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捡漏者”:持股一月赚3.35倍
来源:证券时报 发布时间:2015年02月04日 05:36 作者:刘巧玲

  在华恒生物的乌龙交易案中,杨超望绝对是个幸运的“捡漏者”。因为华恒生物股东操作失误,他在2014年12月12日以1元/股的超低价买到了华恒生物股票,并在2015年1月13日以4.35元/股被对方回购。他的23万元本金也在一个月后变成了逾100万元。

  协议转让遵循“尊重当事人的价格决定权和协商权”的原则,在股票转让给特定交易对象时,0.1元/股、1元/股的成交价格在新三板市场并不罕见。由于交易软件版本不一,相关的培训未完全到位,股转系统的工作人员已遇到好几个关于股东乌龙操作咨询解决办法的案例。

  相比于不成熟的新三板市场,新三板的自然人投资者似乎更不成熟。如有位买入华恒生物的投资者就是看到挂牌价便宜才买入,其对公司本身没有任何了解,而其此前还曾以0.8元/股买过另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股票。

  值得玩味的是,这种看似不理性的投资行为,偏偏让一些投资者赚到了钱,甚至成为了一些敏锐投资者的“生财之道”。杨超望可能就是其中一员。华恒生物董秘透露,杨超望此前还低价“捡漏”过上海一家及北京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股票,最后那家上海公司的股东也是采取了“回购”方式了结此次乌龙交易。

  相比于华恒生物的乌龙交易案,杨超望的另两次捡漏没有公开资料可查。他本人在接到证券时报记者电话时,也以“无可奉告”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不过,证券时报记者发现,在新三板市场,杨超望可能不是第一次这样捡漏。

  资料显示,杨超望曾是芭田股份(002170)发行股份收购新三板公司的交易对方,由此可见他是新三板的资深投资者。

  芭田股份去年10月公布收购方案,向新三板公司阿姆斯全体股东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了阿姆斯100%股权。阿姆斯当时的股东包括41名自然人及4家机构,杨超望即是股东之一,持有阿姆斯19.8万股,占比1.13%。芭田股份也因此向杨超望发行了29万股公司股份,限售期一年,发行价格5.14元/股。

  阿姆斯于2013年4月10日在新三板挂牌,历史数据显示,挂牌期间,阿姆斯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了若干次股权转让,成交最低价1元/股,最高价10元/股,其余时间在4.5元~6.5元之间波动。而截至2015年2月2日,芭田股份收盘价为10.85元。不管怎么算,杨超望此次投资都有望取得丰厚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