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量增速下降对手却在增加 车企惊现史上最大高管变动潮

  人才的频繁流动,会使人才本身心态不稳,心理变得更加浮躁。表面上看短期内对个人有利,但长远发展看却可能造成伤害。而对企业来说,整体多战略、长期发展都需要保持一定的人事稳定性

  2017年是车企高管变动特别频繁的一年。这一年,大批车企高管的一二把手被调换。其中一汽轿车、福田汽车、长安汽车更换了董事长,东风集团、上汽集团、吉利汽车、奇瑞汽车、广汽集团则将旗下大批副总频繁调换职位。

  当中,有部分国企干将是被民营企业挖走的,如前东风乘用车总经理李春荣,他在今年6月被吉利挖去,任吉利新收购企业——宝腾的CEO。甚至还有一批国企高管被创立不久的互联网车企拉到旗下,如一汽技术研究院副院长被小鹏汽车招揽去,任后者动力研发副总裁。

  那么,车企高管为何频繁更换,这是否对公司战略的稳定性带来影响?特别是对于国营车企,公司如何避免高管被更高薪酬、更灵活机制吸引,跳槽至民营车企?为保障高管团队的稳定性,这些车企都做过哪些努力?

  就以上相关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向长安汽车、福田汽车、奇瑞汽车发送采访提纲。三家公司对高管变动的相关事宜均保持缄默,其中一家公司员工向记者透露,高管变动较为敏感,公司暂不接受任何采访。

  什么致高管大面积调换?

  先从一汽与长安这两家老牌车企的一把手更换,说说这场大面积席卷车企的人事变动潮。9月22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徐留平因工作变动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那么徐留平去了哪里了?原来,他北上顶替了徐平的位置,成为一汽集团新任董事长,徐平则调至中国兵器装备集团,任后者董事长。

  徐留平上任后,就对一汽展开了大刀阔斧的人事变动,将多名部门一把手调整,原一汽大众总经理张丕杰将调任一汽集团采购部部长;原一汽集团纪委副书记刘亦功接任一汽-大众总经理;原一汽集团规划部部长付炳锋将调任一汽驻京办主任。

  母公司一把手更换之前,一汽轿车也来了场人事手术。6月8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董事长秦焕明将辞职,公司新任董事长是王国强。再往前推一个多月,公司的总经理安铁成也辞职了,安的继任者是胡咏,后者曾任一汽大众总经理。不到5个月,一汽轿车总经理再次易主。10月27日,一汽轿车发布的公告,披露胡咏因工作需要,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公司董事会聘任柳长庆为公司总经理,胡咏将调往一汽集团任战略管理部部长。

  曾经的“二汽”——东风集团今年也有不小的人事震荡。有消息称,仅在过去半年时间,公司共进行了约40项人事调整,此番人事变动,也是竺延风自2015年任东风集团董事长后,公司最大规模人事调动。

  其中,曾任东风乘用车总经理的李春荣,此次被吉利挖走,成为吉利新收购的车企——宝腾的CEO。李春荣并非东风高管中唯一被挖走的,东风雪铁龙品牌部副总经理车艳华也从东风跳槽,她加盟沃尔沃,担任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公司副总裁。此外,东风集团旗下的神龙汽车、东风悦达起亚、东风英菲尼迪等公司高管也有变动。

  今年以来,广汽集团有5位董事会成员职位更换,包括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等岗位,董事会成员也由15人缩减到11人,并在今后不再设董事长。

  北汽今年的人事变动,因幅度之大,被称为史上最大规模人事调整。其所牵涉的部门包括北汽股份研究院、服务贸易公司、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等多个板块领头人。被换岗高管包括北汽股份总裁李峰,他的新职务变更为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院长。北汽股份总裁这一职务将由陈宏亮接替,陈宏亮先前则是北京奔驰高级执行副总裁。 

  北汽集团子公司——福田汽车近来也有人事大调整,11月3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徐和谊辞去董事长一职,总经理王金玉因病辞职,二人的接任者分别是张夕勇、巩月琼。陈青山、武锡斌为公司新任副总经理。

  整体行业增长略显疲态

  今年为何如此多大型车企高管大幅调整,这是否和汽车行业整体大势有关?2017年,汽车行业的整体增长率下降。2016年,国内汽车总销量为2803万辆,同比增长14%。进入2017年后,除2月汽车同比销量增长22%,7月达到6.15%,其余月份均未超过6%。

  同时,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调查”VIA显示,2017年10月,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49.9%,比上月上升1.2个百分点。

  其实自2016年起,汽车行业被列入了“产能过剩”行业,从国家政策层面,已经开始在引导汽车行业去产能,针对小排量汽车的“购置税优惠政策”将在年底结束,在车市供大于求的局面下,众车企们纷纷加入价格战,车市降价潮也将愈演愈烈。前面提到的北汽、长安、东风等车企都曾加入价格战。

