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X线探测器企业奕瑞光拟赴科创板 这一差异曾遭质疑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吴凡)讯,于去年6月份首发上会审议被否后,上海奕瑞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奕瑞光”)并未灰心,6个月后,公司又与海通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

  3月4日,奕瑞光在当地证监局披露了辅导工作总结报告,意味着公司已经顺利完成上市前期的辅导工作,这一次,科创板成了公司拟上市的板块。

  3月5日,《科创板日报》记者尝试联系奕瑞光,但电话无人接听。另外,若以公司2019年12月份的股权转让价格计算,其估值约为17.8亿元。

  尚无可比上市公司

  《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到,奕瑞光是一家数字化X线探测器生产商,主要从事数字化 X 线探测器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产品主要应用于医疗诊断、工业无损检测、安防检查等领域。

  但从公司2018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医疗领域,2015年至2018年1至6月,医疗系列产品合计贡献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8.87%、97.74%、97.97%以及97.16%。

  而由于公司的下游客户主要为X线影像设备整机厂商,前述设备又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早期诊断及筛查的设备,因此,在此次疫情中,奕瑞光也携带产品参与抗疫,据了解,“雷神山”医院的部分数字X射线摄影系统(DR)的核心部件就来自于奕瑞光。

  此外,就公司所处市场看,上述招股书显示,目前,全球平板探测器生产厂家不到20家,其中,通过自主研发掌握核心技术并达成稳定量产的不到10家,而奕瑞光则表示,其自成立后成功研制出国产非晶硅平板探测器,打破国外厂商对非晶硅平板探测器的技术垄断,完成了产业链由发达国家向中国大陆的转移。

  但公司业绩以及毛利率曾在2018年产生波动,引发外界关注。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奕瑞光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出现下降,并且公司普放无线系列产品在2018年1至6月的毛利率为36.13%,较2017年大幅下滑了17.69%。

  针对上述情况,发审委曾要求公司说明,各种产品毛利率变动的原因及合理性;报告期内主要产品单价持续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

  不过奕瑞光此后未出现业绩“滑铁卢”。 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3.56亿元、4.39亿元和5.46亿元,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7202.93万元、7825.98万元和9640.08万元。

  此外,由于国内目前尚未出现奕瑞光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因此若奕瑞光后续成功登陆科创板,其或将成为国内数字化 X 线探测器第一股。

  股权转让价格差异曾被质疑

  2012年至去年12月,奕瑞光共发生过8次股权转让,截至辅导工作总结报告披露,公司内部共有15家机构股东,无自然人持股,且公司无控股股东,共同实际控制人为顾铁、曹红光、邱承彬和杨伟振。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在这些机构股东中,不乏一些知名VC。

  红杉资本和北极光创投是奕瑞光的A轮投资方,该笔融资发生于2012年10月。天眼查显示,前述融资金额为5300万人民币;此后在2014年,奕瑞光再次获得红杉资本和北极光创投的融资,同年10月,专注于生命科学和医疗技术细分领域的辰德春华亦通过股权转让成为亦奕瑞光的股东。

  截至上述报告披露日,天津红杉和北京红杉分别持股11.59%、8.10%;苏州北极光持股8.20%;辰德春华持股比例为3%。

  但需要注意得是,奕瑞光曾因股权转让价格出现较大的差异,而被证监会发审委予以问询。

  奕瑞光2018年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6 年12月1日,深圳鼎成与上海慨闻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深圳鼎成将 185.54 万元出资额(占注册资本3.41%)转让给新股东上海慨闻,转让金额为 20.25万元。前述股权转让于2017年5月16日办理了工商变更。

  在上述工商变更办理完的三天后,奕原禾锐分别与上海辰岱、苏州辰知德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但股权转让的价格与上海慨闻入股时的价格出现了明显的差异:

  奕原禾锐将 274.76 万元出资额(占注册资本5.06%)转让给新股东上海辰岱,转让金额为 6066.67 万元;奕原禾锐将 105.68 万元出资额(占注册资本 1.94%)转让给新股东苏州辰知德,转让金额为 2333.33 万元。

  对此,发审委彼时要求公司说明,同时间、同批次入股但入股价格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而除了上述情况外,奕瑞光于2015年实施的两次股权激励的价格亦出现了较大差异,对此发审委也要求公司解释前述价格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