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深山池塘成填埋场 疑似大量危废品被埋

  证券时报记者 吴越 陈鸣 呈飞

  深山池塘,闭塞、偏远;危废物品,有毒、棘手。

  看似不相关联的两件事物,却在峰峦叠嶂的浙江兰溪的大山里发生碰撞,牵出一个“深山池塘填埋危废品”事件。

  证券时报记者接到群众举报,今年3、4月份,浙江省兰溪市梅江镇前择村的养殖池塘被陆续倾倒大量含镍、铅、铜的危险废物品,导致池塘水质呈褐色,有油渍味,并影响当地河道水质。

  群众的举报情况是否属实?证券时报记者前往兰溪市境内调查。自称参与填埋工作的人员直言,那些被埋就是危废品;查办此案的金华市生态环境局兰溪分局对记者提出的前择村危废品被填埋问题,也未予以否认。不过,华友钴业坚决否认,称并未倾倒危险品,只是一般固废。

  村民不敢靠近填埋场

  兰溪市,位于浙江中西部,地处钱塘江中游,北接衢州市,东邻金华市。

  兰溪境域多山,东北群山环抱,西南低丘蜿蜒,境内北部东部为龙门山脉和金华山脉,西北为千里岗山脉支脉,南部为仙霞岭山脉余脉。自古有“六山一水三分田”之称。

  举报人称,今年3、4月份,被说成“运垃圾”的卡车,陆续将“垃圾”拉到梅江镇前择村的池塘填埋。当时对外的说法是,池塘要改建成养鸡场,所以用“垃圾”把池塘填平。

  梅江镇前择村,地处偏僻,三面环山,一条修缮中的马路,将村子和外面的世界连起来。前择村虽然交通不便,但这里山清水秀,村民世代以栽种为生。

  骄阳似火的7月,还未到午餐时间,田间地头已空无一人。

  在前择村调查时,巧遇一群村民正在一户农家的墙角,清理堆放的残砖断瓦。问及原因,村民回应说“市里过几天要来检查,所以都在搞卫生。”

  当问及村里是否发生过危废品填埋事件时,村民们不约而同证实了,纷纷将手指向大山脚下,并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就在山脚下,离村子也就1000米左右。”

  “现在村里人都不敢靠近那里,气味太难闻了,有毒。”

  “生态环境局、公安局、工商局……都来过了,还抓了好几个人。”

  “被填埋的水塘,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头家的,这个老头神志不清,是村里的低保户。”

  顺着村民所指的路,记者也找到了被填埋的水塘主人吴某清。确如村民们所言,吴某清可能存在精神障碍,根本无法正常沟通。

  现场外泄刺鼻气味

  眼见采访遇阻,前择村的一位村民,答应将证券时报记者带往他们口中的危废品填埋处。

  通往填埋场的路,坑坑洼洼。不过,从路面上留下的车轮痕迹可以看出,曾经有过车辆出入。路边的一侧,散布着深不见底的水塘,大大小小有10~20处之多。池塘的四周长满的草,有的比人还高,看起来似荒废已久。

  “这一带的水塘,都已经承包给一个叫金某裕的外地人。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干农活出去打工了,留在家中的都是老弱病残,管理不过来。所以,这里的水塘都承包给金某裕,包括这次被倾倒危废品的吴某清家的水塘。”村民告诉记者。

  吴某清家的水塘,在路的尽头。水塘依山而造,另一侧就是前择村的大水库。按理说,大山里头的空气应该是清新、怡人。不过,还未走到吴某清家的水塘,证券时报记者就闻到了浓烈气味,还很刺鼻。将记者带往现场后,村民就先撤离了,说气味太呛鼻了,受不了。

  实际上,吴某清家的水塘,与其说是水塘,不如说是一块遗弃的荒地。

  村民说,原来这里确实是一个水塘,承包水塘的金某裕,当时说要建养鸡场,上面要造养鸡棚,所以,就把水塘填平了。现在,那些危废品都还在下面埋着,藏得很好。

  吴某清家的水塘,面积大概有100~200平方米,其中大部分区域长满了野草。不过,有一处却寸草不生。这些裸露在外的泥砂,残留在外的碎瓦片,就是村民口中的危废品填埋处。

  虽然吴某清家水塘,已经填成了平地,但靠山一侧还有一条小水沟。渗出地表的水,看上去锈迹斑斑,呈黑褐色。

  自称曾参与填埋危废品的村民对证券时报记者称,这些危废品都是大白天拉过来的,用黑的帆布遮盖着,多少吨也搞不清楚,反正拉了好多车。“当时,说是从外面拉来的垃圾、固废品,而且闻起来没有感觉有异味。可能是埋下去之后,雨水渗漏后起反应了。所以,村民们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也就向环保部门反馈。”

  为何至今未见处理

  根据举报者称,2个月前,兰溪市公安机关与环保执法大队展开侦查,并已对涉嫌倾倒危险废物的施某某实施强制措施。施某某系兰溪市横溪镇人,据他交代,倾倒的危险废物来自于华友钴业衢州公司(简称“华友衢州”)。情节恶劣的是,他们将危险废物磨细后说成是“垃圾”,再倾倒进池塘,直到当地村民在池塘传出恶臭后举报才被环保部门发现。

  对此说法,7月22日,证券时报记者向兰溪市梅江镇环境综合整治办(俗称“环保所”)进行了求证。对方称,向梅江镇前择村池塘倾倒危险废物的事情是存在的,目前正在以大案要案在办理。同时,对危险废物是否来自华友衢州公司未做出肯定回答,也未否认,只是称,现在案件已移交给公安机关办理。

  7月23日上午9:30左右,证券时报记者前往金华市生态环境局兰溪分局求证。该局综合办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在此次案件的查办过程中,不单单金华市生态环境局兰溪分局一个部门,还有兰溪市公安局。“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负责此案的局领导徐某某,上午开完会后,又去企业调查去了。”

  证券时报记者在金华市生态环境局兰溪分局的办公室等候了2个多小时,其间,参与查办此案的梅江镇环境综合整治办王某某,从梅江镇赶到了兰溪。他对记者的表述可以概括为三点:一、目前,案件已经移交给兰溪市公安机关,案件正在公安机关的办理过程中,目前进展不清楚;二、怕影响公安办案,不知道哪些情况该说,哪些情况不该说;三、局里有规定,未经领导同意,不得接受记者采访。

  在等待的过程中,证券时报记者提出了多种方式,试图与负责此案的金华市生态环境局兰溪分局徐某某联系,但均未成行。

  7月23日下午,证券时报记者又赶往兰溪市公安局,该局同样以未获领导同意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同日,被卷入案件的华友钴业回复证券时报记者,华友衢州在金华兰溪当地处理的物品为一般固废,不是危险品。同时,华友钴业及子公司衢州华友未收到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书。

  调查至此,案件可谓迷雾重重:梅江镇前择村水塘填埋场底下,到底埋的是危废还是固废?如果倾倒的是一般固废,兰溪市环保部门为何要将案件移交给公安部门?兰溪市公安机关在调查此案件时,凭什么抓捕涉案人员?案件发生已经数月,为何至今未见结果?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前择村水塘填埋场另一侧就是前择村的大水库,水塘填埋场飘出浓烈气味说明污染较严重,也可能通过地下水渗透影响到水质,但为什么到现在当地没有组织填埋场的清理工作?一日不清理干净,就对当地居民存在一天危害的可能。而填埋的是固废还是危废,只要将其挖出检测就能得出结果,为何村民与华友钴业各执一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