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崇投资及一致行动人四度举牌 “抢滩”新黄浦剑指大股东之席?

  本报记者 朱艺艺 上海报道

  前有中科创,后有五牛衡尊,在上海领资之后,“抢滩”新黄浦(600638.SH)的举牌人并不在少数。

  7月9日晚间,新黄浦公告披露,通过四度举牌,中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盛誉莲花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盛誉莲花基金”)持有新黄浦的股权上升到20.87%。这意味着,其持股比例将逼近持股25.06%的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中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盛誉莲花基金表示,未来6个月内,拟通过自有或自筹资金,继续增持新黄浦股份不低于1亿元。

  争夺大股东席位?

  也许投资者还记得,2017年3月,上海领资38天三度举牌新黄浦,成为其第二大股东的故事。然而市场风云变幻,半年后的2017年11月,上海领资内部控制权却已变更。

  上海领资普通合伙人暨执行事务合伙人福州领达的两位股东王丁辉、王为兵分别将其持有福州领达90%、10%的股权转让给盛誉莲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盛誉莲花”)。通过此番交易,盛誉莲花间接控制上海领资持有的新黄浦17.64%的股权。

  与此同时,上海领资两名有限合伙人云南信托-汇金1660号、厦门信托-汇金1658号也将一般信托受益权转让给了中崇投资。

  借助上述两个步骤,中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盛誉莲花成为新黄浦举足轻重的“二东家”。

  在上交所问询下,新黄浦于2017年11月18日披露,盛誉莲花和中崇投资分别受让福州领达100%股权及受让两个信托产品合计花费12.43亿元。

  再看此次四度举牌,中崇投资是在5月23日-7月9日期间通过竞价交易买入1395.3万股,交易均价最高为13.9元,最低为9.99元,加上盛誉莲花基金持股1.17亿股份,持股比例从18.38%上升为20.87%。

  根据上述数据推测,中崇投资举牌成本约1.52亿元。

  截至2018年一季度,新黄浦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直接持股17.92%,加上其通过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安坤5号、安坤8号、丹泽1号集合信托计划)间接持股7.14%,合计持股25.06%,与中崇投资仅相差5%的身位。

  不过,2018年一季报显示,上海新华闻投资直接持有新黄浦1.0058亿股中,质押1.0035亿股,质押比例高达99.7%。

  面对四度举牌方,上海新华闻投资的态度又是如何呢?7月10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试图拨打上海新华闻投资的公开电话,但是对方听了提问后,随即挂断了电话。

  需要指出的是,中崇投资对“未来12个月内,不排除对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成员、高级管理人员提出改选建议的可能”的表述变更为“按照公司章程规定的程序和方式行使股东权利,向上市公司推荐合格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

  对于大股东席位之争,7月10日下午,新黄浦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表示,“股东的变更,我们现在没有办法预测,要看其增持的比例,增持计划进行到一半时间以及增持计划结束,都需要披露。如果二股东增持到25%,也要披露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

  中崇投资强调,“新黄浦涵盖商业办公地产开发、住宅地产开发和园区建设开发等业务板块”,增持是“看好其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不过在二级市场上,新黄浦股价却蹊跷走低。7月5日、7月6日、7月9日,新黄浦股价连续跌幅超过20%。

  作为1993年就上市的沪上老牌房企,新黄浦曾是上海市政府批准的5家经济适用房特许开发资质企业之一。

  截至2018年3月底,在房地产销售板块,其上海佘山逸品苑项目已竣工销售,今年一季度签约金额5216万元。在房地产出租板块,上海黄浦区内唯一的高科技创业园区型税收“亿元楼”科技京城一季度实现租金收入1749万元。不过,2018年1月,新黄浦拟以5.86亿元转让浙江嘉兴科技京城对应公司100%股权,现已收到3000万股权转让定金和2.9亿元首期转让款。

  此外,新黄浦已经转让子公司鸿泰房产25%的股权,从而将上海北外滩“热点”资产浦江国际金融广场置出上市公司。

  举牌方实力耐人寻味

  那么,从上海领资手中接过二股东之旗,并计划增持不低于1亿元的中崇投资,究竟是什么来历呢?

  公告披露,中崇投资成立于2012年2月23日,控股股东为上海小筑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其主营建筑劳务分包,建筑装饰装修工程等。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0月,进入新黄浦前夕,中崇投资注册资金从5000万猛增至30亿元,同时,其经营范围也在企业管理咨询、投资管理、咨询之外,加入了“实业投资”这一项。

  穿透股权结构,中崇投资和盛誉莲花基金的实控人均为仇瑜峰,就在不久前的5月17日新黄浦2017年股东大会上,仇瑜峰被选举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

  此外,仇瑜峰还控制了中崇集团、中崇建设集团、中崇地产集团、上海银渔置业、上海湘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15家企业,“房地产开发经营”主业的就有5家,此外,还有上海鑫瑞商业保理、上海鑫诺融资租赁等企业的身影。

  公告也透露,信息披露人的“部分企业从事旧城改造、房地产开发等相关业务,与上市公司存在相同或相近的业务”。

  不过,举牌方的资金实力耐人寻味。

  2015-2017年,中崇投资合并报表净利润分别为-0.44万元、-3170万元和3.99亿元,波动可谓非常大。

  就在6月6日,中崇投资将所持700万股质押给中信证券,占其持股的40.25%,以当日股价及质押融资五折推算,最高或可获得4900万元借款。

  根据股权结构,作为盛誉莲花基金有限合伙人的云南信托-汇金1660号和厦门信托-汇金1658号,分别认缴出资20亿元和10亿元,占比66.65%和33.32%,而执行事务合伙人盛誉莲花,2015-2017年净利润仅为72.25万元、731.19万元和13.23万元。

  “逻辑上是这样的,中崇投资是盛誉莲花的实际控制人,盛誉莲花是莲花基金的管理公司,这只基金出资方主要来自两个信托设立的信托计划,但是其背后资金来源暂不可知,”上海一家股权投资公司人士就此分析,“主要是借助信托资金杠杆收购上市公司股权。”

  7月10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致电中崇集团,但是因实名制转接,无法直接联系到仇瑜峰本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