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政挤压“债性”资金 300份A股PPP公告 聚焦环保、市政

  近期,PPP业务正在经历着严格监管。

  11月以来,财政部、国资委等多部门相继下发文件对PPP业务进行规范,这其中包括严格新PPP项目入库标准,并集中清理已入库项目,严控中央企业投资PPP业务风险,规范PPP股权投资等内容。

  除此之外,在11月17日,央行协同三会和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意见征求稿)》(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对资管产品刚性兑付、期限错配、“非标”等方面加以严格规范。

  这即是给目前PPP资本金投资主要资金来源方带来了调整压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此前PPP模式在发展初期,逐渐出现名股实债等模式,而一系列新规的出台,也将对此前金融机构参与PPP的业务模式产生影响。

  新规引发业务调整

  一系列监管重拳的背后,是金融机构PPP参与者正面临的抉择。

  “资管新规以严控非标、打破刚兑、规范资金池为核心内容,并设立相应的认定标准。这使得未来银行理财将受到抑制。”资管新规出台后,北京某公募固收人士表示。

  事实上,资管新规中为降低期限错配风险对资管产品提出了多项要求。

  其中包括,资管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非标资产,其终止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管产品的到期日或者开放式资管产品的最近一次开放日;资管产品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未上市企业股权及其收益权的,应当为封闭式资产管理产品,退出日不得晚于封闭式资管产品的到期日。

  据此,有分析人士指出,根据新政,金融机构中除期限较长的保险资金之外,银行理财、信托或其他私募资金如想参与PPP资本金投资只能采取期限滚动或股权ABS的方式。

  “近期有观点认为资管新政对PPP项目、产业基金等领域冲击较大,主要理由是资管新政限制公募银行理财投非上市股权项目,如产业基金有限合伙份额等,不利于银行理财对接产业基金,此外,对于私募股权基金来说,在杠杆率、投资集中度等方面会影响PPP项目和产业基金。”北京某私募机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因此,不少机构也正在做出业务上的调整。

  “由于PPP投资周期长,相对来说收益率不高,我们参与的热情不是很大。随着资管新规细则进一步落实,约束将更大。”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数据上来看,监管趋严的威力也在显现。今年前三季度的PPP项目库的新入库项目和退库项目的比例逐步降低,分别为8.66、7.21和2.05,环比下滑明显。

  不过,也有分析指出,资管新规对PPP业务没有直接新增影响。

  东北证券许俊认为,新规中限制公募银行理财投非上市股权项目方面,近期资管新规门槛并未高于去年银监会理财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于杠杆率和投资集中度的标准也并未超过去年证监会13号文。

  “但是,资管征求意见稿由于整体上规范了PPP领域上游的资金提供方行为,对原有的刚兑、资金池、嵌套等行为都有明确的约束,未来会产生一定间接影响,具体有待正式文件出台后的进一步观察。”许俊称。

  监管正本清源

  经历了飞速发展阶段,行业也急需规范。

  “今年以来,针对PPP规范性认知和管理的讨论和高层讲话、政策出台渐多。”济邦咨询董事长张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高杠杆率的风险令人担忧。PPP里的资管产品的滥用和PPP项目资本金的泡沫是值得重视和改变的。”

  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第三季度末,全国共有14220个PPP项目入库,已落地管理库项目2388个,落地率为35.2%,其中已开工项目有914个。

  事实上,在PPP业务飞速发展的这几年,其吸纳了大批上市公司、金融机构拥趸。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有约80家上市公司披露PPP中标情况,下半年至今也有近300份上市公司PPP相关公告发出。

  分行业来看,环保、市政公用事业等是PPP项目拿单大户。譬如东方园林(002310.SZ),其下半年至今已经发布24份项目中标公告,而在2016年,其全年中标项目为24个。

  金融机构参与PPP的成绩也十分明显。明树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5日,金融机构PPP业务成交额为2056.7亿元,占比2.45%;投资机构PPP成交额有10963.8亿元,占比13.07%。

  此前,在11月30日2017“一带一路”投融资高峰论坛上,民生银行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党委书记韩峰还透露,民生银行明年准备投入500个亿重点做PPP项目。

  实际上,对于金融机构参与PPP项目资本金投资的情况,行业也在期待新规成效。

  济邦咨询董事长张燎表示,项目资本金本该做实,而且首先是金融机构与社会资本的博弈,政府采购时从可融性角度可在实施方案中对资本金性质比例提要求,但本质上风险主要还是落在金融机构一方。

  “资本金应该是真股性资金,任何扮着股性的债性资金充当资本金是在‘耍流氓’。说到底,需要金融机构在资本结构要求上真正硬起来,为自己的长期风险考量。”张燎称。

  对于新规实施后的影响,张燎认为,“新规使得名股实债、小股大债逐步退出,政府可能会提高回报率吸引资本参与,使得一些财务投资人,在提高回报率的激励下参与到PPP的真股性资金来,此外,原来债性投资者也会转变为主动管理型的投资者。”

  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认为,金融机构也要加快改革创新,适应项目融资新模式。

  “未来要将依赖主体信用转向项目信用,不能再用传统的城投评价机制去评价PPP项目。应回归项目本身,及时进行业务创新,开发PPP基金、PPP资产证券化等热门金融工具多层次满足PPP项目的融资需求。”管清友指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