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亿股份重整“延期付款”为哪般? 重整投资人这样说……

  银亿股份(*ST银亿)重整终于有了新进展。2月2日晚,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截至2月1日,公司重整投资人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梓禾瑾芯)已累计支付投资款15亿元(含履约保证金1.53亿元)。

  不过,梓禾瑾芯尚有17亿元投资款待支付,支付时间不晚于2021年3月31日。

  梓禾瑾芯一再申请延期支付投资款,令外界对其能否“拯救”银亿股份充满怀疑。为此,记者联系到重整投资方,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出价高于竞争对手10亿元?

  2020年6月23日,宁波中院裁定受理对银亿股份的重整申请,公司正式进入重整程序。

  2020年10月27日,在宁波中院监督下,重整投资人评审委员会对意向重整投资人提交的重整投资方案进行现场评审,最终确定由梓禾瑾芯作为公司重整投资人。其投资总报价为人民币32亿元。重整完成后,梓禾瑾芯将获得银亿股份29.8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9.89%。

  资料显示,梓禾瑾芯成立于2020年8月,企业法人为郑昕,股东为中芯梓禾和赤骥集团。股权穿透后发现,梓禾瑾芯的最终受益人均指向叶骥——宁波市产城生态建设集团董事长,一名1982年出生的宁波籍“富二代”。

  公开信息显示,宁波市产城生态建设集团(以下简称宁波产城)前身是宁波市市政设施建设开发公司,主营建筑、市政基础项目开发与承包,改制后由叶礼诚长期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2016年叶骥接替其父亲,成为公司掌门人。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产城有2个股东分别为上海星景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天津星景一家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这两家公司的大股东均指向港股上市公司复星国际。

  市场对这位“白马骑士”充满好奇,但同时也质疑其出价高于竞争对手10亿元获得投资权是否合理?

  对此,叶骥的合伙人、中芯梓禾的董事长郑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比第二名报价多出7亿元左右,并非10亿元。我们的报价贴合银亿股份净资产状况,而且经过审慎考虑和充分论证。”

  郑昕进一步表示:“用低于公司净资产标准的报价去获取一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话,会涉嫌对中小股东利益的损害。一般案例中,监管部门通常不会审批通过这种交易。虽然这次是一个重整案子,可以一定程度上绕开监管部门的审批,但我们依然不想利用本案的特殊性去做出有损其它中小股东的事情。同时,这种行为也有可能为我们未来面对监管部门时留下隐患。”

  “据我们估算,银亿重整之后,股东权益应该达110亿元左右。”郑昕说。

  投资人给银亿股份估值约107亿元,相较于其2020年前三季度净资产75.62亿元溢价41%。对于一家破产重整的公司来说,报价是不低的。

  对此,郑昕解释说——

  “重整投资人投入的32亿元大部分将用于银亿未来发展,部分债权将通过债转股方式进行清偿。这将大幅增厚银亿净资产。因此,并不存在大幅溢价一说。”

  为何延期支付投资款?

  对于梓禾瑾芯延期支付投资款,外界质疑声不断。

  公告显示,根据《重整投资协议》的相关规定,梓禾瑾芯将尚未支付的17亿元投资款延期至2021年3月31日支付,并已获得债委会通过,重整协议将继续进行。

  此前,梓禾瑾芯承诺,应最迟不晚于2020年12月31日前支付第二期投资款24亿元。同时,梓禾瑾芯应确保不晚于2020年12月31日前至少累计支付15亿元。

  事实上,截至2020年12月31日,梓禾瑾芯仅累计支付投资款6.66亿元(含履约保证金1.53亿元)至银亿管理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剩余25.34亿元投资款全部逾期未支付。

  在1月6日银亿管理人发布的公告中,将上述行为表述为“目前仅存在逾期支付的情形”。而银亿董事会同一天发布的公告则将此行为称为“已构成违约”。

  郑昕向记者表示,“重整投资协议的正式签署时间是2020年12月12日,12月15日收到法院通知,时间非常紧张。按照重整协议约定,我们是有延期支付的权利,申请延期支付需多交利息,但并不构成严重违约。”

  同时,郑昕坦承,梓禾瑾芯基金在整个募资过程中也确实经历了一些坎坷,投资人和金融机构都受到了各种不同程度的干扰。

  而对于“叶骥可能是熊续强‘逃废债’的马甲”“重整后或引发梓禾瑾芯与银亿的控制权之争”等传闻,郑昕表示,与事实差距甚远。

  “在本次重整遴选过程中,是否与债务人(即熊续强)有关联,是所有意向投资人被严格审查的要点,政府相关部门和所有债权人都对这一点非常关注,并在重整投资协议中约定了极为严厉的相关罚则。”

  郑昕说,银亿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未来,银亿控股持有的银亿股份,将全部以债转股的形式转化为债权人持有,因此,并不存在控制权之争一说。

  重整投资人履约能力如何?

