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花样圈钱需要警惕

  最近注意到,在A股市场整体表现不佳的情况下,有上市公司依旧不思回报,只顾伸手要钱。

  花式圈钱,平均每家28亿元!

  本周,在上证指数盘中跌破2700点之后,工商银行步农业银行之后,推出了增发优先股的预案,计划在今年内向不超过200名合格投资者融资1000亿元!用途是补充资本金。

  然而工行最新发布的中报显示,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33%,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81%,资本充足率为14.73%,远高于资本监管的最低要求。换句话说,根本没有必要进行如此巨额的融资,毕竟资本充足率的要求是对应其放贷规模的,在整体宏观环境要求去杠杆的背景下,在经济增长明显放缓,其重点贷款对象——周期类的上游公司因产品涨价而现金富裕,以及国家限制产能等宏观调控制度下,其资本充足率不作任何补充,本身就有可能进一步提高!

  在全社会都因为流动性紧张、银行惜贷、股市大跌而资金紧张之际,这家上半年每日净利润高达8.7亿元的、A股上市公司中最富裕的公司,还在此时推出了这样一份预案,似乎不适时宜!从工行要钱的名义来看,我们又知道了一个比较少用,但是却非常厉害的圈钱名头:即增发优先股!之前农业银行也用此名义一下子圈走了1000亿元!

  历史上,上市公司圈钱的名目十分繁多,从IPO,到配股,到增发、从定向增发到非定向增发、从增发普通股到增发优先股;债券发行、可转债、可交换债,终极大招就是股权质押。最后,中文都不够用了,还打算利用CDR再圈一笔狠的。

  如果以IPO为圈钱的基准的话,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只有配股圈钱的量是低于IPO的,可转债的圈钱量与IPO相当,其余的圈钱方式,所圈资金全部都是大大高于IPO的。

  比如工行,从2006年募资466亿元上市以来,平均每四年就要融一大笔钱。2010年配股336亿元,2015年增发450亿元,2018年直接开口1000亿元!

  万德数据显示,截至8月13日,今年总共有290家上市公司进行了股权再融资,募集金额合计8112亿元。平均每家圈走27.97亿元!

  融资资金变存款,投资者亏损严重

  今年以来,根本不差钱的公司大量圈钱引发了投资者的强烈不满。比如养元饮品,根据其公开披露的信息,其上市募集资金32.66亿元,其中29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及市场开发项目,3.66亿元用于衡水总部年产20万吨营养型植物蛋白饮料项目。但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计划融资时,其公告显示公司货币资金有10.77亿元、其他流动资产47.81亿元,即流动性较高的准现金类资产近60亿元,完全没有必要向证券市场伸手。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共有1152家上市公司购买了13874款理财产品(包括银行理财、结构性存款、通知存款、证券和投资公司理财产品、信托计划、基金专户以及逆回购等),合计金额高达11733.19亿元。2018年上半年,这一数据与去年上半年基本持平。

  由于最优质的资产现金未能投入到生产经营中去,公司圈钱的行径令投资者失望,加上圈钱时的狮子大开口,导致实施定增的公司破发情况普遍。截至9月6日收盘,2017年404家股权再融资中(定增为主),有378家公司跌破定增价!2018年290家公司中,已经有165家公司跌破定增价!其中更有高达52家公司增发股份上市首日便跌破发行价。青岛金王、双林股份、中文在线等8家公司股价相比增发价跌幅超过50%!

  在可转债方面,前两年的持有利息竟然不到0.5%。同时大股东或是公司也较少采用对投资者较为有利的回购条款。为了帮助可转债发行,管理部门还取消了需要仓位申购的条件。

  当然,有时候大股东也会表示自己也拿出钱来认购可转债,可是一上市,只要有钱赚,这些大股东往往率先减持。截至9月6日收盘,已经有63只可转债(含可交换债,下同)跌破面值100元了,价格最低的辉丰转债已经跌到78.698元!价格维持在面值以上的可转债仅33只,在全部104只可转债中占比仅31.7%,即将近7成的可转债持有人无利可图甚至亏损!

  令人愤怒的是,上市仅四个多月的长城科技,刚刚融资了7个多亿,再次发布6.34亿元的可转债预案!上市时每股17.66元的发行价,在上涨到50.98元后一路下跌,目前跌回到27元,如果按照转股价设定,即价格不低于募集说明书公告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A股股票交易均价的话,按当前情况测算,公司转股价可以到每股27.35元左右了!公司可以实现比首发更高的估值!更何况,公司首次募集的资金还没产生效益,其投资管理能力还没有得到验证,事实上才花了一半出去,就急吼吼地开始第二笔圈钱了。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