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几何?“零售之王”千人业绩发布会详解挑战与机遇

  3月23日,疫情下的招商银行2019年度业绩发布会在线上举行,发布会吸引了超千名A+H股投资者、分析师和媒体记者参与,招行管理层详细解答投资者提问。

  招行董事长李建红表示,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全球经济、金融以及社会治理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影响,招行根据当前形势做了乐观状态、正常状态和悲观状态三种场景预测和应对。

  “我个人希望正常状态是最差的结果,希望能够有最好的结果。当然,强烈的风险意识、危机意识可以使风险划界,将危机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所以我们还是做最坏的准备,做最大的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李建红说。

  招行行长田惠宇也认为,此次疫情让招行丢掉幻想,更加清醒地认识到银行业发展趋势并没有因为疫情的短期影响而改变。“我们当年的基本判断,在目前情况下依然有效,我们将继续保持经营策略的连贯性”。

  数据显示,2019年招行净利润增速创七年新高,全年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928.7亿元,同比增长15.3%,不良贷款则连续三年“双降”。截至2019年末,招行总资产达7.42万亿元,较年初增长约10%。

  疫情对招行业务的

  五方面影响

  疫情之下,银行业务和经营也受到波及。田惠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招行业务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获客。今年一季度(特别是2月份),全行零售借记卡、信用卡获客数量大幅减少,小企业客户增长液大幅减少。

  二是存贷款。一季度招行对公贷款稳定增长,但受影响最大的是零售中的信用卡、小微贷款和房贷。

  三是净利息收入。受零售信贷投放速度下降,相对高收益资产占比下降,加上市场利率下行的影响,净利息收入受到一定的影响。

  四是中间业务收入。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结算量下行,影响业务收入;发债、资管项目投放由于疫情期间尽调难以进行,业务收入受到一定的影响。

  五是直接影响资产质量。疫情对信用卡海外交易量、资产质量、信用卡透支短期内都有比较明显的影响;招行信用卡40%的催收产能也在武汉,疫情期间不能上班,对催收造成一定影响。

  “但可以看到,3月份开始情况已经好转,催收的产能已基本恢复,从系统反映的交易量来看,也基本上达到了正常水平。”田惠宇称。

  疫情冲击的另一面,田惠宇透露,该行线上优势和财富管理的优势在疫情期间得到充分发挥,理财和基金销售同比大幅增加,推动零售AUM平稳增长。

  “此外,我行金融市场业务没有受到境外市场大幅波动的影响,反而因去年下半年加大债券投资力度、拉长久期,债券组合差价和浮盈都大幅提升;外汇和贵金属业务则采取严格控制敞口和期权组合两个策略,在市场大幅波动中小有斩获。同时,招银避险产品系列在这轮的波动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交易量同比大幅提升,理财净值也基本保持稳定。”田惠宇称。

  李建红也认为,疫情对招行来说“挑战与机遇并存”。其中的“机会”,一是政策性机会,新基建、老基建等融资需求明显增多,政府采购和电子政务等合作机会不断增加。

  二是恢复性机会。直接的恢复性机会来自于零售业务,间接的恢复性机会主要来自经营受短暂影响,疫情后很快回复正常的企业客户。

  三是产业性机会,包括医疗卫生主线中的阶段性机会及业务融合发展机遇,以及线上化主线中信息技术产业链机会及新经济布局机遇等。

  坚持

  “一体两翼”定位

  除了考虑直接冲击与影响,疫情也为银行经营带来了更多的思考。

  “我们做了很多压力测试,唯独没有做疫情下的压力测试,而这次疫情让我们清楚‘一体两翼’对招行的重要性,也更加充分地认识到‘一体两翼’成为有机整体的重要性。”田惠宇坦言。所谓“一体两翼”,即以零售为“体”,更加突出零售业务的战略定位,“两翼”则是公司业务和同业业务。

  田惠宇认为,“两翼”有可能成为今年平衡招行财务表现的重要因素。“我们也在思考一个问题,都说零售占比高的银行抗风险能力强、波动小,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零售的占比越高越好。”田惠宇表示。数据显示,2019年招行实现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1425.6亿元,同比增长15.7%,在全行营收中占比达56.7%。“招行五年规划中的零售占比目标是60%左右,我认为这是合适的,特别是这次疫情让我们重新思考这个战略定位、战略规划的适当性。”田惠宇说。