  对于银亿“接盘人”的资金来源,坊间有传言称,部分资金来自大额民间拆借。

  事实上,2020年12月17日,深交所曾向银亿股份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补充重整投资人融资进展情况,并结合重整投资人的资金实力、融资渠道、可用授信额度等,说明重整投资款的主要资金来源,并分析其履约意愿及履约能力。

  2021年1月5日晚,银亿股份回复深交所称,截至2021年1月4日,梓禾瑾芯累计支付投资款6.66亿元(包括履约保证金1.53亿元),其中3.66亿元为梓禾瑾芯有限合伙人赤骥控股自有资金,2亿元为梓禾瑾芯有限合伙人宁波新创合力财务管理有限公司自有资金,1亿元为宁波锐速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自有资金。

  根据梓禾瑾芯2021年2月1日提供的书面说明,近期支付的8.34亿元中,5亿元为梓禾瑾芯有限合伙人宁波市鄞州的鄞工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自有资金,3.34亿元为梓禾瑾芯有限合伙人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向宁波市诚业沥青有限公司的借款。

  据Wind数据显示,宁波市诚业沥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9月,法定代表人叶礼诚系叶骥的父亲,叶礼诚持有宁波市诚业沥青100%的股权。

  “4家LP(有限合伙人)都是经过审查的合格投资人,并自主作出决策,不存在民间借贷。”郑昕说。

  “投资人的每笔资金都是经得起审查的,而且,因为是通过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的方式,梓禾瑾芯基金是备过案的基金,受监管部门严格管理,对资金来源有一定约束力的。”

  后续17亿元投资款是否有支付压力?

  梓禾瑾芯需要在3月31日缴齐投资余款17亿元,如果逾期就算违约。剩下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月。

  对此,郑昕说:

  “鄞工创投的专业团队在尽职调查的那些日子里,每天从早上8点开始工作到夜里2点,进行‘穷举法风险排查’,甚至把叶骥的身体健康状况都当作风控的重点调查内容。”

  “随着形势逐渐明朗,越来越多投资人联系我们,其中有不少是金融机构。”郑昕说,他们准备了两套完整筹资方案,但具体细节不便透露。

  “我们对3月底前完成支付是有信心的。”郑昕笃定道。

  鄞工集团在本次重整的关键时刻出资伸出援手,其主要负责人表示,“虽然重整投资人遇到各种困难和考验,但只有通过这样的磨砺和考验,梓禾瑾芯团队主导重整的投资意愿和综合实力才能得到充分展示,各方才更有信心在银亿成功重整后突破过去的发展瓶颈。”

  郑昕说:“我们之所以投资银亿,源于双方产业契合度很高。近年来,我们重点布局汽车电子、自动驾驶等领域,并深耕半导体、集成电路等行业。”

  公开资料显示,银亿股份2016年全面实施战略转型升级,确定了以“房地产业+高端制造业”双轮驱动的发展格局,并先后成功并购美国ARC集团、比利时邦奇集团。ARC集团是全球第二大独立生产气体发生器生产商。而邦奇集团则是全球知名的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

  “重整银亿成功后,我们会在保持现有银亿管理团队稳定前提下,补充约30名汽车领域专业人才。这些人才基本来自全球各大车企,平均工作年龄15年以上。”

  1月29日,*ST银亿发布公告称,预计公司2020年亏损4亿元至6亿元,同比增长91.64%至94.42%。2019年亏损71.74亿元;扣非后亏损7亿元至9.5亿元,同比增长86.76%至90.24%。2019年扣非后亏损71.75亿元。

  从财务数据来看,银亿股份去年的运营状况有所好转,但是亏损的局面并未扭转。

  宁波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破产重整”解决的是企业生死存亡的问题。但如果破产重整不成功,就可能会进入破产清算。

  银亿股份能否走出困境重组成功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