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A股的"赌徒"基因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28日 14:52 作者:

  A股不成熟的根源

  中美资本市场为何不同,过去的十几年以来每年都有这方面的研究。随着中国资本账户未来的放开,股市投资变得越来越全球化。过去一两年,关于中美资本市场为何不同的研究也越来越多。从整个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经历来看,这是一个从贫穷走向小康的励志故事。可以说在1990年改革开放前,中国没有任何的富人。但是在过去短短30年的发展中,中国亿万富翁的数量已经成为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然而由于中国人的天性还带有贫穷的基因,也造就了我们这个民族更喜欢“投机”。大家都希望能够一夜暴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无论在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你都会发现赌场中有着大量的中国赌客。全世界可能只有中国人会去研究六合彩的规律,把这种娱乐性的赌博当做一门学问来看。究其原因,中国人都想赚快钱。而这种基因体现在股市中的表现就是大家都想赚取高收益。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小盘股的估值能够出现溢价的原因。因为一个市值30亿的股票能给你10倍的想象空间,而一个市值1000亿的股票即使基本面再好,大部分人也不愿意去买了,因为想象空间不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那些看不清的题材股能够被爆炒,而真正业绩稳定增长的优质价值股却常常无人问津。核心关键来自于“空间”。无论是想象空间还是逻辑空间,由于A股的投资者具有很强的“赌徒”心理,他们都需要买入空间更大的股票。

  “投机”基因无处不在

  前面说到了“赌徒”心理,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待A股的基因。由于中国人强烈的投机心理,最终导致A股没有那种长期沉淀下来的资金。为什么?因为过去30年中国的发展太过于迅速,大家从来不知道Old Money,只有New Money。这点和美国许多人的财富是依靠家族几代积累完全不同。于是体现在A股的表现上,我们看到即使当某些公司一年能够给投资者带来稳定10%或者以上回报的时候,但其依然很难吸引大量的投资者去买入这种“几乎无风险’的投资回报。这点和美国市场具有大量沉淀下来的资金每年去赚取6%~7%的分红收益率大为不同。相反,一旦某个主题或者行业出现引爆点时,我们却能看到大量的资金涌入去赚取这“非常不确定”的10%收益率。所以A股体现出来的特征永远是在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品种。此外,“赌场”还有什么特点?就是对于赌徒来说,只要能赢钱都是好的。体现在A股投资者,我发现大量管理层有问题,之前坑过资本市场的公司很容易“洗白”。为什么?因为只有你的股价能涨,就有投资者愿意进来参与。这点也和美国投资者长期注重公司治理和历史上的诚信有很大不同。

  许多人总是说A股由于不能做空,造成了大量的局部性泡沫。然而笔者认为是我们基因中的“投机”造成了这种情况。毕竟做空赚钱很难,单边做多显然更容易。而且在海外,许多人做空是用来对冲的。在A股我们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上到券商报告,下到财经媒体,都喜欢放大做多的声音。这也导致了A股历史上的牛短熊长。只要股票有任何上涨,大家都会加速放大其上涨动力,然后互相影响,将股票推向泡沫。如果我们去看一些由中国投资者主导的中概股表现,也会发现这个有趣的现象。笔者曾经和我的朋友说,虽然有做空工具,但是做空中概股的风险极大。其背后逻辑就是中国投资者都喜欢赚快钱的心理,以及身边各种“股价加速器”,会导致股票的泡沫持续比较长时间。仅仅通过估值做空往往风险极大。也是从中概股的走势我们看到,中国资本市场的单边做多现象,其实和我们缺乏做空工具关系不大,更多来自于我们本身“投机”的基因。

  如果我们理解了这种基因所导致的中美两地股市差异,就能够更加从容地在A股做投资。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看,最终股市的价格是全部投资者的内心世界反应。而由于中国股市投资者的内心市场长期存在着“投机”的基因,希望暴富以及赚快钱。未来很长的时间中,我们依然会看到大量的主题炒作,小盘股的高溢价以及对于治理结构有问题公司的高容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