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最价值,再议大军工

  5月27日,我们在《证券市场红周刊》发表了关于探讨军工股投资价值的文章,本期将继续深度挖掘。

  争议军工股

  目前市场阶段,大家普遍看好那些行业相对传统、业绩相对优良、市值相对超大的公司。比如银行、保险、酒类、地产、家电、建材、港口等,惟一相对好一点的行业就是医药(也是传统中医药为主)。对于军工股,市场历来分歧较大。而最大的分歧就是所谓价值之争。在绝大多数人眼中,价值就是业绩,就是市盈率、市净率。看起来这个结论很好笑,但这的确是中国绝大多数专家、机构的价值观。以这样的标准,军工板块自然不属于价值股的范畴。

  我们在国内首次推出“最价值”这个词汇,以此为线索探讨:如何走出误区,如何拥抱价值。

  探寻“最价值”

  证券投资,会经常想到价值两个字:最有价值、最具价值是经常用的词汇,但力度不够;最大价值、最高价值力度够了,但有点啰嗦,“最价值”这个全新词汇似乎更为恰当!

  “最价值”就是最具价值、最大价值、最高价值的集成。三个词汇虽然有叠加部分,但还是从不同角度在体现价值,而三者都具备的价值那注定就是“最价值”。

  证券市场的价值观,应该是最具前瞻性、最具引导性的价值观。应该引导市场资金流向那些“最价值”企业,支持“最价值”企业进步与创新。那么,证券市场“最价值”企业应该是什么样的企业?

  我们先看看生活中最朴素的价值观。无论成年人、还是教育孩子交朋友,大家都知道:不是看财富,应先看道德品质,再看这个人是否有进取心。在我心目中“最价值”的人是那些为了民族大义,为了国家振兴,为了社会进步,为了人类美好,不断付出心血,甚至付出生命,而不懈努力的人。这些人,有的会随之赚到收益,有的并没有任何金钱收益。比如袁隆平院士,为了人类粮食安全奋斗一生,的确获得很多财富。

  但还有众多科学家(比如很多“两弹一星”科学家)依旧没有更多个人财富。按照当前股市价值观,他们没有账面收益,并非“绩优股”、“价值股”。而很多巧取豪夺、挖煤卖地、倒腾资产的土豪(无意贬低,仅是对比价值高低)的确很有钱,“财务报表”很靓丽,个人的“市盈率”、“市净率”很低。但我们更应该尊重、看好哪一类人呢?有限的资金更应该投给谁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行业无高低贵贱,人格也无高低贵贱,但推动社会进步、人类发展的贡献与分量显然是大不一样的。

  若干年前,我们提倡中华“股宝”,推崇茅台、白药,因为那时中国的创新能力不行,还处于解决很多基本问题的时代。而今日中国,如果还靠老祖宗这点东西撑世界、打天下,岂不成为笑谈。资本市场是最应该反映出一个民族价值观的公开场所。看看美国市场就知道美国为什么会科技创新不断,引领世界潮流。我们正在以倍增的速度追赶,如果这个时候,证券市场这个最可以为国家加油出力、引领观念的场所良莠不分,毫无科学价值观,打着所谓价值投资的旗号,做伪价值投资,可谓悲哀。我们强烈呼吁彻底改变这一现状。诚然,投资是每个投资者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与选择权。但管理层的引导、机构投资者的举动,皆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希望看到“最价值”企业在中国得到最大尊重与最热烈的追捧。

  我们这样定义“最价值”企业:站在国家与民族高度、站在推动科技进步高度,站在推动人类美好的高度而不懈努力奋斗的企业,无论企业大小、目前业绩好坏,只要大股东、管理层、全体员工都在全心全意为着上述目标而不懈努力,其中做出巨大成绩(但不一定目前有业绩)者已经成为国家与民族的栋梁,已经成为科技进步与国家振兴的重要力量,这样的企业就一定是“最价值”企业,投资他们就是真正的价值投资。

  你可能会说,有些企业目前业绩一般啊,何来回报?投资要回报没有错,但要看你的回报着眼点是什么?如果仅仅是一点财务回报,那是低层次投资。既有财务回报,又有国家与民族、科技与人类的创新回报,那才是真正的大回报。而即便短期没有财务回报,仅仅有创新的回报,那也好过单纯财务回报。科技创新会推动人类社会进步,那将是多大的福祉与积德行善,那将是何等大的未来报。我们不会要求每一位投资者有这样的境界,但整个市场至少要有这样一种风气,提倡这样一种精神,这才应该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灵魂所在,精神价值所在。

