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挂牌:成本与仪式间的纠结
来源: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03日 14:33 作者:蒋欣;文森

  响过数千次的新三板企业挂牌专场钟声暂时沉寂了。

  在和同学一起创立的企业拿到股转系统同意挂牌的函件后,凯文一宿没睡着觉,他幻想着即将到来的属于自己的敲钟仪式,盘算着邀请哪些人来一起见证。然而,两周后,凯文被告知,股转公司暂时不提供专场挂牌仪式了,但会为已挂牌企业安排集体敲钟仪式,想到自己对很多人的邀请计划可能泡汤,凯文有些沮丧。

  在过去的2015年,有3557家企业在新三板正式挂牌,凯文所在的企业只是其中普通一家。由于新三板被定义为全国性的证券交易场所,在这里挂牌的企业也被看作公众公司,在理清公司账目补齐税款后,每一家新挂牌的企业都希望在资本市场大门内能有新的发展,而敲响金阳大厦一楼的财富钟则是资本故事的开始。

  同样作为交易所,新三板也会向挂牌企业提供挂牌、敲钟仪式,但由于日均挂牌企业的数量与沪深交易相比过于庞大,新三板的敲钟仪式显得简便而快捷,很多时候更是安排几家甚至几十家企业一起敲钟,但面对凯文这类的需求,新三板也会安排专场敲钟仪式。据熟悉挂牌流程的券商人士介绍,股转系统会为有需求的企业提供价位不等的挂牌仪式,价位不同服务内容也有所差别,最高不会超过8万元。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虽然与租金动辄几万块的酒店大厅相比,股转系统的收费并不算多,但也正是这成百上千次的专场敲钟仪式,也为股转系统带来了几千万元的收入。

  在2016年的1号公告中,审计署曾表示股转系统收费增加中小企业负担:2014年7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设立面向挂牌企业的“挂牌仪式服务费”,截至2015年10月末,共收取挂牌仪式服务费4119.9万元。审计署公告发出后,社交媒体曾有人转载,无独有偶,市场也在近期传出了股转系统不再举行专场挂牌仪式的消息。

  就这样,在幸运地拿到新三板的入场券后,凯文的公司错过了期待已久的专场敲钟仪式。

  专场套餐ABC

  张畅是一家新三板挂牌企业的董秘,她所在的公司和凯文的公司签约了同一家督导券商。由于公司在去年11月刚刚完成挂牌,因此对股转系统的挂牌仪式服务很熟悉。

  张畅所在的公司于2014年初就已经启动了挂牌事宜,“从制定挂牌计划,到与券商洽谈、签约,再完成股改,前后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公司在去年5月提交了挂牌材料,两轮意见反馈之后,8月末才拿到挂牌许可函,”张畅表示,在收到股转系统同意挂牌函件两周后,曾接到股转系统相关人员通知,可以为企业安排挂牌仪式。“公司隶属于科技园区,发展过程中享受到了不少税收优惠甚至是财政补贴,挂牌事宜也得到了园区领导的大力支持,因此,挂牌仪式少不了地方领导的参与,这样,公司就需要单独举办一场挂牌仪式。”

  据张畅回忆,对于公司单独挂牌的要求,股转系统给出了三种服务套餐供选择。套餐分为三种,价位分别为四万元、六万元以及八万元,三种套餐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可以参会的嘉宾人数不等。价位为四万元的A套餐允许60位嘉宾参会,并配备礼仪4名、安保人员以及一个贵宾室;价位为六万元的B套餐的参会人数则为80人,礼仪6名,除了A套餐的内容外,还可享受到摄影签名墙、现场鲜花、股转系统路演平台路演、官方微博图片直播等服务内容;而八万元的C套餐则提供了更多的服务,参会嘉宾人数增至100人,礼仪8名,且在前两种套餐的基础上挂牌企业还可以享受股转系统培训课程、官方微博视频直播、挂牌仪式视频剪辑以及定制纪念册等增值服务。

  无论哪种套餐,敲钟贵宾人数都是1-8人,但如果是集体挂牌,每家企业仅限1人敲钟。

  “当时督导券商建议说6万元套餐基本就够了,且对人数要求也没有基础套餐那般严格,因此公司选择了相对经济的B套餐。整个过程很简单,提交完申请表以及需要在现场播放的材料,就坐等去敲钟了。”采访中,张畅还给经济观察报记者发送了股转系统附赠的开市宝锤、定制徽章等纪念品的图片。

