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券商比例再提高 外资先“入乡”再“随俗”

  近几年来,金融业开放趋势明确,力度不断扩大。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近日表示,中方决定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外资有望实现对证券公司的控股,这是合资券商发展22年来一次新的契机。

  日前,朱光耀在中美元首北京会晤经济成果相关情况吹风会上,表示中方将对外资参股境内金融机构放宽持股比例限制,部分金融机构将允许外资控股。其中,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3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从国内合资券商的发展情况来看,自1995年摩根士丹利入股中金公司进而组建首家合资券商开始,国内先后出现过10余家合资券商。但这期间,股权转让不断,尤其是外方撤资、合资券商转内资券商等现象频现,合资券商阵营也不断更迭。

  就在今年9月,国联证券宣布完成华英证券33.3%股权的收购,苏格兰皇家银行不再是华英证券股东。10月,摩根大通转让其所持的一创摩根33.3%的股权完成过户,一创摩根成为第一创业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并更名为“第一创业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截至目前,国内还有7家合资券商,分别是中金公司、瑞银证券、东方花旗、摩根士丹利华鑫、高盛高华、中德证券、瑞信方正。

  过去几年里合资券商频繁的股权变更,与外方的持股限制不无联系。在此次高层发言前,外资券商只能通过合资的方式入华,证券公司与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按规定也不能超过49%。而牌照管理和业务资质,也是影响合资券商发展的原因之一。目前,国内证券业务的牌照监管仍非常严格。除瑞银证券、高盛高华拥有全牌照业务资质外,其他券商仍主要以投行业务牌照为主。

  有合资券商内部人士就表示,国内合资券商的股权结构和实际运营情况差异很大,主要体现在中外资股东在各家话语权、融合情况各有不同;外资方的业务优势较为集中和单一,尤其是二级市场业务基础普遍较为薄弱,因此,合资券商过去几年的发展势头层次不齐。

  允许控股合资券商,减少了对外资股东的行政干预,让其加快融入市场化竞争大潮。东方证券近日组织的电话会议上,其金融行业研究员就强调,外资能够实现控股,会提升其经营的主动管理权,有利于外资加大对国内业务人力、物力的投入和其自有企业文化和运营机制的推广等;这都将为国内金融业提供更多经验。

  但对于是否会迎来一批新设与增资潮,业内观点认为,还需要观望。在2012年,证监会也曾修订过《外资参股证券公司设立规则》和《证券公司设立子公司试行规定》,将外资在合资券商中的持股比例上限从33.3%提高到49%;合资券商可申请的业务范围也将有所扩大,申请条件由持续经营5年缩短到2年。但在此之后,外资股东顶格增资的势头并不踊跃。

  上述合资券商人士表示,现有合资券商增资流程也较繁多,需要报备和取得获批涉及的部门也很多,还需要报备外资方所在国的相关部门批准。与此同时,增资还面临着中方和外方股东的利益博弈问题,并非易事。而新设合资券商,则需要更长的时间周期。

  “入乡”之后,还要加快“随俗”。在持股比例限制放开后,适应和遵循国内监管体系、在充分竞争格局中锁定新的突破口,是外资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上述东方证券研究员就表示,通过此次放开外资持股,也可看到高层对国内金融业风险承担能力和化解能力信心在增强,这也是对当前阶段金融强监管态势的认可。“目前,中国金融业监管整体比海外更为严格,新进竞争者需要时间去适应和学习国内监管体系,直接争抢市场份额的难度还是很大的。”

  在外资准入放宽的趋势中,还有一个先行的样本。2013年8月,内地与香港、澳门签署《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补充协议十。2015年8月,证监会例行发布会再次强调,要进一步扩大证券经营机构对港澳地区开放。按照政策要求,允许符合条件的港资、澳资金融机构,分别在上海、广东、深圳各设立1家两地合资全牌照证券公司,港资、澳资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内地股东不限于证券公司。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