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投资突变: 投资人不敢冒险, 热钱聚集头部公司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近日就提到,源源不断的资金都聚拢在头部公司,行业的前两名可以拿到巨额融资;两名之外的公司,想融到头部公司1/20的资金都会异常艰难。张颖甚至提醒创始人思考是不是先合并再融资。尽管市场上资金非常充裕,但今年早期投资上却更加谨慎了]

  2017年是国内的早期投资市场急剧变化的一年。

  大钱涌入,热点频出。人民币基金的募集大幅超过美元基金成为市场的主流,众多早期机构纷纷向后期走,希望能陪伴独角兽们的全周期,获取最大的投资回报。

  不过,繁华之下也暗藏汹涌,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近日就提到,源源不断的资金都聚拢在头部公司,行业的前两名可以拿到巨额融资;两名之外的公司,想融到头部公司1/20的资金都会异常艰难。张颖甚至提醒创始人思考是不是先合并再融资。

  的确,第一财经记者也通过对投资机构的采访发现,尽管市场上资金非常充裕,但今年早期投资上却更加谨慎了。

  钱更多了

  清科集团的数据显示,2017年前11个月,整个私募股权行业新成立的基金达3418只,募集资金达到1.61万亿元。

  “这个数字让大家(从业者)很惊讶。”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在近日的“第十七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说道。

  FA机构泰合资本此前在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时也称,今年前三季度一级市场募资规模已经超过2016年全年。

  在投资规模上,清科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投资项目累计9120笔,投资金额为1.1万亿元。

  倪正东认为,政府引导基金的大规模入市推动了行业的突飞猛进。今年政府引导基金高达1408只,基金规模为8.58万亿元。

  从各级地方披露的数据来看,“国家队”们的确正在携重金入场,变成整个市场上新的“深口袋”。以湖北为例,去年,该省设立的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由政府财政出资400亿元,发起总规模为2000亿元的母基金群,再通过下设子基金或直接投资的方式放大到4000亿元规模。在深圳,深创投也受托管理着1000亿元的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

  在这个大背景下,今年人民币基金的募集已经完全成压倒之势。根据清科的数据,3418只新成立的基金中有3339只基金是人民币,募资规模为1.5万亿;而美元基金79只,规模仅为1000亿。

  近年来,随着国内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的逐步进行,A股对于优质公司的吸引力越来越大。这一现象传导到一级市场的募资上,于是,几乎所有在国内活跃的美元基金都开始募集人民币基金,和10年前美元基金独大的局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市场上的钱多也直接导致单笔投资金额的上涨。清科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1月,天使投资平均每笔金额为818万元,而去年这一数字是597万元。PE阶段投资平均每笔3.69亿元,去年这一数字为2.21亿元。

  投资人更加谨慎

  不过,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认为,市场上的钱正在大量地涌到头部机构手里,但是机构的手头还是比较紧的。

  今年的早期投资市场上,热点一个接着一个,投资主题快速切换。泰合的统计显示,今年4~6月,共享充电宝共吸引了50余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超过15亿元;而到7~10月,投资主题就变成了新零售,吸引了30余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超过30亿元。

  “这期间我们也看了很多智能零售的项目,但现在只投了一个。”启赋资本董事长傅哲宽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启赋资本一直关注产业互联网的投资,此前对于智能零售有非常系统的研究,但整体还是比较谨慎,特别是对于下半年大热的无人货架业态上,傅哲宽认为,安全性和货损率还是自己比较担心的,在这些问题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之前,还是不会轻易出手。

  投资了趣店、唱吧、车和家等项目的梅花天使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则认为,早期投资要躲开被过度包装的领域,比如一些人工智能的公司,被包装得很精美,但是价格非常高。“FA推得比较冷的项目,我们反而看一看,特别热的项目我们就不去凑热闹了。”他说道。

  此外,泰合资本认为,从平均的决策周期可以看出,中后期的投资机构也非常理性。比如在AI领域,平均决策周期是6.5个月;而在新零售项目上,平均决策周期也超过了6个月。大家都倾向于“多看看”,是否有明确的盈利路径成为判断的重要标准。

  投资阶段大挪移

  在上述论坛上,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说到,2017年早期投资跟过去不太一样,更加多元化,并且天使投资机构专注的方向也不一样。

  李竹的说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今年早期投资机构的变化:一些机构在往后期延伸,一些机构变得更加专注、垂直。

  滴滴、ofo等公司的早期投资人王刚就说到,最近正在将投资从天使向后期发展,从量走向质,并且对超级品牌、超级平台以及稀缺资源非常青睐。

  王刚非常善于捕捉移动互联网的早期投资机会,和另一位“独角兽捕手”金沙江朱啸虎经常合作投项目。此前,他们又投资了一个被称为“滴滴上的便利店”项目的天使轮。不过,这个项目是依托于滴滴的车内场景,所以并不能算是全新的领域。

  早期基金的投资阶段向后面移是今年非常明显的现象,并且很多机构在前两年就开始布局PE成熟期项目的投资。比如IDG资本、创新工场、经纬中国等等。最近,做了三年早期投资的洪泰基金同时宣布成立PE基金、产业并购基金,新成立的五只基金规模超过了70亿元。

  梅花天使创投的成长期和PE基金也正在募集中。吴世春认为,人民币基金超过美元基金成为市场的主流后,现在早期投资机构很可能会陪伴项目从第一笔天使投资到后面的pre-ipo阶段,而且会孵化出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

  傅哲宽也对记者表示,启赋此前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天使到A轮,在后端会以产业并购基金为主。

  这种做法需要与他此前提到的“拐点论”结合起来看,傅哲宽认为,行业的拐点对于新成立的基金来说是大的机会。而他所认为的拐点包括了新材料等领域。在这些赛道上的项目因为从研发到商业化的周期都非常长,因此启赋会倾向于避开最初期的研发风险阶段,从中后期进入。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