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收割的不止“韭菜”:上市公司实控人死亡路线图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郑淯心 直到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出事前一天,他还在到处借钱。根据公司公告,他累计质押公司股份6913.90万股,达到了公司股份总数的99.93%,百亿债务下,资金链断裂,无处补债。

  这是上半年A股市场频繁出现的股权质押爆仓一影。实控人及大股东因股权质押最终导致被平仓,正在成为上半年A股市场关键词。上市公司不断出现大股东有被平仓风险的公告。AdChoices广告

  进入7月第三周,这一情况仍在延续。

  在A股不断下探之时,7月17日晚,迪威迅(300167.SZ)发布公告,控股股东质押的部分股票出现平仓被动减持的情况,累计减持公司股票1,990,440股。华闻传媒(000793.SZ)控股股东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10084.87万股(占本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04%)被司法冻结,此外,其质押的公司股份16789.05万股(占本公司已发行股份的8.39%)跌破了平仓线,存在被强制平仓的风险。其中,控股股东的法定代表人是朱一栋的堂妹朱金玲,而朱一栋的“阜兴系”公司近日曝出兑付危机。目前朱一栋已经失联。

  川财证券报告指出,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规模从2014年开始加速扩张。2014年-2018年(截至6月19日),分别新增股权质押1.79万亿、4.31万亿、4.82万亿、3.8万亿和1.28万亿。可以看出,2016年新增股权质押金额达到高点。

  尽管并不是股权质押均会发生问题,但股权质押所对实控人产生的影响正在日益浮出水面。

  从上市身价暴涨,想利用资本市场实现跨越式发展,使用保底定增、质押等资本工具时过于激进,扛不住跌跌不休的股价,最终导致爆仓。这一实控人死亡路线图正在随着越来越多的爆仓而日益清晰。

  暴富之后

  2016年年中,资本市场人士王维通过朋友见到了南风控股(300004.SZ)的实控人杨子善,彼时这位实控人意气风发。他所持有的南风股份股价从当年2月份开始爬升,回到了20元/股以上。

  王维用“场面宏大”形容那次会面,他们很高调地参观了公司。

  南风股份是华南最大的风机生产企业。上市时,南风股份摊薄后的市盈率是 71.53倍,是当时创业板首10家企业IPO询价冠军。对此,杨子善在路演中表示,发行价格是经过询价过程询出来的,这个发行价格基本体现了公司的价值。

  曝出百亿债务违约的盾安集团,在空调业务经营主体盾安环境(002011.SZ)上市,后其民爆资产借壳江南化工(002226.SZ)上市。旗下两家公司登陆A股,盾安集团开始进入巅峰时刻。

  他们的相同之处是,创业九死一生,成功上市的公司过关斩将,之前在一级市场没有流动性的股份,上市即变成以十亿、百亿计的身价。

  人在暴富后是什么心理?

  一位曾是创业公司合伙人对记者说,“拿到几千万融资后,我们开始扩招团队,原有的地方不够用,我们搬向更靠市中心的大办公室,高管换了真皮转椅,当然在业务上也加大投入”,之后这家公司因为成本过高、回款较慢,不得不清算破产。

  有了钱,之前的想法有资本换成现实。很多人说要利用好上市公司平台,言下之意是指上市公司有很多资本运作方式拿到钱。

  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对记者称,公司董事长在上市后把之前私下交流的想法正式开会商议,有些在他看起来并不靠谱,之前没钱投资的标的也快速给了钱。

  然而,新股有禁售期,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有三年锁定期,期间不能出售股份,募资用途并不能随意变更,如果募资的钱还没用完,也会影响下一次募资的审核。这意味着,即便有高额的身价,真正需要用钱的时候还是受限。

  彼时,“企投家”概念正火,实业出身的上市公司董事长们被认为要以投资家的资本思维去获取和配置资源,实业和金融结合,以投资收购的方式扩充主业。

  券商、信托等资本市场人士都争相拜访上市公司实控人,以寻求合作,他们会告诉这些以前资本市场的新手,以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拿到更多资金。

  其中有一个常用方法就是质押。质押是债务人或第三人将其动产或者权利移交债权人占有,将该动产作为债权的担保。

  一位上市公司投资部人士对记者称,质押出来的钱有多种用途,收购不方便上市公司主体直接收购的公司,购置房产。还有人做“市值管理”。用质押换出来的现金营造交易量活跃的假象,吸引更多资金入局,哄抬股价,实控人手中的钱更值钱,质押换出的钱更多,再进入二级流通市场,股价越来越高。但这种方法极具风险,是违法行为,市场也有价值判断,泡沫太大终究会破。

  激进的扩张

  在出事之前,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会经历一段美好时刻。

  新上市的企业是机构的好客户。一位资本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新股刚经过证监会审核,且经过券商、会计所、律所等中介审计评估,负债率、信用记录良好,且新股前期股价暴跌的概率较小,给的信用评级也较高,金融机构更愿意接触新股,为他们提供贷款、质押业务。

  这样的环境刺激着企业上市的扩张冲动。盾安集团的主业是传统制造业,但后来又发展出装备制造、民爆化工、铜贸易、房地产、新能源和新材料几大板块。除设备制造和民爆以两家上市公司为经营主体、铜贸易经营主体为集团本部和浙江盾安精工集团有限公司外,房地产经营主体为浙江盾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材料经营主体为浙江柒鑫合金材料有限公司,新能源经营主体则为浙江盾安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