  田惠宇透露,今年开始,招行将在打造“一体两翼”有机体方面投入更多精力。在他看来,零售业务如果没有特色、强劲的“两翼”,“一体”也走不远。

  田惠宇认为,“两翼”对“一体”的支持包括三方面,包括存款的支持、产品的支持,以及客户入口的支持。

  “‘两翼’客户对存款的支持,特别是低成本存款支持特别明显,去年我行客户存款日均数不到4.7万亿,其中将近3万亿由“两翼”客户提供,零售大量产品、资产组织也是“两翼”提供的。此外,在互联网、大数据的时代,零售业务的客户数字化入口很多就在 ‘两翼’,这也是招行的独特优势。”田惠宇称。

  继续保持

  息差领先优势

  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招行净息差为2.65%,同比提升0.01个百分点,全年净息差呈现前高后低、逐季下降的走势。

  田惠宇表示,息差逐季下降是招行主动资产负债管理、平衡当期财务表现和客户需求的结果。“去年一季度零售资产的投放比重较高,而后四季度大量的零售资产、信用卡和房贷资产证券化转出,导致四季度息差降幅较大。”

  “大家不要抱有幻想,我们不可能逆势而行,我们能做的是继续保持息差在行业内的领先优势。”田惠宇坦言。

  至于2020年的息差管理,据了解,招行去年下半年就在资产端予以调整:一是,该行加大了项目融资和中长期贷款的投放,目前此类贷款占比已经提升到55.4%,贷款期限结构进一步优化;二是,招行拉长资产久期,也拉长了重新定价的周期、期限;三是,该行对1~3年的贷款采取固定利率策略,并陆续见效。

  在今年的资产投放策略上,田惠宇透露,零售业务方面,信用卡贷款增速将弱于去年,房贷保持较快增长,小微贷款保持合意增长。“小微贷款合意增长,一方面是要符合各方面政策要求,另一方面也是要保持商业可持续”。

  “批发业务方面,我们的项目储备充足,今年的资产投放还是比较有信心,特别是围绕新动能、基建补短板、新基建、国企混改等领域的项目储备,区域上主要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和长三角一体化,做了一些储备。”田惠宇称。

  而在负债组织端,田惠宇表示,今年招行对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主动负债、高成本负债,无论是从比例上还是总额上都严格控制。“另外我们的同业负债规模在1.6万亿左右,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同业负债成本有望得到比较好的控制。”

  两大App月活跃用户破亿

  基于金融科技银行的定位,招行持续加大科技投入。2019年,该行信息科技投入达93.6亿元,同比增长44%,占全行营业收入的3.72%,同比提高近1个百分点。

  持续推进金融科技转型的重要成果,是该行“招商银行”和“掌上生活”两大App月活跃用户(MAU)的强势增长。

  截至2019年末,招行两大App的MAU达1.02亿户,较年初增长25.58%,已成为客户经营的主要平台。招行认为,这标志着该行在数字化经营的道路上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田惠宇则表示,今年开始,招行在App投入上的工作重心将由原来的主要追求“量的增长”转向“质、量并重”的阶段。

  “我们在策略上有所微调,基于‘三环’经营扩展服务边界的策略方向,今年开始,我们在中外环‘用户’转化为内环‘客户’的效率方面会投入更多精力和资源。”田惠宇称。

  招行首席信息官江朝阳进一步透露了两大App的未来三大重点。首先,基于金融类App的定位,该行将不断夯实金融自场景的服务能力,今年在现金管理、财富管理能力上要进一步补强,并在此基础上沿着客户需求进一步延伸,延伸到客户的生活服务中去,实现金融场景与非金融场景的融合。

  “疫情期间,虽然两大App流量受到一些影响,但财富管理的流量基本不受影响,我们意识到,App的金融服务能力是根据地,需要不断做强。同时,我们希望从金融场景出发,慢慢形成包含生活类场景的更宽服务生态。”江朝阳表示。

  其次,未来招行App经营将更加强调线上线下的融合。江朝阳认为,该行1800家线下网点已形成对周边社区、商圈的较强影响,有必要进一步融合线上线下的能力,使客户服务衔接更加流畅。

  “这方面我们已经有所尝试,譬如App上有网点线上店、分行专区、客户经理连线服务,去年客户经理连线服务的MAU就同比翻番。今年要继续重点支持客户经理、网点、分行在App上更好地服务和触达自己的客户。”江朝阳表示。

  此外,江朝阳表示,招行将以App为中心,将此前以产品为中心的各类客户权益整合到一个客户名下,实现对客户的综合经营,“我们希望围绕客户综合服务的融合,实现更强的客户服务能力。”(马传茂)(CIS)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