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欧博时隔5个月后再闯科创板:换下2保代 新增3股东

  《科创板日报》(记者 王俊仙)讯,近日,江苏浩欧博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浩欧博”)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但与其它被受理企业不同,浩欧博已是第二次赴考。

  事实上,此前浩欧博因主动撤回材料而被终止,而本次申报距离前次被终止不到半年时间,距离前次申报稿则间隔一年。

  《科创板日报》记者比对前后两份招股书申报稿发现,浩欧博此次申请上市,不仅变更了2位保荐代表人,新增此前招股书未披露的食博克相关内容,并且今年3月三位股东“突击入股”。

  换保代再冲IPO

  2019年4月19日,浩欧博科创板IPO申请获受理,5月8日起开始第一轮问询,共回复4轮问询,但在去年12月初却突然主动“撤单”。

  2019年12月4日晚间,因浩欧博撤回IPO申请,上交所决定终止对浩欧博科创板IPO审核。

  但时隔不到半年,5月11日,浩欧博科创板上市申请再次获得上交所受理。

  5月12日,《科创板日报》记者为此联系浩欧博方面,以期了解浩欧博主动撤单原因,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浩欧博此次提交申报材料和上次申请相比间隔一年多,这期间一些问题可能发生了变化。现在科创板IPO更明确更优化,给很多企业树立了样板,浩欧博可能进行相应调整之后重新申请上市。”

  查看两次招股书申报稿可以发现,浩欧博保荐人(主承销商)、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与前次相比均未发生改变,但保荐代表人由此前的邹晓东、薛兰婷,变更为孙圣虎和董雪松。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邹晓东和薛兰婷两人从事保代的执业时间,均比孙圣虎和董雪松要长。

  中国证券业协会网站显示,邹晓东2012年10月登记为华泰联合证券保荐代表人,薛兰婷2013年1月-2015年12月为国信证券保代,2016年1月至今任职华泰联合证券保代,可见这两人从事保代时间长达7年,且在华泰联合证券从业时间超过4年。目前,两人在华泰联合证券任职保代登记状态均为“正常”,未显示离职。

  而孙圣虎和董雪松担任保代年限均不到两年,孙圣虎是2019年8月22日登记为华泰联合证券保代,董雪松则是从2018年9月开始任职保代。

  前次存未披露信息和数据错误

  值得注意的是,在邹晓东和薛兰婷任职保代时,浩欧博的招股书申报稿和问询函回复中,出现多处数据错误。

  前次招股书申报稿中,浩欧博披露三种模式(销售、租赁和直投)合计投放仪器1259台,但在第一轮问询中修改为“1239台”,一轮问询中同样把申报稿中“报告内诊断仪器采购入库数量分别为334台、252台、290台”修改为“218台、208台、254台”。

  对此,浩欧博称,这是复核发现首次申报时统计的销售仪器数量存在疏漏,没有剔除与子公司的关联销售,出现重复统计。

  而在第一轮问询函回复中,浩欧博又出现数据错误。

  根据第一轮问询函披露,2016年至2018年,黑龙江IgE试剂收入657.61万元、1102.96万元和1523.35万元。但在此后的回复中,黑龙江收入分别修订为295.01万元、433.24万元、636.19万元。辽宁、内蒙古等省也同样存在收入差异大的情形。

  最后,浩欧博核对后表示,在复制数据时带了求和公式,数据存在错误,并进行修订。

  且浩欧博披露的材料还存在“遗漏部分第三方回款”、“穿透核算终端医疗机构的计算底稿存在少许误差”、“部分仪器的采购单价计算错误”等方面错误。

  业内人士认为,上交所提出“努力问出一家真公司”,招股书和问询函回复应该遵循真实性、重大性、有效性三个方面原则,客观严谨,尽量把一个真实的公司呈现在市场和投资者面前。

