌新兴市场货币,里拉在2018年累计跌幅已经接近40%,就在国庆节期间土耳其货币里拉再度大幅下跌,10月4日更是一度大跌2%,货币的大幅贬值导致了国内的通货膨胀。土耳其9月份CPI较上个月环比上涨了6.3%,远远的超出市场预期的3.6%,这已经很明显地反映出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已经影响到实体经济领域。笔者之前曾强调过,土耳其地处欧亚大陆,和欧洲各国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欧洲各国的银行都跟土耳其政府有债务往来,一旦土耳其实体经济出现问题造成债务违约,势必会引发欧洲金融局势的不稳定,而作为第一大经济体的欧洲出现任何的风吹草动,不稳定因素都会波及到整个金融市场。

  阿根廷比索是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

  在新兴市场中,阿根廷比索是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截至目前,累计对美元跌幅已经超过50%,比索兑美元的汇率跌至历史的最低水平,国内的通胀率更是达到惊人的30%。比索的大幅贬值意味着阿根廷的美元债务变得更加昂贵,因为汇率的强弱最终反映出一个国家经济的基本面,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比索兑美元汇率的大幅下跌也从侧面反映出阿根廷经济的脆弱性。但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今年异常的气候让大豆、玉米等农作物大幅减产,要知道农业可是阿根廷经济主要的支柱,经济数据显示上半年阿根廷GDP下降6.7%,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衰退,这是否意味着经济危机离阿根廷越来越近?

  印度、印尼、澳大利亚市场也存在风险

  还有印度、印尼、澳大利亚也存在风险。在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之后强势美元的影响下,新兴市场的资金不断的外流,作为亚洲经济发展较快的印度也成了众矢之的,高企的贸易赤字让印度的货币卢比今年兑美元大幅下跌,截至到现在累计已经贬值了15%,成为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作为目前亚洲发展最快的国家,2018年上半年印度GDP增长8.2%,冠绝全球。就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纷纷对印度经济前景表示乐观的时候,印度卢比却在美元强势的背景下一路向下,甚至在国庆节期间触及到市场设置的底线。印度资本市场年初至今累计跌幅12%,但在过去的九月份一个月就跌去了接近10%,由此可以看出,印度卢比大幅下跌带来的阴霾近期开始笼罩整个新兴市场,包括印尼的货币兑美元也创了近20年以来的新低,年初至今也累计跌幅接近10%,资本市场累计跌幅接近20%。更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作为发达国家也深受美联储加息导致的全球流动性紧缩拖累。至今为止,澳元已经是发达国家货币表现最差的货币,在过去的一个月,澳元兑美元跌幅就接近3%,年初至今跌幅超过9%,同时澳大利亚的房价已经连续11个月下跌,外资也在加速撤离,经济更是出现了几十年罕见的萧条。

  强势美元的背景下,全球货币流动性的考验或许刚刚开始

  应该说美联储加息强势美元的背景下,全球货币流动性的考验或许刚刚开始。强势美元的效应可能才开始在新兴市场逐步发酵,站在当前的时点,通胀、中美贸易战、地缘政治、汇率波动都在扰动着全球金融市场,不知道谁那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另外全球市场还有一个约定俗成的魔咒,那就是十年一次的经济周期和十年一次的金融危机,对此世界知名经济学家和知名投资大鳄都曾发出过警告,就像吉姆罗杰斯讲的那样,“从2008年以来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金融市场危机”,这次不同寻常,要引起我们足够的警惕。

  吉姆罗杰斯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全球债务已经超过164万亿美元,世界各国都靠举债度日,只有在量化宽松政策下才能生存发展,这根本就不是长久之计,也不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特别是美国,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的国债总额达到21.52万亿美元,这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看上去靓丽的经济数据难掩美国经济已经无法摆脱借贷上瘾的状态。而致命的是世界各国正在减持美债,俄罗斯更是清空了美债。就在国庆节期间,美国10年期和5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突破3%,按照美债收益率与持仓反向指标来判断,未来各国很有可能加速抛出美债,这可是全球最大的经济风险,而美国一旦出现“危机”,其传导往往是具有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海啸般的传染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