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峰:应以高质量发展为导向调整券商考核指标体系

  我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在这个背景下,券商发展也有了新的内涵。

  “证券行业追求高质量发展,最主要的内容是调整考核指标体系。”全国政协委员、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阎峰日前在接受上证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   

  在采访中,阎峰还就证券行业应如何通过风险管理做优做强做大、如何看待境内外市场拥抱新经济、券商如何国际化等问题,一一阐述自己的观点。

  券业高质量发展应注重风险管理

  “我的提案主要关注证券行业如何追求高质量发展。”首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阎峰告诉记者。

  有25年从业经历的阎峰对行业有着深入的观察和研究。阎峰直言,现在很多企业存在的突出问题,就是考核指标较为注重企业的规模,存在重收入轻利润,重利润轻资产回报,重效益轻风险,重会计利润、轻经济增长增加值,重当期业绩、轻可持续发展等问题。

  “证券行业就是一个风险管理行业,长期的轻风险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会隐藏许多风险、积累风险。”阎峰说。

  可持续发展也是券商追求高质量发展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他认为,券商发展不能因为考核期问题,只追求3年至5年的效益,而是要有长期规划。

  作为中资券商的资深代表,国泰君安国际自2010年上市,业绩年复合增长率常年超过25%。即便在2015年业绩涨幅较大造成利润基数较高的情况下,2016年的税后利润仍然保持稳定,增长了1%。

  在阎峰看来,国泰君安国际业绩的稳定性,离不开风险管理。近年来,国泰君安国际在这方面的管理一直在加强。比如,在我国香港市场上的保证金业务,即?展(Margin)方面,国泰君安国际针对股票的不同市值、企业盈利及流动性等维度进行分析,采取分类分级管理的方式控制业务风险。“高风险的业务,即使利润再高我们也不做。”阎峰说。

  同时,国泰君安国际也将风险指标纳入到对业务人员的考核中,在业内颇有独特性。

  阎峰举例道:“假设业务人员赚了100元,但从风险角度看,这100元背后可能隐含着150元的风险,那么考核下来其业绩贡献度就有可能是负的,‘考虑风险调整以后的效益’,才是真效益。”

  务实推进国际业务  围绕“一带一路”布局

  在走出去这件事上,国泰君安国际无疑是业内的领头羊――1993年由母公司国泰君安在香港设立,是较早成为香港联交所成员并开展业务的中资券商之一,同时也是首家通过首次公开发售方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的中资券商。 

  “当时我们到香港来没有客户,也很难找到赚钱机会,所以就做了很多证券投资,但是到了1997年,股票市场一跌下来,公司就资不抵债了。”阎峰说。

  临危受命成为国泰君安国际的一把手后,阎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国泰君安在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的公司关闭了。

  “那些点根本不产生效益,每年还会产生费用。”阎峰告诉记者,“把不产生效益的海外布局收缩之后,我们把发展重心放在香港。”

  若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给国泰君安国际带来了什么经验教训,除了要加强企业风险管理外,就是“券商在国际化的过程中要务实”。

  阎峰表示,公司未来会根据总公司的规划要求,在亚太地区,特别是围绕“一带一路”去布局。“公司两年前就在新加坡设点了,还考虑在东南亚地区进行设点。”

  他进一步阐释道,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很多企业会走出去投资,国泰君安国际的策略是,跟着这些企业走出去,为它们提供服务。比如,企业到了当地若需要资金参与“一带一路”,国泰君安国际便可以在当地、香港市场或是内地A股市场助其融资。企业在当地开展收购兼并时,国泰君安国际也可以做尽职调查,帮助企业了解企业。

  两地市场力促迎接新经济有助形成共同市场效应

  近期,内地资本市场为新经济企业在A股上市扫除制度障碍的呼声此起彼伏,香港市场也正在就改革上市制度进行第二轮市场咨询,以服务新经济企业。

  阎峰认为,内地和香港两地市场将形成很好的互补关系,有助于形成吸引新经济企业的共同大市场。

  阎峰以“食街”打了个比方。他说:“在一条街上只开一家餐厅的话,吃饭的只是这一条街上的人,赚钱的也只是这家餐厅的老板,但是当这条街上的餐馆越来越多,变成一条‘食街’了,吸引的将是整个地区,乃至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人群,这就是把蛋糕做大的过程。”

  他说,内地和香港市场共同做大,将形成一个具有较强流动性的共同市场,会发挥很好的互补作用。

  至于新经济企业会优先选择哪个市场上市的问题,阎峰告诉记者,企业上市不仅是融资,还有追求企业管理文化、激励机制等其他方面的诉求,不同性质的企业会有不同的考虑和选择。若选择在内地上市的话,将更加贴近内地市场,投资者也将较为认可。同时,鉴于A股和港股已实现互联互通,未来新经济企业无论在哪个市场上市,投资者都可以分享到两地资本市场改革的红利。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