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战MSCI: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编者按:“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句唐诗可以非常恰当地描述当前A股再次冲关MSCI的各种状态。这不只是说多次努力未果后目前看入选概率加大,还意味着即使未能入选,在持续的博弈中亦可看到天大地大,MSCI并非非过不可的独木桥,且对A股而言在不断的努力改进过程中已获益良多。

  6月12日,MSCI发布消息称,确定于北京时间6月21日凌晨4:30分左右在其网站公布本年度市场分类结果声明,市场又再度聚焦闯关3次,失败3次的中国A股是否能被纳入其新兴市场指数。

  然而,无论是从媒体重视程度还是研究机构报告数量来看,今年对于A股是否能达到MSCI标准并成功入选的关注度较之往年在大幅下滑。直到MSCI发布上述声明,人们才猛然发现,之前归因为监管导向、估值修复等因素的漂亮50股票持续而令人惊艳的涨势背后,其实闪现着MSCI在今年3月分布的新方案中入选个股名单的影子。

  是的,这一次,也就是中国A股四战MSCI,情况有些不一样了。从当前市场一致预期来看,其入选概率均值超过了70%。

  回顾:三闯MSCI 屡败屡战

  A股与MSCI之间的情缘,可以追溯到2013年。鉴于世界资金对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红利的需求攀升,MSCI将目光投向A股,开始考虑将其纳入新兴市场指数,当年6月12日,宣布就A股纳入指数启动投资者咨询。

  三次闯关MSCI,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本着推进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及长足发展的初衷,监管层改革始终在进行,比如QFII制度改革,停复牌监管新规。

  2016年,A股市场继续改革,解决了实际权益拥有权问题。推出上市公司停复牌强监管的新规,推出旨在解决额度分配和资本流动限制量大问题的QFII制度改革。6月14日,MSCI宣布将延迟中国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但继续保留在2017年的审核名单上。此次,MSCI给出的问题也有三个,包括QFII资本赎回限制,比如QFII每月资本赎回额度不能超过上一年度净资产值的20%将造成潜在流动性障碍;新停牌政策能否有效执行;金融产品预先审批制度等。

  当下:四战水穷处云起时

  2017年,进入到A股参选MSCI的第四个年头,市场关注度已大不如前。但是3月份,MSCI提出的新方案,让A股入摩进程出现曙光。

  首先,在新方案提出的框架下,2016年提出的3个问题得到大部分解决。在额度的分配方面,此次新方案避开了QFII与RQFII通道,而是采用港股通这一互联互通框架,虽然港股通也有额度限制,但在初期纳入标的整体体量本身较小的情况下,这并不形成障碍;在新停牌政策执行情况上,相较于2015年超过10%的停牌比率,当前停牌公司家数占A股市场整体比例已经下降到7%左右;但是金融产品预先审批制度方面尚未有明确进展。

  其次,新方案将潜在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A股数量从之前的448只下调到169只。其调整路径如下:纳入标的必须是A股大盘股(剔除178只中盘股)——纳入标的不得是AH 两地上市公司中H股已经是MSCI中国指数成分的A股标的(剔除61只AH两地上市公司的A股)——纳入标的在过去12个月不得停牌超过50天(剔除32只股票)——纳入标的必须被互联互通机制覆盖(剔除8只股票)。整体上,纳入个股比例大概为A股的5%,基于这一假设,A股在MSCI中国/新兴市场/亚洲(除日本)/全球指数中的权重分别为1.6%/0.5%/0.5%/0.1%。

  另外,当前A股整体估值在经历了全球市场包括港股的大涨后,估值已经趋于合理,对国际投资者已经具备一定吸引力。

  所以,当前机构的一致预期中,此次A股入选MSCI的平均预期概率超过了70%。当然,进军MSCI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解析:多方博弈棋至中盘

  事实上,纵观整个A股冲关MSCI的漫长历程,其间其实蕴含着国际资本市场各方的角力与博弈。

  对中国而言,MSCI美国明晟公司,目前是全球领先的指数服务提供商。A股如果加入MSCI指数,将是资本市场国际化进程的一大进步,在我国不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一带一路”战略的今天,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

  若聚焦A股,首先带来的是资金的流入。若按照MSCI最新方案纳入169只个股来进行粗略测算,则将带来增量资金大约1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96亿元。其中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带来的增量资金大约为75亿美元;纳入MSCI中国指数带来的增量资金大约2.38亿美元;纳入MSCI亚洲(除日本)指数带来大约28亿美元;纳入MSCI全球指数带来约28亿美元。不过,相较于A股市场目前每天4000亿~6000亿元的整体成交量而言,上述资金改善流动性的意义并不大。其次,是在加入过后,国际投资者的进入,可以丰富并完善A股市场投资者结构,促进制度的修订完善及市场生态的健康发展。当然,投资风格也会受到影响,会更加关注公司价值和风险的控制。比如投资者对集中了金融、消费的漂亮50类股票的偏好上。

  对明晟公司而言,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经济格局中越来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将A股纳入其指数体系是内生需求。另外,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也让MSCI不得不审慎考虑其遴选过程。2015年5月,FTSE Russell率先宣布为A股推出过渡性A股指数产品。

  所以,我们看到整个博弈过程中,一方面,中国央行、证监会等金融监管机构不断完善改进A股市场制度,但另一方面,关于MSCI的言论中态度有所变化。中国不会为了加入而同意MSCI提出的超越中国市场发展阶段的要求;MSCI没有中国A股的股票是不完整的;我们愿意和MSCI共同讨论。如今棋至中盘,结局重要也不重要。因为无论如何,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的进程不会因此而改变,价值投资和风险控制的理念也会随着市场的渐进发展而逐渐深入人心。■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