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施压“看门人” 券商会所频领罚单

  本报记者 张欣培 实 习 生 周莹 上海、广州报道

  导读

  “那些大所受过这么多次处罚,但是业务量排名还稳居首位,足以可见负面影响并不大。我接触的这些所的一些会计师,对于处罚他们只是说‘上次运气不好’,甚至会宣扬他们操作灵活。”

  6月12日,兴华、致同、大华、瑞华、立信、众华六大会计师事务所因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发行部和上市部将暂不受理上述六家会所提交的申报材料。业内人士指出,这表明监管层正在加大对中介机构的问责力度。

  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证监会就开始逐步加大对中介机构违法违规的处罚力度,且多次强调“看门人”的作用。近两年,证监会对投行、会所、评估机构等频发罚单。

  “中介机构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长期来看,在严监管模式下,无论是会计师还是投行的风控压力都会很大。”6月13日,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从严监管下,整个中介机构的生态将重新构建。

  值得注意是,此次被立案调查的六家会所还包括内资前两大瑞华、立信,对于数家会所来说并不是初犯。业内一些耳熟能详的事件中均有这些会所的身影。

  监管:加大中介问责力度

  证监会对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处罚已屡见不鲜,但一下对六家会所集中进行处罚,尚是首次。一位证券律师认为,此举将对市场造成很大冲击,但这也表明了证监会对中介机构监管力度的加大和决心。

  在刚刚公布的修改后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创业板上市管理办法》中,新增一条为,“发行人公开发行证券上市当年即亏损的,中国证监会自确认之日起暂停保荐机构的保荐机构资格3个月,撤销相关人员的保荐代表人资格,尚未盈利的试点企业除外。”该项条款此前只存在于《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中,如今在首发管理办法中也增加了该项规定。

  证监会加大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力度已成为共识。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证监会就开始逐步加大对中介机构违法违规的处罚力度,且多次强调“看门人”的作用,公开表示,要对中介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打击,保持高压态势,维护市场稳健运行。

  证监会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已从投行为重点扩展到整个链条。例如,在2016年,证监会首次开展了集中专门对审计、评估机构的稽查执法行动。因九好集团的忽悠式重组,中介机构之一的中联评估也受到处罚。2017年底又通报了近两年中介机构的违法违规情况。

  去年12月22日,证监会表示,2016年以来,我会对28家证券中介机构立案调查,涉及证券公司7家,会计师事务所9家,资产评估机构7家,律师事务所5家。新增立案案件38件,较前两年增长一倍。共对22家证券中介机构作出行政处罚,对于严重违法违规的,暂停新的证券业务,个别从业人员甚至会被撤销证券从业资格。

  “对我们的处罚力度太大,所以现在做业务小心翼翼,很多之前可做的业务现在都会被拒之门外。”一家中小券商的投行人士表示。

  会所:立信、瑞华等屡犯错

  此次被暂停接受材料的六家会计师事务所分别是立信、瑞华、兴华、致同、大华、众华,这些会所在业内地位举足轻重。Wind数据显示,2017年年报中仅涉及到立信、瑞华、大华、致同的上市公司数量就达到了1325家。今年以来,IPO服务数量排名前十的会所中包括上述其中四家。这并不是瑞华、立信等会所的首次被罚。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这些会所被处罚的次数也是稳居前列。

  2016年12月瑞华收到证监会处罚决定。随后2017年1月,因在审计亚太实业中未勤勉尽责,瑞华再次受到行政处罚。根据“两年两单”规定,随后财政部、证监会暂停瑞华所承接新证券业务并限期整改。当年3月份,因作为振隆特产IPO审计机构未勤勉尽责,再收罚单。

  另一大所立信罚单也不在少数。因为大智慧造假年报出具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收到罚款。2017年5月,立信因在步森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中出具的审计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被财政部暂停承接新的证券业务并限期整改。

  新大地造假案涉及的审计机构是大华,欣泰电气造假案涉及的机构是兴华。致同的签字会计师也在2016年受到了行政监管措施。

  “近几年会计所很多进行了整合,但是不注重管理和质量,大而不强。”一家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

  上海众华律师事务所甘国龙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还是因为处罚力度不够。“对于具体责任人的处罚没有分级量化,很多时候仅有罚款,造成一些人通过换所继续做业务。罚款金额与获取的利益也不成比例。”甘国龙认为,对于违规行为分级分层处罚最好,区别对待,加重处罚力度,而不是一刀切。

  曾经的“华南第一所”鹏城会计师事务所多次因出具含有虚假内容的审计报告受处罚,但业内地位依然屹立不倒。随后尽管深陷绿大地IPO造假丑闻,但不久就宣布与国浩华会计师事务所合并。换个牌子,一切继续。

  “那些大所受过这么多次处罚,但是业务量排名还稳居首位,足以可见负面影响并不大。我接触的这些所的一些会计师,对于处罚他们只是说‘上次运气不好’,甚至会宣扬他们操作灵活。”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投行:暂停业务冲击大

  相比之下,若券商投行受到暂停业务影响,其受到的冲击则是巨大的。

  在138号令中新增的规定是,为申请人制作、出具有关申请材料的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或有关人员因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且涉案行为与其为申请人提供服务的行为属于同类业务或者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证监会将作出不予受理申请决定。

  “投行业务被暂停期间,经常会有其他券商来抢客户。投行从业人员出走,一般把项目带走,造成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上述中小券商人士表示。

  以今年被立案调查的国信证券为例。1月,国信证券发布公告称,因公司保荐业务及财务顾问业务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5月21日,国信证券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表示中国证监会已对相关事项调查完毕,依法拟作出行政处罚,共计罚没2800万。

  相对应地,国信证券的业务量也开始出现下滑。Choice数据显示,国信证券去年的IPO承销家数是26家,全行业排名第四。而今年IPO承销数量仅有1家。

  实际上,因为被立案调查而走下坡路的券商不在少数,如平安证券、南京证券和西南证券等。

  西南证券的并购重组业务曾在业内声名远扬,但在被立案调查、多项目被罚后,投行人员大量出走并带走了诸多项目。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西南证券承销了9个债券项目,2个增发项目,没有IPO项目,这样的表现与之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平安证券也曾是资本市场上耀眼新星,但受罚之后人员大量出走,项目直线下滑,如今在IPO市场的光环已一去不复返。南京证券在新大地造假事件后,投行业务下滑严重。

  (编辑:杨颖桦)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