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财务造假漩涡 易见股份大跌后收问询函

  证券时报记者 孙宪超

  头顶“区块链概念”光环的易见股份(600093),曾在10月28日至11月1日的5个交易日里收出4个涨停板,一度成为市场中炙手可热的明星品种。然而,该股在近日却风光不再。

  11月25日至11月27日,易见股份连续3个交易日出现下跌,11月25日更是以跌停报收,11月27日的跌幅也是超过7%。

  在公司股价走弱的同时,网络媒体对易见股份业绩增速、员工数量、薪酬水平和子公司的经营情况等提出的质疑,又将易见股份推上了风口浪尖。上交所也于11月27日晚向易见股份下发了问询函。

  财务存疑股价大跌

  据了解,有网络媒体发文质疑易见股份财务造假,文章从公司人均创利、员工薪酬、区块链业务、现金流几个方面分析了易见股份存在的问题。例如,文章指出易见股份净利润奇高;易见股份的年人均创利,堪称A股奇迹;易见股份员工的薪酬,配不上他们挣钱的能力;子公司年净利润2.07亿,社保缴纳人数仅3人;区块链公司疑似空壳公司等。

  易见股份主要业务为供应链管理、商业保理业务以及基于公司“易见区块”平台提供的信息技术服务。从2015年开展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以来,易见股份业务规模增长较快,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45.06亿元,归母净利润8.14亿元,其中收入主要来源于供应链管理业务,占比达到93.22%,利润则主要来源于保理业务和信息服务业务。

  在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中,要求易见股份结合同行业情况,说明公司自开展相关业务以来营收和利润快速增长的原因和合理性,并审慎评估业务合规性和潜在风险敞口;易见股份各项业务开展的人员数量、人均创利水平和薪酬水平等,并充分核实是否与公司开展的业务规模和利润水平相匹配,以及是否与同行业情况一致,如有明显差异请说明具体原因和合理性。

  毛利率为何偏高?

  在此之前,上交所也曾向易见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易见股份对保理业务和信息服务业务的经营模式、收入成本划分和毛利率偏高等问题进行说明。

  在此次网络媒体的质疑报道当中,明确指出公司从事信息服务业务的子公司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榕时代)和从事商业保理业务的子公司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业绩存在异常,与其业务人员规模不匹配。

  为此,上交所要求易见股份补充说明榕时代和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的具体业务模式、盈利模式及收购和设立以来的业务开展情况;结合同行业情况,说明榕时代和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自2017年收购和设立以来业绩增速显著的原因和合理性;结合两家子公司的毛利率水平、注册资本和员工数量等,充分说明其业务开展的真实性和可持续性;充分评估榕时代和霍尔果斯商业保理公司业务开展的独立性,收入和成本划分的依据和合理性,相关会计确认是否符合会计准则收支配比原则。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易见股份从主要业务、客户构成、账龄水平和同行业情况等多个方面,充分解释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长期为负的原因和合理性,相关款项是否存在回收风险、减值计提是否充分审慎,以及公司采取何种措施对资金安全性与风险进行管控。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