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前生物上市波折不断:卖“猪药”难但管理更难

  《科创板日报》(上海 记者陈默)讯,一度被认为将成为“湖北科创第一股”的武汉高新技术企业科前生物,终于在提交注册申请的10个月后获得了审批答复。

  8月25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告,宣布同意包括科前生物在内的四家企业在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四家企业及其承销商将与上交所协商确定发行日期。

  对于科前生物来说时隔如此之久过会实属不易。就在公告发布的一周前,中国证监会还分别对其及承销商招商证券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警示函中直指科前生物在公司财务与经营上存在问题。而其所陷入的风波也远不仅此。

  员工图“小利”,公司陷入虚列研发质疑

  这家曾经被寄予厚望的湖北企业究竟出现了怎样的问题?警示函中显示,科前生物最主要的两大问题分别是虚列研发费用及关联交易。

  据了解在2016-2017年期间,科前生物存在未披露的通过列支研发费用或其他费用将资金从发行人账户最终转到财务总监个人卡用于发放部分高管薪酬、奖金或支付无票据费用的情形,且未披露一名员工为一家经销商的实际经营者。

  对于前者,不同人士对虚列研发费用的性质看法不同。身处生物制药行业,科前生物的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兽用生物制品研发与动物防疫技术服务等。对部分投资者来说,这项数字的表现影响公司前景,而造假无疑会对其说服力大打折扣。

  科前生物在回应中解释称,此类问题的发生系员工法律意识不强所产生的规避个人所得税行为。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指出,从性质上来说这项行为尚未达到很严重,但却隐瞒了科创企业真实的研发成本。

  根据科前生物发布的回复函显示,2016-2017年共有7笔资金以公司研发费用名义转入高管个人账户。其中,2016年共计128.8万元,2017年共计38.4万元。结合其招股书中的历年研发投入来看,2016年发放薪资在研发投入中占比共计5.98%,在2017年这一数字近乎降至0.72%。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李旻律师表示,企业一般财务造假的原因在于虚构利润、营业收入、资产规模等,使其达到基本发行条件,后续争取更好的发行价格。上述的做法并不能直接实现该目的,因此更多可能还是变相避税。企业上市之后存在类似虚假陈述情形的,可能会因此受证监会行政处罚,进而引发股民对于虚假陈述的民事索赔。

  关联交易矛头直指销售模式,生猪产业下行影响深远

  对于科前生物来说,关联交易或为此次最大的“麻烦”。其在回复函中承认,争议中涉及员工确为某经销商的实际经营者,但对方故意隐瞒致使公司直到2019年12月才得知真相。在2020年1月,该员工离职。

  而这仅仅只是外界对其质疑中的一点。

  更重要的质疑还包括:公司区域销售经理兼股东与某经销商法人之间存在大额资金往来,以及部分区域销售经理收取大额款项后转给经销商的操作手段。

  据科前生物的介绍,其销售模式包括针对全国大型养殖集团为单位的直销模式,以及针对中小规模化猪场为单位的经销模式。正常情况下,区域销售经理的主要工作职能是统筹区域销售计划,与经销商签订合同并协助对方执行,而经销商则负责产品销售。质疑的背后直指其直销与经销体系中,是否存在交叉混乱等问题。

  在科前生物数十页的澄清背后难掩更深层的矛盾,即自非洲猪瘟爆发之后,面对下行的生猪产业,业务营收来源较为单一的企业如何应对。从招股书来看,目前科前生物的优势领域仍然是围绕在猪伪狂犬病疫苗、猪流行性腹泻变异毒株疫苗等方面。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生猪产量为10.4亿头,降至自2013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比下降18.26%。2019年我国生猪出栏量下降到5.44亿头,同比下降21.57%。

  科前生物发布的招股书中则显示,近三年其营收出现明显增长放缓趋势。2016年至2018年三年营收分别为3.89亿元、6.31亿元与7.35亿元,同比增长幅度由62.2%下降至16.5%。

  在营收成本上,近三年科前生物在管理费用支出占比与日俱增,同时研发费用的支出占比则在波动中出现下滑迹象。前者2016年至2018年占比由30.99%一直上升至34.19%,后者则由2016年的25.93%上升至54.6%后又大幅下降至40.17%。

  华安证券分析师王莺在研报中指出,在非瘟疫苗上,当下推出难度大,生猪产能恢复仍有较长的路要走。目前大型养殖集团存在拿地或养殖项目落地难等问题,而散户又面临资金压力大及背负债务等问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