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内热外冷

  银行开展不良资产证券化业务,自去年试点重启后似乎雷声大雨点小。据上证报记者统计,目前18家试点银行中,仅8家发行22单相关产品,规模在200亿元出头,相较商业银行去年底的万亿不良资产规模,仅为冰山一角。

  背后的玄机在于,并非银行完全没动力发行产品,而是不良贷款属于高风险资产,机构投资者无法把握定价,再遇上市场本身“缺钱”,就不愿意买了。

  为吸引投资者,目前试点银行花了不少心思在产品设计上,包括大幅折价发行、结构分层等。不过,市场活跃度要真正提升,尚需一个培育和完善的过程。

  投资者看不懂不敢买

  在经济“三期叠加”、银行资产质量承压之际,作为甩掉风险包袱的新渠道,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业务受到高度期待,监管部门在今年4月将试点范围扩至18家银行。

  然而,到目前为止,仅有不到一半的试点银行发行此类产品。今年新增的12家试点银行中,也只有民生银行和兴业银行发行首单,其他银行几乎都按兵不动。

  据上证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只有8家试点银行发行了22单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规模211.44亿元,基础资产均为不良贷款。其中,2016年,6家银行发行14单,发行规模156.1亿元,累计处置银行不良资产本息510.22亿元;今年以来,6家银行发行了8单,发行规模55.34亿元。

  这背后并非是银行完全没有动力发行,而是对于这类不良贷款类高风险资产,机构投资者不太敢碰。

  一名券商资管部人士明确告诉记者,他们不会买,因为资金方不认可。“看不明白资产包,就算不是不良资产,买了也担心。”一名保险资管人士也给出同样的答案,表示不会碰这类资产,风险太高了。

  “定价就是个问题,买卖双方谈不拢价格,交易也就无法进行。”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首席研究员、副总经理周昆平告诉记者。

  在已发行的产品中,不良贷款类型涉及公司不良、个人消费不良、个人经营性不良、个人住房不良以及信用卡不良等债权。对于这类资产估值,需要投资人有相当高的专业能力,识别资产,判断价格是否合理,发生问题后,能否清收回来等。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告诉记者,这类产品的基础资产回款,主要是对不良资产的处置清收回款,分析重点是对入池不良贷款的回收金额和回收时间分布的评估,抵质押物对于保证基础资产现金流稳定的作用较大。

  银行力推多样化产品

  证券化作为不良资产回收方式,尽管发行过程繁复耗时,但银行还是比较重视。为了吸引投资者,试点银行花了不少心思来包装产品,比如折价发行、采用“优先-劣后”结构化设计等。

  在已发行的22单产品中,结构上采用分层设计,分为优先和次级两档。优先档产品,评级都为3A级,而次级档产品无评级。值得注意的是,次级产品基本都是诸如AMC(资产管理公司)认购。

  上述券商人士解释,AMC长期经营不良资产业务,有定价和处置清收的专业能力,愿意充当劣后和夹层资金,认购次级档产品。一般机构没这能力,时间成本也耗不起。

  在产品发行价上,试点银行全部采取折价发行,根据不同基础资产来估算折价率,一般在1.3折至5.5折之间。以兴业银行7月发行首单产品来看,资产池未偿本金余额为12.2亿元,合同发行额为1.59亿元,相当于1.3折。另外,这单产品基础资产算是较好的信用卡不良债权,最终获得超额认购。

  更狠的一招是,在筛选入池资产时,银行在不良资产包中配置了一些较好的资产。上述券商人士就说,在她接触到的相关业务中,大行拿到额度后,担心不好卖,不会全部以不良资产来打包发行。

  不过,要真正提升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市场活跃度,尚需一个市场培育和完善的过程,各参与主体在平衡利益基础上,凭借专业能力参与其中。在上述券商人士看来,最关键还是要有识别、定价和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

  具体而言,定价能力就是如何根据资产分布的行业、地域等加权系数测算出价格,确定资产是3折还是5折卖,尤其是次级档产品,需要很高的专业能力,而如何快速清收、保证回款的处置能力亦是如此。

  在徐承远看来,要通过完善不良资产处置相关司法制度和法规,来提高银行业金融机构处置不良资产的效率,缩短司法处置流程。此外,还要继续强化信息披露,减小信息不对称,加强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存续期信息披露和管理,降低产品因账户设置、资金归集带来的风险。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