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界代表委员集体说“法”

  资本市场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要厘清市场主体责任、让各方参与者都按规矩办事,必须得拎出总纲,夯实法制基础,根深才能叶茂,法制基础是资本市场之根。

  虽然过去几年和资本市场相关的法律法规条文持续优化,但现状并不如意,两会期间多位证券界代表委员集体说“法”,形成呼吁之势。在立法层面,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提出要加快《期货法》立法工作,推动《期货法》尽快出台。他认为随着我国原油期货上市,将涉及大量海外投资者参与,如果没有一部法律去整理、规范各种关系,可能会对开放产生影响。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建议要加大对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的处罚标准,并在审判中从严审判,建议最高法、最高检推动《刑法》的修订,把欺诈发行的最高刑期提高到无期,同时把罚金大幅提高。他还希望修改《公司法》,完善双重股权结构的法律制度供给,将单一的“一股一权”普通股改为多样的“同股同权”类别股,为公司融资与治理提供更多选择。

  在司法层面,全国人大代表、证监会原副主席刘新华认为要把打击证券犯罪作为可持续工作,在专业审判层面建立有效的制度安排,尽快成立金融法院,努力创造条件,在时机成熟时及时成立证券法院;全国人大代表、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朱建弟建言,目前各地法院相关司法判决的随意裁量较大,判决中的比例系数不同,建议最高法对全国的证券市场纠纷判决形成统一标准,出台指导意见。

  这一条条建议意见,都是资本市场改革过程中迫切需要解决的法律难题,一方面,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和企业制度的创新,需要法制及时跟上,能尽快适应未来金融科技发展、投资者保护的发展大势,能紧扣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时代主题。另一方面,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离不开严格执法,要强化违法责任追究。违法成本低是金融乱象频发的一大原因,这需要进一步完善证券期货犯罪的刑事立法,提高刑罚特别是自由刑的幅度,增强执法威慑,完善证券民事侵权赔偿的法律责任制度,明确赔偿的条件与标准,进一步提升违法成本。

  治国无其法则乱,守法而不变则衰。资本市场在法制方面欠缺的要素不少,要确保资本市场平稳健康运行,要厘清市场参与各方的责任边界和追责标准,要让试图违法违规者有敬畏之心,就必须不断提升资本市场法律制度的系统性和科学性,为市场主体各种创新保驾护航,对形式不断演变和复杂化的违法违规行为毫不手软。这是提升证券市场信息披露质量的关键,是中小投资者培养价值投资观念的核心,是依法治市从严治市的本源。只有如此,建设资本市场强国方可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