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怎样才能进入长期牛市?

  从当前经济和股市

  来看,只要从IPO入手对大小非减持进行全面规范、全力推进股市基本制度建设、立即叫停近乎疯狂的IPO大跃进这三方面着手,股市就能由熊转牛,进入一个漫长的向上爬坡期。

  中国经济的内在矛盾正处于爆发期,这些矛盾的累积和显现使得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政府一直在运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调节经济,但却忽视了一个最重要也是最基础的宏观政策:积极的股市政策。如果说,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可以松紧搭配,那么股市政策必须永远积极。

  股票市场是现代市场经济中资源配置的最主要场所,是促进产业升级换代和提高国民经济核心竞争力的最基本动力。没有积极的股市政策,经济就只能是传统市场经济而不是现代市场经济,资金流动的主渠道和资源配置的主机制,就仍然是银行而不是股市,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就会不同程度地失效和失灵,社会经济也会因此而失去本应具有的活力和潜力。

  积极的股市政策既不是人造牛市的政策,也不是IPO疯狂大跃进的政策。积极股市政策的核心与取向,是按照股票市场与现代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着力于股市的制度建设,从根本上理顺股市的内外关系,为股市的有序运行排毒养颜,为投资者创造一个健康而又透明的生态环境。

  从当前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的现状来看,只要在三个方面同时发力,股市就可以由熊转牛,进入一个漫长的向上爬坡期。

  1、从IPO入手,对大小非减持进行全面规范。凡是在最近三年有过股权变动的,公司一律不得上市,以堵住利用内幕信息突击入股这个巨大的制度漏洞,改变一级市场成为寻租场的这种极不正常状态,恢复市场的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大小非减持必须与上市公司主业的业绩挂钩:公司上市后连续三年主业增长10%以上并有现金分红的,小非可以减持;公司上市后连续五年主业增长10%以上并有现金分红的,大非可以减持,每年减持的数量不得超过其持股量的10%;上市后就业绩变脸的,大小非一律不得减持,只有当业绩达标后才能减持。唯有如此,上市公司才能把主要精力放在生产经营上而不是减持套现上,大小非才能与上市公司共存亡。

  2、全力推进股市的基本制度建设。当务之急是建立上市公司的退市制度、财务造假的惩戒制度和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制度。退市制度不能单兵推进,必须与投资者权益保护息息相关的集体诉讼制度、损害赔偿制度和举证倒置制度配套进行。没有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制度,退市惩罚的就不是上市公司和大小非,而是千千万万的二级市场投资者,特别是处于信息完全不对称地位的中小投资者。造假上市或上市后财务造假的,一律退市处理,大小非减持套现的资金要全部追回,同时按照《刑法》的规定,处以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没收的违法所得和罚款要全部赔偿给投资者,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主要责任人判处五至十年徒刑,罚他个倾家荡产并把牢底坐穿。在严刑竣法面前,公司上市都会三思而行,以形成大部分公司不想上、不敢上、不能上的内在机制。在这些基本制度建立起来后,取消公司上市的审批制度,全面推行注册制改革,以通过股市这个现代市场经济中资源配置的最主要场所,充分释放整个经济的内在活力与强大动力。

  3、立即叫停近乎疯狂的IPO大跃进。必须看到,既有的股票发行与上市制度已经千疮百孔,一级市场更是黑幕重重。在这样的制度环境和寻租环境下,IPO数量越多,对市场机制的扭曲和对投资者权益的损害就更严重。一个基本制度健全的股票市场比一百万亿的融资更重要也更有益,监管机构亟需做的,不是没完没了的IPO,而是尽快组织力量,对现有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进行一次全面和系统的审查和梳理,以尽可能净化股市运行的基本环境,还市场一方净土,给股民一片蓝天。

  中国股市建立以来的27年,正是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时期。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股市像中国股市这样,在经济的高速发展阶段牛短熊长,投资者不能通过股市分享国家的改革与发展成果。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股市一直处于边缘化的地位,积极的股市政策一直也没有进入决策者的视野。二是股市一直由外行管理,IPO几乎成了监管机构的主导机制和价值取向。三是股市的基本制度建设一直被搁置一旁,市场没有最基本的制度约束,投资者失去了最重要的制度保障。乱象丛生的中国股市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已经极不匹配,股市已经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危险境况!决策者必须痛下决心,对股市进行刮骨疗毒的重大制度改造,以尽快矫正股市的制度缺陷和发展方向!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