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职业投资人西点老A:半导体产业进入后摩尔时代

  继美方贸易代表团来华磋商之后,中方代表团也即将赴美谈判,无论此次贸易谈判进展如何,所暴露出的我国缺乏核心技术的事实已引起广泛关注。尤其是半导体领域的“缺芯”问题,更是诸多话题中的焦点。

  半导体被热议之余,国家也在积极对其筹谋布局。目前,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二期募资已启动,同时,芯片领域合资项目也在不断获批。企业层面,除了此前阿里等互联网企业介入以外,最近,富士康也拟发展半导体。另外,芯片国产化也取得了可喜进展,寒武纪于日前发布了国内首个云端人工智能芯片。

  在半导体产业遭遇各大事件集中“轰炸”之际,《红周刊》特别专访了长期追踪半导体产业发展,以及在该领域展开投资布局的职业投资人西点老A,就半导体产业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探讨。西点老A表示,“对于半导体产业而言,当下最大的机遇在于产业已经进入后摩尔时代,摩尔定律在物理层面已逼近极限,全球正处于技术突破阶段,而这恰好为集成电路产业在中国的崛起带来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重金出击半导体产业

  《红周刊》:投资者对半导体产业关注度的快速提升要始于本轮中美贸易摩擦,特别是中兴受制裁一事触动很大。您觉得,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谈判对半导体行业有何影响?

  西点老A:中美贸易谈判不论结果如何,最终都会唤醒我们科技立国的意识,特别是中兴事件再次给我国芯片行业敲响了警钟,芯片国产化进程需要加速发展。这不仅是对半导体产业,对整个高科技产业如人工智能、高端智造、核心基础软件等产业都有长期的促进作用。

  《红周刊》:有消息称,国家集成电路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第二期方案已上报国务院并获批,且二期募资规模有望超出市场预期。您如何看待这个消息?

  西点老A:“大基金”二期是大家都关心的事情,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大基金”的进展更加受到关注。“大基金”是“国家队”引导行业投资,从远期和基础性方面起到关键推动作用。“大基金”对本土集成电路产业资金的支持,将带来了设备、人才和技术状况的逐步改善,推动国内半导体行业内的协同和联动,对生态圈的建立具有重大意义。

  “大基金”二期可能会提高对设计业的投资比例,将围绕国家战略和新兴行业进行投资规划,比如智能汽车、智能电网、人工智能、物联网和5G等,同时尽量对装备材料业给予支持,推动其加快发展,记忆芯片、集成电路设计和复合半导体或将成为接下来“大基金”投向的重点领域。

  《红周刊》:除了“大基金”二期取得进展外,中芯国际公告称公司与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上海尧芯等企业共同出资成立半导体产业基金,目的将主要用于支持半导体及相关企业发展。设立这个基金的意义是什么?

  西点老A:这个联合的半导体产业基金将有很好的示范作用,此次成立的半导体产业基金有四个主体,其中仅中芯晶圆为实体高端制造业企业,其他三个主体(上海尧芯、国家集成电路基金、联力基金)均为基金机构。

  未来芯片市场的需求巨大,无论是人工智能、工业智造、智能家居、大数据和云计算,都有海量的芯片需求,作为第一梯队领头羊的中芯国际,联合社会资本和力量做大做强芯片产业是当务之急。“大基金”是中芯国际的主要股东,“大基金”经过几年打造了非常强有力的芯片产业链,对于助力我国半导体行业的加速发展意义重大。

  《红周刊》:据我了解,此前有关芯片领域的合资项目屡屡受阻,而最近芯片合资获批却有加快趋势。例如,ARM将与中国投资方合资成立新合资公司;*ST大唐发布公告称,与高通,建广资产、联芯科技等企业成立的合资公司领盛科技通过审批。您认为,这些合资项目的获批释放出怎样的信号?

  西点老A:最近有关芯片领域的大新闻确实特别多,如ARM与中国成立合资公司、领盛科技通过审批、习总书记考察长江存储、“大基金”二期正募集、中芯国际与国家集成电路等成立16亿半导体产业基金、刁石京入职紫光集团出任联席总裁、紫光有意联合台企组建内存产业链联盟等等。

  中美贸易摩擦和中兴受制裁一事,使得芯片能否自主可控引起了全社会的极大重视与反思。芯片产业是由晶圆制造、IC设计、IC制造、封测、制造设备五大部分构成,我们目前除了在封测方面实力还可以外,其他几个环节都还比较落后,通过近期芯片产业一系列的动作可以看出,中国已经开始调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力、物力、财力,在国家层面对芯片产业进行排兵布阵,政府、社会、企业将进一步加大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支持与投资力度,我国半导体产业正走在加速发展的路上。

  国产替代大势所趋

  《红周刊》:近期,富士康集团也在调整公司架构,设立了“半导体子集团”,准备进入半导体的制造环节,对此,您是如何看的?