  在大势趋弱的情况下,上述人事大幅调整的车企,如长安、东风、北汽,今年以来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销量下滑。今年前9个月,长安汽车共卖出82万辆,同比减少4%,东风悦达起亚、北京现代、北京汽车销量同比下滑50%、38%、44%。

  在车企纷纷大打价格战,而销量也出现下跌时,双重因素叠加,直接影响了汽车行业的利润。

  今年前三季度,申万25家整车企业中17家净利润下滑。其中,长安汽车、东风汽车、一汽夏利同比减少24%、36%、228%。

  车企业绩下滑,除了政策调整因素以外,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企业间的竞争比过去激烈所致。某上市车企内部人士许飞(化名)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现在哪个车企日子都没过去好过,特别在乘用车市场,90年代那种车企高利润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车企间竞争愈演愈烈,也就催生了人员的流动。汽车专家凌然对《投资者报》记者说:“以前的模式是,一个高管能在企业干到退休。过去绝大多数人不愿意换工作,现在多数人愿意换。以前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现在营盘都不是铁打的了,车企推出的产品要不断更新换代,推陈出新,营盘都在剧烈变化,人才流动性势必会比原来更强。”

  在许飞看来,国企之间一把手的调换,更多是出于国家产业升级的需要。他说:“汽车产业这几年一直在讲调整、升级、发展新能源汽车,国家要推动这些事,必须得靠人的变化来推进。事的推动,离不开人,人不变事永远推动不了。”

  行业新军疯抢人才

  这些辞职的国营车企高管去了哪里?除了一部分在国企内部调动外,如徐留平。还有一些被民营车企挖走,如李春荣、车艳华。还有些人在几年间,在合资和自主品牌车企间来回变动,如宝沃中国前副总裁贾亚权加盟奇瑞,但此前,他还曾在长城汽车分管销售部门。另一批汽车界红人,则是被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爱驰亿维等新成立的汽车公司招至麾下。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营车企高管多数并未持有公司股份,上述提到的东风、一汽、长安均属此种情况。甚至在为高管开出的薪酬上,国营车企也不及民营车企有竞争力。就拿一汽轿车、东风汽车、长安汽车三家车企来说,其为高管开出的年薪分别不及70万、80万、110万。

  反观与东风抢人才的吉利,为董事开出的年薪最高超过600万,此外,执行董事级别高管几乎都持有公司超过百万股股票。有传言称,对李春荣、车艳华二位从东风出走的高管,吉利方面是开出双倍乃至三倍的待遇将其招揽来的。不过对此传闻,记者并未从权威渠道得到证实。

  对此,凌然表示:“国有企业过去通过稳定性和规模,在一个地区形成纳税、就业优势, 形成了巨大的人才吸引力。但现在,民营企业通过灵活机制、高待遇,往往使人才更容易动心。无论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哪家强、有市场潜力,人才就往哪儿去。”许飞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说:“国企做事比较难,一些想做事儿的人就去了民营企业。”

  而另一批挖角新势力——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爱驰亿维等车企,都是汽车行业新军。虽然互联网公司的量产产品还未正式发布,但其高效的研发试制,开放的产品设计理念以及新能源市场初期的发展机会吸引了不少的行业人员关注。它们也成为传统车企人才保卫战的新对手。

  上述三家公司均在2014年后成立,将其所产汽车定位于“互联网电动汽车”。这批汽车行业新生力量,也从传统车企招募来大批骨干。

  10月30日,前一汽技术研发院副院长、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电动汽车分会副会长刘明辉正式加入小鹏汽车,出任副总裁一职,主管汽车动力系统的研发工作。今年年初,原上汽集团CFO谷峰加盟爱驰亿维,此外,爱驰亿维还挖来了一汽轿车采购部部长吴静、沃尔沃中国销售总监詹耿武。

  蔚来汽车团队中,也有来自广汽、上汽、观致、奇瑞等自主品牌的高管。

  但许飞对这些新生力量来挖传统车企墙脚,却表现得较为冷静。他说:“这些互联网汽车企业前期往往只是向市场抛出些噱头。在资金规模上,他们与国企相比,往往不占优势。汽车是资本密集型行业,没有资金单纯挖人才没有用,而且一个人在这个平台算人才,换一个未必就是。”

  凌然对车企间高管的流动性提出了一些警示。他告诉记者:“人才的频繁流动,也会使其人本身心态不稳、心理变得更加浮躁。这可能短期对跳槽的人本身有利,但对企业的整体战略、长期发展并没有好处。车企与其频繁挖人,导致对手人才流失,还不如静下心来培养和造就新的人才和领军人物,使自己的品牌越来越稳定并有所发展。”■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