  其大多数收购现在看来相对激进。

  2017年,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将旗下风机设备商沈阳华创风能有限公司挂牌出售,2016年的前11个月,华创风能亏损超过2亿,净资产为负6.81亿元,在去年3月,盾安集团以5.57亿元价格从大唐手中接过这个“烫手山芋”,受让82%股权,成为其大股东。

  根据盾安集团2018年三期短融募集说明书,其2017年到2019年的投资计划表中,主要在建项目计划总投资金额高达80亿元,其中70亿为风电和镁产品项目。说明书同时显示,盾安风电项目资金80%来自于银行贷款,而仅内蒙金石镁业一个项目投资额就超过20亿元,银行贷款12亿。

  尽管还拥有着诸多优良资产,但激进扩张导致盾安集团450亿债务爆发。

  仅2017年一年,盛运环保或中标或签署了多达14个项目,其中多数为垃圾焚烧项目,少数为污水处理、环卫服务项目,总投资超百亿元人民币,又与中节能华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设立产业并购基金,该基金总规模为人民币200亿元,快速扩张并没有带来预期中的良好业绩,2017年净利润亏损13.18亿元。

  实控人开晓胜持有盛运环保股票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3.69%。截至目前,开晓胜共质押了1.78亿股,意味着其持有的盛运环保98.89%的股票已质押。爆仓的部分是开晓胜质押给第一创业和万和证券的股票,目前已经跌破了平仓线,跌破平仓线的数量合计6639.39万股,占其持股比例的36.73%。

  业绩巨亏、债务逾期、银行账户被冻结、控股股东质押股票跌破平仓线,盛运环保上演了10个跌停。

  并购失败是常态。在去杠杆的背景下,就更是如此。

  高估值、高业绩承诺、高杠杆的并购重组的副作用集中爆发,从金额上来说,传媒、电子、采掘三个行业的减值总额最高,分别为69亿、68亿及41亿,合计占到了总减值金额的49.4%。其中电子行业的商誉减值占原商誉比例最高,达到9.6%,而去年这一数字仅为1.7%。

  根据2018年上市公司的第一季度报告,2017年上市公司计提商誉减值数量达到478家,减值总额高达359亿元。而16年商誉减值上市公司数量为346家,减值总额仅为101亿元,17年的减值数额为16年的三倍有余。2017年业绩雷区爆发,不少公司业绩大幅向下修正便归结于商誉减值。

  一位做过桥资金的人士称,通道堵了之后民间资金不敢进入导致流动性变差,过桥业务大不如前,标准提高。

  然而,在去杠杆、股价下跌背景下,满仓质押的实控人一旦爆仓,控制权将旁落。

  在几年之中,杨子善不断将股份质押,获得流动资金,截止2018年五月底,已经将个人股份的99.12%、占公司总股本的12.26%质押,这些资金并未公告用途。

  2016年年中以来,南风股份股价不断下跌,截止6月26日收盘已为4.5元/股,杨子善质押股份已触达平仓线,但因其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其所质押的股份暂不会被强制平仓过户。

  根据公告,杨子善已数亿债务压身,除股票质押的个人借款约3.6亿元(未牵涉公司)外,还可能存在冒用南风股份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公司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

  今年五月,杨子善失踪了,其弟弟称也找不到他的踪迹。

  杠杆的力量

  赵平两个月前才见到东方海洋(002686.SZ)实控人车轼,彼时其仍风光无限,在会面中还有某银行高管去拜访。赵平称东方海洋想要成立一个投资管理公司,对标丹纳赫,丹纳赫是全球最成功的实业型赋能投资标杆企业。

  四五月份的时候,东方海洋的股价还在8元/股左右,6月14日晚公告称,控股股东质押触及平仓线。

  东方海洋不是孤案。金字火腿(002515.SZ)公告其质押的部分公司股票触及平仓线,娄底中钰积极采取应对措施:一是预留的1000万股股票可随时用于补仓;二是已准备资金以提高履约保障能力。股价大跌同样令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的包钢股份(600010.SH),从6月6日期,连续发出多份连续公告称补充质押。

  除此之外,已有包括民盛金科(002647.SZ)、豫金刚石(300064.SZ)、迪威迅(300167.SZ)和邦讯技术(300312.SZ)等公司相关股东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而遭遇平仓风险。

  经历了公司内斗、大股东高位质押的另一位董秘并不愿意多谈这一问题。他对记者说,没有解质押的好方式,大股东已经没钱,金融机构借款难。他想到的几种方式都被大股东否决了,比如说转质押给另一家机构,这家机构可以解上一家的套,同时用股权质押换理财产品来募资,但是大股东怕控制权不稳,没有采纳。

  一位董秘告诉记者,目前质押成本在年化利率7.2%-7.5%左右,成本已经比去年大大提升。现在来找他聊质押业务的也少了,清净了许多。

  一位之前做质押的银行人士称,现在不愿意做质押业务,贷款也首选国企,更多是为流动性考虑。

  有观点指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经济的增长主要依赖规模扩张。在微观经济主体上,企业部门、居民部门2009年以来轮番举债,导致中国经济宏观杠杆率不断攀升。大量的贷款流向了房地产和融资平台等高风险领域,导致地产价格泡沫越吹越大,极大地抑制了社会消费,提升了实体经济和创新的成本。

  去年四月,银监会连发七文整顿银行乱象,委外投资、违规加杠杆等行为成为新一轮监管重点。

  今年4月份,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提出了“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分部门、分债务类型提出不同要求,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尽快把杠杆降下来,努力实现宏观杠杆率稳定和逐步下降。

  5月15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公开讲话称,“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