  西点老A:这次富士康进入的半导体业务是制造领域,和芯片设计、封装测试相比,芯片的制造是一个耗资巨大的项目,建设工厂需要投入上百亿美元的资金,在半导体制造工艺方面,厂商也需要积累技术,建立人才队伍,并且将直接面临台积电、三星电子、英特尔等半导体制造领域国际巨头的竞争。富士康是传统的代工大厂,利润率很低,技术含量也不高,这次借着全球半导体新的景气周期东风,适时进行新业务布局和卡位,意义重大,对整个芯片产业将形成积极的促进作用。

  《红周刊》:除了富士康集团这类代加工企业关注芯片制造,国内外互联网巨头们也在积极抢滩半导体产业,如海外巨头谷歌、苹果、亚马逊等,国内的阿里、百度、腾讯等也都在积极行动中。您是如何看待这些互联网巨头的最新动作?

  西点老A:互联网巨头布局芯片产业主要是芯片行业自身的演变规律所致。早在7年前,谷歌就发现,每位用户每天使用3分钟谷歌提供的基于深度学习语音识别模型的语音搜索服务,必须把现有的数据中心扩大两倍,这意味着现有的CPU和GPU都不能满足需求,如此也就驱动了谷歌自己去研发更高效的芯片,这或许就是互联网公司布局芯片的原始驱动力。

  人工智能的发展依赖算法、数据和算力,而芯片承载的是基础的算力,相当于是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芯片的性能与运算效率关系到终端的功耗、性能和稳定性。人工智能时代里,AI芯片正在取代传统的芯片,互联网巨头们正在AI领域深度布局,需要掌控软件和硬件两部分的核心部件,软件在于应用平台的搭建,而硬件的核心则在于芯片,只有掌握了这一环节,才能有机会掌控到未来AI战场的主导权。

  《红周刊》:提到AI芯片,日前寒武纪科技就发布了国内首款云端人工智能芯片,这是我国在国产替代方面取得的重大进展。在国产化受到重点关注的大背景下,自主可控、国产替代方面有哪些细分板块和龙头公司是比较被看好的?

  西点老A:自主可控、国产替代与网络安全关系最为密切,自“棱镜门事件”爆发后,中央高度重视网络安全与自主可控的建设,出台了《网络安全法》。“两会”期间的机构改革又将“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改为“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全面负责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域的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和监督落实,将之前工信部下属的“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调整为“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管理。

  国家层面的这些举措,体现了对网络安全与自主可控的重视程度迈上了全新高度,近期中美之间发生的贸易争端,为自主可控、国产替代的大势提供了一个催化。细分板块和龙头公司都是值得长期看好的,比如:浪潮信息(云计算硬件自主可控龙头)、中国长城(CEC旗下自主可控战略平台)、太极股份(CETC旗下自主可控平台级企业)、启明星辰(网络安全行业领头羊)、中国软件(CEC围绕飞腾的软硬件平台)和纳思达(打印行业自主可控龙头)等。

  半导体后摩尔时代来临

  《红周刊》:随着物联网、AI芯片、5G芯片和汽车电子等下游产业兴起,半导体行业景气度一直备受关注,我国作为全球第一大消费电子生产和消费国,对半导体的需求逐年增加,也逐渐扮演了集成电路产业转移承接者角色。对此,您觉得我国如何去把握产业转移的机遇?

  西点老A:集成电路已取代原油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发布的《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运行情况》显示,根据海关统计,2017年中国进口集成电路金额2601.4亿美元,贸易逆差1932.6亿美元。SEMI数据显示,全球将于2017~2020年间或投产62座半导体晶圆厂,其中26座设于中国,占全球总数的42%。

  在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集成电路被首次列为制造业工作重点的首位,对于半导体产业而言,当下最大的机遇在于产业已经进入后摩尔时代,摩尔定律在物理层面已逼近极限,全球正处于技术突破阶段,而这恰好为集成电路产业在中国的崛起带来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中国也迎来了集成电路产业新的国际转移浪潮。

  半导体起步于美国,产业转移途经日本、韩国后到达中国台湾,最后能否迈向中国大陆则取决于我们能否扮演好这个承接角色,能否把握住当下的最佳机遇期。

  《红周刊》:对投资者而言,又该如何把握住这个机遇和节奏呢?

