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十年连亏 新疆中葡“偏科”

4

44

  上市葡萄酒企纷纷交出2016年成绩单,新疆中信国安葡萄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中葡”)除营收净利双降外,更因超十年主业连亏遭受诟病。该公司于5月18日发布《关于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2016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公告,披露该公司连续十年以上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常年依靠非经常性损益实现盈利;2016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过高,以及主要销售片区数据缺乏细化等问题。据公告各项数据资料显示,新疆中葡目前主营业务发展疲势尽显。业内对此质疑,新疆中葡靠卖理财产品等非经营性业务能走多久。

  问题显露

  5月18日,新疆中葡发布《关于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2016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公告,对该公司连续超十年主业扣非后净利润为负等问题进行回应。新疆中葡指出,由于葡萄酒产业本身属于长线产业,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该公司为建设酿酒葡萄基地和为配套基地进行规模化生产,进行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资金投入,历经多年将新疆天山北麓建造成为国内知名的酿酒葡萄产区,但也因此造成该公司较重的资金负担,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同时,新疆中葡还称,自2006年开始,该公司受国家加大宏观调控力度、金融紧缩政策影响,先后退出国际贸易、房地产和其他农业综合开发等产业,以聚焦葡萄酒行业;特别是经过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和近年来国内经济增速下滑及政策调整,国内葡萄酒行业整体盈利能力持续下行,至今国内葡萄酒行业整体尚未走出低谷;此外,随着近年来进口葡萄酒产品不断渗透国内市场,导致葡萄酒行业整体竞争日益激化。

  针对2016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过高问题,新疆中葡指出,2016年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的总和为2.85亿元,占本年营业收入2.65亿元的107.5%,较同行业偏高的原因是由于葡萄酒行业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且公司在行业内的市场占有率及品牌影响力偏低。同时随着进口酒冲击国内原酒和成品酒市场,国内品牌及地方性酒庄品牌的涌现进一步加剧区域竞争程度。为适应葡萄酒消费结构向大众化转变,产品比重由原酒、高端团购为主向中低端调整。此外,由于针对商超等渠道持续开展品牌推广及市场布局活动,致使新疆中葡相关费用较高。

  据新疆中葡2016年业绩公告显示,该公司疆外地区销售收入1.56亿元,占比高达62.61%。而根据《上市公司行业信息披露指引第十四号——酒制造》显示,原则上,销售收入占公司当年营业收入比重超过30%的销售区域应划分不同片区。对此新疆中葡公布新疆地区、华东地区以及其他地区的经营信息显示,该三个片区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37.39%、45.16%、17.45%。

  上述可见,该公告内容对上交所问函进行回应的同时,披露出新疆中葡主营业务发展不理想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就此致电采访新疆中葡品牌运营部,相关负责人因工作繁忙拒绝接受采访。

  主业不给力

  据了解,新疆中葡作为为数不多的A股上市葡萄酒企,为中国中信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是中信公司在国内最大的实业子公司之一,曾在2010年中国酒类品牌价值评议中,以品牌价值7.93亿元,居于葡萄酒行业第六位。2009年5月4日,该公司名称由“新天国际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新疆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新疆中葡虽然背景光鲜,但近几年的业绩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北京商报记者翻阅新疆中葡历年业绩财报发现,2016年新疆中葡实现营收2.65亿元,同比下滑12.7%;净利润收入0.13亿元,同比下滑17.9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33亿元。同时分行业来看,新疆中葡主营业务中,酒类业务营收实现2.52亿元,同比下降14.44%;其他业务营收实现0.06亿元,同比暴涨68.57%。目前,酒类主业占新疆中葡总体超90%,但该业务整体走势显疲态。

  同时,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新疆中葡主营业务走低,但其他流动资产较年初暴增134.62%,增长主因是去年购买的理财产品金额较同年初有所增加。值得一提的是,新疆中葡对上交所问询的回应公告中,为说明主营业绩问题,分别针对购买大额理财产品的具体资金、出售营销公司等经营性资产、控股股东关于瑞彧基金出资1.63亿元三个方面进行披露。

  此外,新疆中葡2013-2015年三年中,全年净利润分别实现0.16亿元、0.1亿元、0.16亿元;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则分别亏损0.95亿元、1.09亿元、2.44亿元。综上可见,新疆中葡2016年净利收入未出现亏损,主要受该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强力带动。而新疆中葡主营业务呈现出逐年走低的态势,非经常性损益已经成为该公司的重要支撑。

  存不确定性

  在调查新疆中葡市场时,负责北京地区的营销部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北京地区并没有设立专卖店,新疆中葡葡萄酒产品主要走商超渠道,价格聚焦在中低端,热销市场主要在南方地区。同时对经销商加盟,明确要求首批进货打款10万元,根据不同地区制定不同的年度任务考核。

  值得注意的是,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葡萄酒产量为11.37亿升,较上一年减少1%,虽然国产葡萄酒产量连续四年下滑,但相比2013年两位数幅度的下滑,近几年国产葡萄酒产量正在趋于稳定。

  国产葡萄酒企张裕、威龙在2016年实现明显的营收增长,分别为47.18亿元、7.8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6%、5.98%。而威龙净利率更是大幅增加40.62%,营收净利双指标稳中有升。虽然长城葡萄酒整体销量下滑9%,但销售结构提升推动人民币口径销售收入增长6%。

  业内人士指出,近几年受进口葡萄酒冲击,国产葡萄酒市场空间遭挤压,本土品牌之间的竞争进入拼杀红海。在这一市场环境下,新疆中葡既没有实现产品创新,也没有行之有效的市场运作,与一线国产葡萄酒企之间的差距持续拉大。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对此表示,从行业角度而言,新疆中葡现状与目前国产葡萄酒整个行业发展有关。近五年以来,国产葡萄酒企业普遍不景气,现有产品以及品牌还无法对接消费者需求。

  从企业角度分析,新疆中葡靠非经营性损益在资本市场存活,也是其特有的生存之道,但主营业务的窘态还是应该引起重视。未来,新疆中葡是否会为改善葡萄酒板块实行新动作或新布局才是该公司良性发展的关键。总体来看,目前新疆中葡的产品、品牌、市场网络、团队及客户等方面短期内无法实现重新打造,所以从企业生存角度而言更偏向于资本运营。可如果新疆中葡主营业务始终保持业绩走低的状况,销售市场或将持续萎缩;同时一味依靠资本投机,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