  此外,第四轮问询中,上交所直指浩欧博“信息披露是否准确、完整,是否存在重大遗漏”食博克,原来浩欧博营收中占比第二大的产品名为食博克,但其此前并未披露食博克产品,也未披露公司具备IgG检测产品线且销售占比较高的原因。

  在回复第四轮问询补充食博克和IgG相关信息后,浩欧博在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风险提示上,直接新增“食物特异性IgG检测产品存在学术争议”风险:2017年至2019年,公司食物特异性IgG检测产品收入分别为4664.54万元、5404.59万元、6003.22万元,销售情况良好,但该产品检测的临床意义在学术界存在争议,部分学术指南认为相关临床研究不足,不推荐使用。

  浩欧博表示,如果行业监管部门不再批准食物特异性IgG检测产品生产销售,或者未来行业普遍不认可该产品的临床意义,导致医院、第三方检验机构等减少或停止对该产品的采购,公司食物特异性IgG检测产品可能面临收入下滑,甚至被淘汰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盈利能力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3位股东突击入股

  事实上,由于新冠疫情,主营体外诊断试剂产品的浩欧博业绩已经出现下滑。

  据悉,2020年2月,国内大部分医院陆续停诊常规门诊,仅保留部分急症诊疗服务。患者对过敏、自免等非急症疾病的检测意愿下降,医院和检测机构对检测试剂的需求锐减。

  也因此,浩欧博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2036.63万元,净利润为-533.3万元,分别同比下滑61.18%和147.34%。且浩欧博预计2020年经营业绩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公司营业利润可能较上年下滑50%以上,甚至出现亏损。

  而新冠疫情全球蔓延,或还将影响浩欧博原材料供给。

  据悉,浩欧博核心原材料采购主要依赖进口,且部分海外原材料供应商处于疫情严重地区,因此若相关供应商受疫情影响减少甚至停止供应,而浩欧博又未足额储备相关原材料,则可能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较大不利影响。

  不过在业绩下滑同时,浩欧博获得三位股东突击入股。

  2020年3月,浩欧博员工持股平台苏州外润向福州泰弘景晖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福州弘晖”)、珠海泰弘景晖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珠海弘晖”)以及平潭建发拾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平潭建发”)合计转让其持有的公司4.59%股权,转让价款合计1.05亿元,对应公司估值23亿元。

  其中,福州弘晖、珠海弘晖是由同一资产管理人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资产管理人为上海合弘景晖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浩欧博表示,本次股权转让的实质是陈涛(浩欧博实控人之一)将其通过苏州外润持有的发行人股权对外转让,本次转让完成后,苏州外润相应回购了陈涛所持有的出资份额。陈涛持有苏州外润的出资额比例从22.05%降为0.17%。

  此外,《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这三家新入股东的有限合伙人来头较大。

  股东之一福州弘晖,其第一大有限合伙人为上海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眼查显示,后者LP包括上海城投集团、绍兴城投集团、南京扬子国际投资集团以及安徽省投资集团下属企业等公司;第三大有限合伙人星界新经济股权投资基金(深圳)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则包括国新投资、中信证券下属企业以及刘强东持股的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福州弘晖还有股东珠海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下称“珠海发展”)等,珠海发展的主要股东包括珠海市国资委下属珠海华发集团、格力集团等。

  股东之二珠海弘晖,其第一大有限合伙人为珠海发展,出资比例25.42%,还有上海电气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电气科创投资”)、横琴新区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横琴新区产投”)和珠海高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珠海高新创投”)出资比例超过10%。

  天眼查显示,上海电气科创投资由上海电气(601727.SH)全资控股,横琴新区产投和珠海高新创投的实控人分别为珠海市横琴新区国资委和珠海高新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

  股东之三平潭建发,其有限合伙人为厦门建发新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厦门市国资委下属企业。

  沈萌表示,这种上市前的入股被称为 Pre-IPO,股东主要还是看中公司上市预期,这些国资背景的投资入股也是对企业的一种背书,这些因素可能也加强了浩欧博再次申请科创板的动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