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店”佰仁医疗首发过会 “不差钱”却募资1.3亿元补流

  8月26日,北京佰仁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佰仁医疗”)科创板首发过会。

  佰仁医疗主要从事动物源性植介入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按照证监会行业分类,属于专用设备制造业。在该行业,科创板已经注册生效的企业有8家、提交注册的有2家,如果佰仁医疗成功上市,将是科创板第11家专用设备制造行业的公司。

  目前,佰仁医疗离上市还差最后一步。与一同过会的晶丰明源半导体相比,佰仁医疗还需补充披露专利使用情况和减值准备的依据,以及发行人董事会构成的有效性等信息。

  尽管顺利过会,但外界对佰仁医疗IPO的疑问并未消除。毛利率远超同行、实控人100%控盘的风险、专利交易多次被问询、主营产品销量下滑等问题仍被诟病,佰仁医疗能否在上市后经受住二级市场的考验呢?

  不差钱的“夫妻店”

  与其他科创板企业不同,佰仁医疗的股东名单中,找不出一家投资机构,因为这是一家由实控人100%控盘的公司,完完全全的“夫妻店”。

  发行前,创始人金磊直接持有公司83.23%的股份,另通过佰奥辅仁投资与佰奥企业管理分别控制公司8.33%及8.33%的股权,配偶李凤玲直接持有公司0.11%的股份,双方合计控制公司100%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以新股发行比例25%测算,本次发行完成后,实际控制人控股比例下降至75%,仍具有绝对控制权。

  招股书坦言,在不考虑发行新股新增股东的情况下,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公司拥有100%的控制权可能导致关联交易的回避表决制度无法实际履行,可能进一步影响关联交易的公允性,损害其他间接股东的利益。

  8月28日,一位上海的医疗行业分析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可能此前没有成熟的融资环境,实控人100%持股在公司管理上可能不太有利。但其实目前A股很多公司的实控人持股比例也很高,不少超过50%。”

  从佰仁医疗的财务数据来看,这家医疗器械公司在金磊夫妇的经营下,现金流充裕、负债情况良好。

  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佰仁医疗经营现金流量分别净流入4506.64万元、4638.3万元、5391.93万元、3196.99万元;2019年上半年,货币资金合计1.77亿元,主要为银行存款。

  此外,佰仁医疗无长期借款和短期借款,资产负债率逐年下降并趋于稳定。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佰仁医疗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4.02%、8.85%、6.67%、6.42%。

  与此同时,佰仁医疗每年均巨额购买理财产品。报告期内,佰仁医疗购买过金额最高的理财产品为9500万元。从收回日期看,佰仁医疗购买的一般为短期理财,时间不超过3个月。2018年度,公司理财投资收益达到173.44万元。

  但是在佰仁医疗“不差钱”的情况下,此次4.5亿元募集资金中,仍有1.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公司算是个家族企业,上市有利于业务拓展或者方便开展其他动作,抑或是为了个人资金需求而寻求资本化。”一位北京地区医疗行业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说。

  而从已经上市的8家专用设备企业行情表现来看,科创板溢价效应明显。截至8月28日,相对发行价涨幅最高的是沃尔德,达到306%,最低的也有82%。如果佰仁医疗成功登陆科创板,行情料将不会逊色,造富效应也会有所体现。

  “两票制”下销售费用大涨

  回归到佰仁医疗的产品本身,目前公司收入结构以生物补片类产品为主,但营收占比在下降;而另一核心产品牛心包瓣由于此前换证期长,市占率并不高。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和2019年1-6月,生物补片类产品占公司主营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6.04%、79.49%、72.66%和73.14%。该主营产品收入的下降也成为上市委再次关注的问题之一,要求公司就下降原因进行补充披露。公司在招股书中对下降的解释是因为其他核心产品收入的不断提升。

  不过,前述北京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这一定程度上反映行业发展前景,“补片主要用在外科手术中,但是现在人们更倾向于选择微创手术,用材就少了。补片行业整体增长前景有限”。

  “公司主要的看点还是生物瓣业务,现在市面上主流的是机械瓣,现在有一个趋势是生物瓣的应用占比在逐年递增,要看公司后续产品的发力情况。”前述来自上海地区的分析人士说道。

  目前来看,佰仁医疗的生物瓣业务占比还比较低。牛心包瓣为其核心产品之一,于2016年5月重新注册后,2017年度恢复销售。2017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公司牛心包瓣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61%、9.46%、9.57%,在国内生物瓣中的市场占有率仅为5%-6%。

  此外,医改政策实施对公司的影响,是上市委问询的三大问题之一。其中,对公司影响较大为“两票制”政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关注到,佰仁医疗主要通过经销模式销售,经销商模式收入占比为99.97%。而今年以来,在两票制政策的影响下,佰仁医疗的销售费用有明显的上升。

  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是1187.67万元、1643.5万元、1883.87万元。但今年上半年,销售费用就达到了1330.3万元。其中,会议推广服务费为599.99万元,比去年全年431.02万元的费用亦高出不少。

  而从公司的表述来看,“两票制”的大范围实施不会造成终端医院的采购价格大幅波动,不影响产品使用。而公司产品的出厂价格是以终端销售价格扣除配送费用的方式确定,相较目前的出厂价格反而有较大提高。

  佰仁医疗的解释是,“两票制”下经销商主要承担配送职能,市场推广活动转而由企业自己的营销团队负责或聘请专业的市场推广服务商进行,公司将需要承担较多的市场推广费用,将导致销售费用升高。

  有业内人士认为,“两票制”改革后,销售费用和可能的灰色利益输送算在出厂价上。出厂价提高,中间商的利润变少,但原来的利益相关方还要打点,因此企业不得不列支大量的推广费、招待费、咨询费等销售费用。

  来自北京地区的券商人士表示,“确实存在这样的情况,但目前进行的改革改善了流通环境,这样方便对药品溯源,便于监管,安全问题相对变少。对企业的影响未来可能会体现在应收账款的提高上。”

  对于上述所涉及的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8月28日在公司要求下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