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资产首引战投获热捧 前9月收购不良资产达1293.36亿元

  “国际投资者非常踊跃,有70多家著名投资者报名参与。加上一般投资者,共有近200家企业跟我们联系。”长城资产副总裁孟晓东介绍,目前长城资产与投资机构签署保密协议,并且已进入短名单筛选阶段,筛选完成后将上报监管部门核准,在新股东进入后共同设计上市方案。

  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中的中国东方资产、中国长城资产还未上市,其上市进程备受关注。

  10月12日,在银监会举行的银行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孟晓东介绍,长城资产自2016年12月11日完成股改后,第一轮引战正在进行中。

  “国际投资者非常踊跃,有70多家著名投资者报名参与。加上一般投资者,共有近200家企业跟我们联系。”孟晓东介绍,目前长城资产与投资机构签署保密协议,并且已进入短名单筛选阶段,筛选完成后将上报监管部门核准,在新股东进入后共同设计上市方案。

  国际社会普遍关注中国不良资产变化情况以及金融市场风险。在香港路演期间,长城资产也被频频问及起相关话题。

  对此,孟晓东认为,不良资产市场规模总量持续增加,但增长速度在放缓。他做出此判断的依据主要是银监会统计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仍在增长,而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经济结构调整速度加快,产品转型升级加快,导致不良资产继续增加。但是由于宏观经济总体企稳,新的增长动能已经开始显现,因此其增速会放缓。

  金融风险点尤其需要引起关注。孟晓东认为,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一些传统行业企业关停并转将带来部分违约风险。如钢铁、煤炭等上游产业以及一些产能过剩加工业;此外,小微企业仍将是信用风险高发区,这与其抗风险能力较弱有关;另外,互联网金融和类金融的融资机构风险隐患突出,且极易与金融机构出现风险交叉传染;最后,随着监管从严从紧,以及不良资产增加,个别小型金融机构的风险也在加大。

  随着资产管理公司由“金融专科医院发展成为全科医院”,不良资产的处置方式也愈加丰富,从过去简单的一买一卖向综合金融服务演进,以长城资产为例,就协同系统内各机构通过债务减让、资产重组、追加投资、恢复上市等综合金融服务手段,帮助ST东盛、信邦制药、天一科技、ST超日等300多家实体企业成功脱困,通过债权追偿、破产清算等手段,促使一些僵尸企业关、停、并、转。

  不良资产处置主体也越发多元。除四大AMC之外,几乎每个省都有两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银行系债转股专营机构也陆续成立。

  地方AMC大量成立,一定程度上与四大AMC形成市场竞争。对此孟晓东表示,当然会有竞争。不过中国金融总量巨大,在实体企业结构调整的当下,市场资源足够容纳这些AMC机构共同发展。此外,不良处置主体的增多也能促进金融风险的化解,包括一些地方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化解。如果仅靠四大AMC很难延伸到县市区域。此外,中国地区差异很大,地方AMC的优势在于更熟悉区域情况,且更能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在化解地方金融风险、处理地方问题资产中更灵活、更便利。而四大AMC有十几年的不良处置经验和技术手段,可以与地方AMC合作防范系统性风险和区域性金融风险。

  市场化债转股成为当前“去杠杆”的重要途径之一。长城资产资产经营部总经理雷鸿章介绍,长城资产已经实施了中国铁路物资集团、云南冶金集团和山东宏济堂等项目,央企、地方国企和民企均有代表,目前正在洽谈的还有20家左右,意向金额约200亿元。

  长城资产通过收购商业银行的贷款变成企业自身股权,为前景较好的企业降低负债率至警戒线以下,使企业能够进一步融资、上市。“债转股还得收购银行的正常贷款。”雷鸿章强调。企业的资质也应该较好,如果是不良贷款的话,企业基本面不好,收购将会面临两个难题,一是收购银行的债权对价难以确定,另一个是收购债权后企业的转股价格也难确定。由于此轮债转股要走市场化、法制化道路,需要经过规范的法定程序和评估对价,程序会稍显复杂,但下一步发展会较快。农行、浦发等已经有意同长城资产就此展开合作。

  在上述会议上,孟晓东也披露了长城资产的最新经营情况,截至9月末,长城资产集团表内外资产8339.6亿元,较年初增长20.28%,净利润66.98亿元。“今年以来,我们加大了金融不良资产和非金不良资产的收购力度,在内部考核、利率优惠、扩大授权等方面进行了政策调整,将分公司的主要力量集中在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主业上。”前9个月,长城资产收购各类不良资产1293.36亿元,同比增长154.32%。其中金融不良资产730.03亿元,非金融不良资产563.33亿元,处置金融不良资产225.89亿元。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