  当前,“三瓶酒”买下所有军工上市企业,“一个鸭脖”换得一个国家级网络安全公司,“一粒瓜子”可以换来两个中科院直属高科技军工企业,十几家银行上市公司利润总额占据整个市场所有上市公司利润一半以上……展望未来,我们期待着改变,我们期待中国价值投资真正春天的到来。

  “最价值”之:大军工

  我们眼中的“最价值”领域主要集中在大军工(战机、战舰、导弹、电子雷达、网络安全、水下安防、航空发动机系列、高端无人机系列以及上述领域配套)与大健康领域(包括重大疾病防治、慢病管理、健康大数据、养生保健、环境保护与新能源汽车也属于广义的大健康环境范畴)。大健康领域更加适合追求长期稳健投资收益的投资者。而本期我们重点谈谈大军工的“最价值”。军工“最价值”类企业都有哪些具体价值点,如何寻找军工“最价值”企业?

  大军工领域“最价值”公司主要有两类:

  第一类是资产低估型

  1、重置价值低估。很多军工股的重置价值要远远高于它的当前市值。

  2、资产垄断性溢价低估。很多重磅军工企业都是行业垄断者,甚至是惟一制造商。这种垄断性价值必须有很高溢价。但目前往往是很低溢价,甚至没有溢价。

  比如,沈飞是国内仅有的两家重型歼击机生产商之一,有望成为目前国内唯一重型歼击机上市平台。成飞是否继续注入尚未定论。“但目前为止国内唯一重型歼击机上市平台”这句话的定义就足以显示其价值。沈飞注入仅仅估值70多亿,那么假设重置一个沈飞要多少亿呢?将近70年的国家人力物力大量持续投入,仅仅人才队伍、科研体系的价值就难以估量。目前对价公司仅仅百亿市值(注入后预计400多亿),重置价值、稀缺性价值与目前市值的对比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再比如中航科工,旗下控股四家核心A股军工上市公司,目前市值大大低于已经持有上市公司市值总和,价值更是显而易见。

  第二类是业绩低估型

  军工企业整体估值按照传统思路偏高,但即便用最传统价值评估手段衡量,对于高成长预期的中国军工企业,30倍左右动态市盈率是合理甚至是低估的。某光电军工企业,静态市盈率32倍,去年业绩增长接近30%,今年预计保守20%增长,动态市盈率仅27倍。除了央企军工,部分民营军工企业也是业绩优良,比如某导弹配套部件龙头公司,去年业绩增长95%,今年一季度业绩继续大增63%,按照业绩预期,A股三十几倍市盈率,B股更是二十倍动态市盈率,PEG低于0.5。而大股东以及一致行动人最近在巨资增持也印证了其价值所在。

  综上,从直观角度,“最价值”军工企业的价值低估,主要反映在资产价值低估以及业绩价值低估。我们这里还仅仅讨论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价值,还有更加强大、更为确定的价值还没有纳入其中,比如成长性价值。军工企业军工资产证券化带来的资产注入预期是确定的,企业市值成长空间巨大。还有就是担负国家高科技创新的最大价值,担负国家安全的最高价值,担负拥有世界话语权,走向世界的至尊价值。这些价值的叠加注定了军工企业的“最价值”。当然,并非所有军工概念公司都具备“最价值”。真正的“最价值”必然要经过认真研究去发掘。不但有资产价值、业绩价值、注入价值、成长价值,还必须有国之大任的垄断与担当价值。惟一性、高科技性、中小市值、急需性、确定性重磅军工资产注入预期、业绩优良、超级底部反复徘徊,几大条件具备的公司注定是“最价值”的最佳候选。

  以上公司仅为举例说明理念,实战交易需注意风险,我们会不断地研究与探索更新的“最价值”军工企业。

  结束语:

  本期我们看似重点阐述军工股的价值,实则我们在倡导中国证券市场的一种科学、创新的价值观。我们在国内独家首提“最价值”这个词汇,以彰显我们的观点。

  为了一点眼前利益,抱团取暖伪价值股,永远不会为中华之崛起起到任何推动作用,永远是一个在世界舞台上、在人类历史上留不下任何痕迹的浮尘。

  我们已经到了必须用科技去创新世界,用服务去温暖世界,用消费来引导世界的重大历史时期,那些站在人类进步高点、科技创新高点、民族大义高点的企业就是“最价值”企业,投资他们才是真正的价值投资。■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