  西点老A:集成电路经过去年和今年的两波上涨,产业链各环节的公司多数股价已经处在高位,这个时候思考芯片和半导体行业的投资机会,对节奏的把握尤其重要。

  从中长期角度看,目前整个芯片和半导体产业链的股票还有很大的空间,特别是设计公司、制造公司和设备类公司,特别是热门的龙头企业,但短期节奏上不建议追高,可以耐心等待股价充分回调之后再行关注。

  《红周刊》:能否具体谈一谈!

  西点老A:那我首先从预期差的角度来谈谈被市场忽视的机会吧!之前市场对于设计公司、制造公司和设备类公司愿意给高估值,比如中芯国际、紫光国芯、兆易创新和北方华创这类产业链上的龙头企业,一直受到市场追捧,对于封测和上游材料企业市场的热情相比之下要少很多,而这些产业链环节则可能是预期差存在的地方,靶材和大硅片的投资预期差存在机会。

  中国近年来加强了半导体产业建设,但一直集中在设计、制造、封测等领域,在芯片源头材料硅晶圆方面一直涉及不多。在目前晶圆缺货大厂锁定订单的情形下,中国半导体产业恐将面临原材料缺货困境,因而国内半导体晶圆制造和靶材产业发展具有战略意义,未来将有巨大发展潜力。在硅片制造上,看好上海新阳、中环股份,靶材领域看好有研新材和隆华节能。

  《红周刊》:除了预期差,应该还有其他角度吧?

  西点老A:是的。我们可以从特定行业领域去挖掘独具特色的企业。这里主要看好军工和打印机领域的芯片细分机会。军工领域聊得比较多了,有两个长期看好的企业,一个是北斗导航领域的北斗星通,一个是掌握砷化镓半导体技术的海威华芯。

  下面重点谈谈打印机行业。打印机及其耗材领域实现自主可控是信息安全的客观需求,打印机是国家信息安全的重要一环,过分依赖国外产品,特别是在政府机关,极易在存储器、网络泄密、耗材等环节造成信息泄露。在信息安全国产化趋势的推动下,国内大多数企事业单位都将进入大范围国产化设备替代的过程,预计未来打印机及打印耗材领域将实现大比例的国产化替代。

  芯片的业务品类比较多,特定领域的选股一定要选特色龙头,比如打印机领域的纳思达,是自主可控主要的分支。纳思达的前身是艾派克,为国内知名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商,拥有自主产权的打印耗材芯片技术,2016年成功完成了对全球第七大打印设备供应商利盟国际(Lexmark)的收购,形成了打印机领域的全产业链覆盖。公司打印机集成电路及通用耗材业务在全球处于领先的龙头地位,利盟激光打印机业务在全球中高端激光打印机中处于领先地位,公司目标是在未来进入激光打印机行业的全球前三甲,成为打印机行业的领导者。

  《红周刊》:据我所知,您对中长期关注的行业都有一套自己独特的选股逻辑和交易策略,在半导体领域,您有没有什么投资心得可以分享?

  西点老A:半导体领域的投资逻辑,我有几个基本看法。首先,行业空间非常大,既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做支撑,又有类似中美贸易战事件不停地提供行业发展的驱动力,芯片和半导体的国产替代过程才刚刚开始,未来5~10年都是走上升通道的过程;

  其次,半导体领域的背后是自主可控和国产替代的大逻辑,背靠的是科技强国梦想,还有“中国制造2025”的方向指引,所以,不要孤立地看半导体,要放在国家发展的大趋势、大浪潮中去看;

  第三,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间一定会经历种种波折和痛苦,就像北斗导航产业一样,从开始到成熟,经历了20年,期间波折无数。不要低估半导体产业发展道路的艰辛,对应到投资机会上,就是相关企业将长期处于不挣钱的局面,业绩难以释放,多数企业会处于反复的主题投资波动中;

  至于交易策略,我觉得要结合股市大势进行,任何行业的股票走势一定是与大势息息相关,特别是在今年中美贸易摩擦、中东变数的背景下,资本市场大环境的不确定性比往年都强,需要高度重视。

  人物简介:

  西点老A:职业投资人,微博签约自媒体,雪球、新浪微博同名ID:西点老A,微信公众号ID:西点投研笔记。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