  在负责张畅公司挂牌项目的洪勇看来,市场中像凯文和张畅所在的公司并没有很多。“我手中经办的项目大多数都是选择集体挂牌。很多企业还是会觉得不值,有些企业由于当地政府人员比较多,可能会选择单独举办挂牌仪式,这个比例大约在三分之一左右,”洪勇称,“三板的挂牌企业还是以小微企业为主,虽然钱不多,但一场挂牌仪式下来,开销还是不小的。因为举办专场挂牌仪式企业的成本不仅仅是挂牌时所缴的那几万,很多外地区企业还要负责参与人员的差旅费、住宿费、庆功宴等”。

  洪勇认为,集体挂牌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对于每天都有几十家企业挂牌的新三板来说,八九十分钟的专场挂牌仪式显得有些浪费时间;于企业角度讲,股转系统对集体挂牌是不收取费用的,有利于节约相关费用开支。此外,除了参会人数被限制在6人内以外,集体挂牌也能享受到企业宣传、专业主持人等服务。

  但也有从事市值管理服务的公关人士认为,与目前酒店高昂的场地费相比,股转系统的套餐收费并不算高,“基本上一个IPO项目酒会就需要花费20万到30万元,股转系统的算是成本价了”。

  而面对日益增多的敲钟需求,股转系统似乎有些应接不暇。“如果当天挂牌仪式排得很满的话,仪式就会进行得很快,嘉宾到了也不能入场,需要在外面等。”张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凯文的等待

  在表达了转场挂牌仪式需求后,凯文被告知目前暂无法安排专场仪式,如果有需求,可以于三月后咨询。

  “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有一个愿望,如果自己有一家公司,就一定要争取去纳斯达克敲钟,让公司和自己的照片出现在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大屏幕上。如今自己的企业在中国的新三板挂牌了,不来一场敲钟仪式的话总觉得多少有些遗憾”,凯文表示,自己更看重敲钟挂牌的意义。

  可如今令他纠结的是,市场传出了两种声音。

  凯文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有接近股转系统的朋友称,“目前有关方面已经不让股转系统收取挂牌费用了,而究其原因,或许与审计署的1号公告有关。”

  在审计署发布的2016年1号公告中,经济观察报记者的确发现了相关内容。在公告中,审计署公布了《2015年11月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政策措施贯彻落实跟踪审计结果》,四家单位因简政放权方面存在问题被点名,其中就提到了新三板: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收费增加中小企业负担。2014年7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设立面向挂牌企业的“挂牌仪式服务费”,对挂牌企业设定不同的收费档次,包括“基础套餐4万元、经济套餐6万元、精品套餐8万元”。截至2015年10月末,共收取挂牌仪式服务费4119.9万元。期间因提供挂牌仪式服务而实际发生的直接支出为376万元。

  另一种声音则令凯文颇感乐观。在洪勇看来,股转系统暂停专场挂牌仪式可能与积压的未敲钟企业过多有关。“好多在年前挂牌的企业都还没有敲钟,不能隔年才给人家办仪式呀,大家都很急。从播放宣传片,到主持人开场、领导致辞,再到敲钟仪式完成,少说也得需要一个多小时;而集体挂牌可以一下子同时进行十几家甚至几十家,对‘去库存’很有效果。”

  对于凯文遇到的问题,经济观察报记者曾向股转系统进行问询,相关人士回复称由于排队敲钟企业数量过多,以后不再提供专场挂牌仪式以及相关服务。

  而一直作为股转系统主要信息发布窗口的官方微信也停止了对单一企业的信息的发布,其所披露的挂牌信息也是证券公司或地方的专场挂牌仪式。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最近一家进行专场敲钟的是时代电影,值得注意的是,时代电影在去年10月末就已经拿到了股转系统同意挂牌的函件。

  其实,对于熟悉新三板的人来说,排队敲钟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自去年年初,就有排队时间超过3个月的案例,而目前来看,企业仍然需要等待一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举办专场仪式的宣传材料,凯文的公司早已经准备好,凯文还辗转要到了缴费申请表,他仍然想尝试一下,尽管股转系统相关人员仅表示3月后可以咨询,也不知会等来怎样一种结果。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凯文、张畅、洪勇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