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江苏江南农商行冲击IPO前夜:突遭股东出让411万股权

  每经记者 袁园    每经编辑 姚祥云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e交易网站独家发现,欲冲刺上市的江苏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股权遭到股东挂牌转让。

  据公告显示,此次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挂牌转让的股权数量约为411.6万股,共10个标的,股权性质涉及自然人股和法人股。其中,两个标的的出让信息显示的是全部转让,其余8个标的显示的是部分转让。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已将冲刺A股提上日程。此时,却有股东选择退出,着实让人有点意外。有业内人士表示,股东临时退出有多种因素,比如股东的资金流动性等。

  411.6万股被挂牌转让

  根据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第十期股权转让招商公告显示,此次股权转让的标的共有10个,股权性质涉及法人股和自然人股,单价各不相同。

  具体来看,项目编号GQ2018324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50万股,单价5元/股,参考总价250万元;项目编号GQ2018325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45.04万股,单价5元/股,参考总价225.2万元;GQ2018326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10万股,单价为6.2元/股,参考总价62万元;GQ2018327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12.3万股,单价为6元/股,参考总价为73.9万元;GQ2018328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20万股,单价为5.9元/股,参考总价为118万元;GQ2018329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30万股,单价为5.8元/股,参考总价为174万元;GQ2018330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50万股,单价为5.7元/股,参考总价为285万元;GQ2018331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100万股,单价为5.6元/股,参考价格为560万元;GQ2018332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44.3万股,单价为6.26元/股,参考总价为277.3万元;GQ2018333标的转让股权数量为50万股,单价为5元/股,参考总价为250万元。

  十个标的共涉及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股权411.6万股。在上述标的中,仅有项目编号GQ2018324、GQ2018325、GQ2018333为法人股,其余的均为自然人股东。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联系到公告披露人时,其表示:“目前江南农村商业银行还有一笔股权转让尚未挂出,如果有意向购买,可以同时给推荐。”他还向记者保证,e交易是由常州创业投资集团联合国内多家省市级国有产权交易机构共同组建的信息科技型企业,资金交易安全绝对能保障。

  根据网站介绍,e交易网站隶属于江苏易交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是由常州创业投资集团联合国内多家省市级国有产权交易机构共同组建的信息科技型企业。

  对于公告披露中提到的部分出让和全部出让问题,上述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主要是为了满足监管对股权比例的要求,如果投资人此前没有持有过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股份,是可以全部购买标的中挂出的股份数量的。”

  公开资料显示,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成立于2009年12月31日,是由41家发起人在常州市内原5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武进农村商业银行、溧阳农村合作银行、常州市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常州市新北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金坛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组建而成的全国首家地市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也是江苏省农信系统内首家存款突破千亿元的法人机构。

  截至2018年3月末,江南农商行共设有236个分支机构,其中管理行9家(包含区级管理行8家、总行营业部1家),异地分支行11家(包含苏州分行和淮安分行异地分行2家,赣榆支行、东台支行、涟水支行、宜兴支行、淮安区支行、丹阳支行和靖江支行异地支行7家,分理处2家),常州辖内综合性网点52家,基本型网点85家,智能型网点88家;子公司包括1家金融租赁公司和2家异地村镇银行,分别为江南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江南村镇银行和江苏大丰江南村镇银行。

  去年营收增速放缓

  有意思的是,此番股东转让实在出乎市场意料。因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江南农商行已经冲刺A股。

  8月,江苏证监局公告收到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江南农村商业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备案的申请。经研究,江苏证监局确认辅导备案日为2018年7月31日。

  此份公告意味着江南农商行正式开启上市筹备工作,江苏地区A股拟上市农商行的数量将增至4家。而江苏省内的拟上市农商行也将再添新成员,除了此前已通过发审会的紫金农商行,江苏省内还有大丰农商行和海安农商行列于A股IPO排队序列之中。

  那么,在IPO前期,为何会有股东选择退出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呢?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原因可能有很多,第一,大股东的资金流动性可能紧张;第二,也可能是对于股票上市的前景有不同的看法;第三,有的大股东在前期,可能存在着股票质押或者是资产处置方面的操作,如果这个这压力过高,已经触及上市公司的要求标准,那么有可能会通过股票质押以及股权转让的形式,使银行的股权趋于一个较为完整、合理的状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从近三年的数据来看,江南农村商业银行的营收增速有所放缓。

  数据显示,自2015年起,江南农商行每年的营业收入虽然是正向增长,但增速却一度呈现放缓趋势。具体来看,2015年,江南农商行的营收增速由2014年的33.96%下滑至15.54%,此后两年下滑趋势依旧延续,2016年、2017年的营收增速分别为8.46%、2.57%。自江南农商行成立以来,除了2013年营收呈现负增长之外,2017年所呈现的2.57%已经达到历史最低营收增速水平。

  此前,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对江南农商行出具的评级报告显示,受利息净收入减少的影响,江南农商行2017年营业收入增速有所放缓。其中,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与投资收益分别占营业收入的15.45%、21.24%和61.52%,收入结构有所调整,利息净收入占比明显下降,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及投资收益贡献度上升。

  近期频吃罚单

  除却上市备受市场关注外,同样让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备受关注的还有行政处罚。

  6月,江南农村商业银行金坛支行客户经理崔国富因涉嫌一起骗贷案,被警方刑拘。据报道,时任该支行副行长证实,6月中旬,崔国富被警方带走调查。

  8月24日,中国银监会常州银监分局连发三份行政处罚决定,受罚主体分别为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常州市新北支行及两名员工吉平、周亚东。江南农村商业银行常州市新北支行受罚原因是,“未关注可能影响授信安全的因素并有效识别风险”、“未能严格执行会计准则与制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第(五)项,罚款30万元。吉平、周亚东两人均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第(二)项,予以警告并罚款5万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银行受处罚其实很正常,没有哪家银行未受过处罚,四大行、股份制银行都有一大堆罚单。但在上市过程中受到处罚就另当别论了,可能会影响上市进程,证监会审查的时候也会在意。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