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淮汽车项兴初:低价抢市场已玩不转 提高品质注重体验才是王道

  证券时报记者 陈慧芳

  1月9日,江淮汽车(600418)发布产销快报,2019年12月汽车销量3.45万辆,同比增长10.12%;2019年1~12月份累计销量为42.12万辆,同比下降8.91%。2019年前三季度,江淮汽车实现营业收入372.42亿元,同比增长2.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2亿元,同比增长154.33%,预计2019年业绩实现扭亏为盈。

  1月10日,江淮汽车总经理项兴初在合肥江淮汽车总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他表示,中国汽车市场发展到今天,以低价抢市场获取利润增长已经很难,消费者看重的不是便宜本身,而是要更多价值,要综合体验,这就需要车企在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努力。

  2019年感受“复杂”

  “复杂”,提及对2019年车市的直观感受,项兴初选择了复杂一词。

  自2018年以来,国内乘用车市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负增长,轿车、SUV领域的寒潮让不少车企失去了最后一块生存土壤,停工、破产、裁员等一系列举动更为车市寒冬添加了一分萎靡之色。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1月13日公布的2019年全年产销数据,2019年我国汽车产销分别为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分别同比下降7.5%和8.2%,产销量降幅比上年分别扩大4.2个和5.4个百分点。

  在2019年整体车市不景气的态势下,江淮旗下乘用车板块三款车型全年销量相比上年均有不同程度下滑。据其最新产销快报,江淮汽车乘用车板块12月份下降16.68%,降幅收窄,除了SUV仍然下降外,MPV和轿车均出现增长;1~12月累计销量下滑17.79%。商用车板块12月份大幅增长35.45%;1~12月累计销量下跌2.29%。此外,江淮纯电动乘用车12月销售了2863辆,下降74.40%;1~12月累计销量5.8万辆,下降8.87%。

  项兴初认为,在过去一年当中,虽然看到汽车产业中有些企业遇到困难、资金链断裂,有投资者抽身离场,但同样也会看到有一些投资者在摩拳擦掌进入这个市场,这个产业还有很多发展机会。因此从情感上,项兴初对2019年车市感受复杂,但对于下降的销量数据,他认为这是正常的回调,并提醒市场中的众多从业者要去掉浮躁、脚踏实地地面对困难。“自主品牌这种时候更要提高品质,在细分市场方面下更多的功夫。”项兴初认为,中国汽车市场发展到今天,以低价抢市场获取利润增长已经很难,消费者看重的不是便宜本身,而是要更多价值,要综合体验,这就需要车企在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努力。

  项兴初透露,江淮汽车2020年度的产销计划目标为45万~50万辆。根据规划,到2020年,江淮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总销量比重突破20%;到2025年,江淮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总销量比重达到30%以上。

  生存靠商用车

  发展看乘用车

  “做强做大商用车、做精做优乘用车”,这是项兴初在2014年为江淮汽车提出的战略路线。不少业内评论认为,江淮汽车在采取这一“商乘并举”的发展战略时,并没有清晰地将其发展商用车的市场定位与发展乘用车的战略定位区分开来,为公司向乘用车业务的转型带来了一定阻碍。对此,项兴初向记者解释,“商用车是江淮的核心、基础和支柱,我们一定要让他继续上规模,提升占有率,让它在品牌、规模、效益上做更大的贡献来支撑江淮汽车,特别是孵化乘用车。”他表示,从战略角度对二者做出区分,商用车是江淮汽车的“生存指标”,而乘用车则是衡量江淮汽车转型升级以及发展成果的一个重要指标。

  “当下来讲,对江淮最重要的是突破。”项兴初表示,2019年,经过品牌的重新梳理后,江淮乘用车进入了3.0阶段,而新上市的嘉悦A5是该阶段的第一款车。按照江淮汽车的规划,商用车以及新能源汽车是公司的核心业务,而嘉悦A5的布局实际上是为未来的新能源乘用车做铺垫,他希望3.0系列化产品出来以后,通过打造爆款产品,上规模带动系列化的车型,都能够有很好的成长。项兴初表示,在新能源乘用车当中,江淮主要聚焦在A级车市场,并且正在对其开发专属的电动化平台,通过平台化降成本出效益,走品质、品牌之路,不走低质低价路线;聚焦主流市场,满足主流需求。项兴初告诉记者,在乘用车市场,江淮汽车将走“平台化、品质化、主流化”的道路。

  控本增效好“过冬”

  “过冬要有过冬的样子”,项兴初说,“为了扭亏,江淮在营销、制造、研发、管理等环节,都采取了系统化的措施。”2018年,江淮汽车虽然营业收入达501.61亿元,同比增长1.95%;但扣非后净亏损18.77亿元。因此,2019年江淮在销量与利润之间更为强调后者——不亏本卖车。

  以“有效益的订单,有回款的销售”为原则,江淮汽车2019年在营销上做了部分有意识的收缩。例如,考虑到部分海外地区如中东地区的动荡环境,为控制无法收回货款的风险,江淮放弃了订单,这是中东地区出口订单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基于同样原则,在其他细分市场当中,若面临亏损卖车的订单时,江淮汽车宁愿放弃。项兴初表示,这并非怠惰,而是主动控制风险,对较为有把握的市场,江淮会找准应用场景,有针对性的调整,以促进销量。

  在成本端,通过优化供应链、提升技术手段,2019年江淮汽车的成本达到了有效控制。项兴初透露,全年节省成本接近10亿元。具体而言,商用车和乘用车都通过集成化、模块化、平台化的技术结构节省了费用。并且每个月江淮汽车都会请供应商提成本合理化的意见,根据这些建议,江淮汽车改设计、改图纸、做验证,进一步找到降本空间,全年收到了上千条建议。

  制造环节,通过精简优化组织结构,江淮汽车也省出一大笔钱。2019年,是江淮汽车新港基地建成运行的第一个完整年。厂区搬迁后人员减少近1/3,节约人工成本约1.2亿元。同时,江淮汽车在三个厂区中有效地调配人员,物流费用、人工费用、能耗相应大幅下降,有效控本将助力江淮汽车提升盈利能力。

  对江淮而言,既要生存,也要发展,面对严峻的形势,江淮内部确定了“不求速胜,循序渐进”的方针。“2020年我们对内的要求还要去过苦日子、过紧日子”,项兴初语气坚决,“转型升级、迈向高质量,绝不是一朝一夕,但我们做好了准备。”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