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缺位、预付款对象被质疑 *ST西发再收监管关注函

  9月27日,拉萨啤酒母公司*ST西发(000752,SZ)发布公告,因存在领导层不完善、诉讼未解决及对子公司管控不足等问题,再度收到西藏证监局下发的监管关注函,被要求整改。

  除*ST西发长期未解决的资金占用及诉讼等问题外,西藏证监局还关注到,*ST西发对子公司拉萨啤酒重大事项决策、日常财务管理等管控不足,及*ST西发是否对两预付款对象存在财务资助等情形。

  内部“争斗”未歇

  在债务及诉讼缠身、大股东争夺董事会控制权等危机爆发后,9月27日,*ST西发公告称,公司再度收到中国证监会西藏证监局下发的《监管关注函》。

  西藏证监局首先关注的仍是*ST西发内部管理缺位的问题。

  2018年,公司原第一大股东天易隆兴、原董事长王承波及董事吴刚涉嫌以公司名义对外签署合同展开资金拆借、对外担保等非经营性活动,造成*ST西发诉讼缠身且至今未能脱困。王承波和吴刚二人也被拉萨市公安局刑事拘留,*ST西发董事长一职随之空缺。

  其后,新董事长谭昌彬于去年7月上任,但仅在位一年,谭昌彬就在股东大会上被大股东马淑芬等方联名罢免。在谭昌彬被罢免后一周,仅上任半年的董秘牟岚也宣布辞职。

  截至目前,*ST西发的董事长、董秘职位仍未选聘。

  此次,西藏证监局向*ST西发提出“公司应尽快完善公司董事会架构,董事会成员依法履行忠实、勤勉义务”;“公司应尽快选聘总经理、董秘等高级管理人员,健全经营管理层,高级管理人员应忠实、勤勉、谨慎地履行职责”。

  管理层频繁变更甚至长期空缺的背后,是*ST西发大股东天易隆兴(持股比例10.65%)与马淑芬及其一致行动人李敏(合计持股比例12.74%)之间的缠斗。

  2018年底,马淑芬方面提议的增补董事议案遭到股东大会否决,一个直接原因即西藏国资经营公司(持股7.3%)代表的现场投票权被剥夺,为此,马淑芬方面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今年6月,有天易隆兴任职背景的谭昌彬被罢免后,天易隆兴迅速反击,以证券虚假陈诉为由起诉马淑芬及李敏等,诉请法院判令马淑芬及李敏在相关诉讼请求实现之前不得参加股东大会、并不将其表决权计入议案表决结果等。

  目前,相关诉讼均未落锤,这意味着两大股东的相互拆台仍在*ST西发上演。2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ST西发公开电话,工作人员仅表示,相关问题会在后续公告中披露,不单独对外作出回复。

  预付款对象与公司早有交集

  西藏证监局还提到,*ST西发对子公司拉萨啤酒重大事项决策、日常财务管理等管控不住。公司应加强对子公司的管理。

  从主营业务来看,由拉萨啤酒为主体经营的啤酒业务占*ST西发整体营收的绝对优势比重。*ST西发2018年年报显示,在报告期内其啤酒业务收入占整体营收的99.83%。但近年来,拉萨啤酒的业绩已出现持续下滑。

  2018年,*ST西发的啤酒产品销售量、生产量和库存量同比下滑幅度均超过10%。今年上半年,在啤酒企业业绩与股价“齐飞”的大背景下,8家啤酒上市公司中仅有*ST西发一家净利下滑。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48亿元,同比下降12.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同比下降645.45%。

  半年报中,*ST西发这样解释其经营状况,“公司作为区域性中小型啤酒生产厂商,受限于转型升级的压力、区域内新型啤酒企业的崛起、生产要素成本费用的提高等因素,给公司啤酒的生产经营带来压力”。

  尽管业绩承压、债务官司压身,*ST西发似乎并不“缺钱花”。

  半年报显示,公司在报告期内仍有来自西藏远征包装有限公司的应收款余额4200万元,还新增给该公司的预付款253万元。同期,*ST西发还新增预付对象四川恒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新增预付款250万元。西藏证监局要求*ST西发说明,是否有变相为西藏远征包装有限公司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以及四川恒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营高尔夫俱乐部、体育用品零售等业务,与*ST西发主营业务无关,要求公司说明该笔新增预付款对应的交易内容及公司履行的审批程序是否符合有关规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启信宝发现,西藏远征包装有限公司最大股东为西藏冰川矿泉水有限公司,后者的唯一股东为西藏中稷佳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每日经济新闻》曾独家报道,“中稷”系公司与北京金汇恒(曾计划通过受让天易隆兴股份间接持有*ST西发10.65%股权)及*ST西发早有牵连。

  而据*ST西发2017年年报,彼时其持有四川恒生49%股份。同时根据其早前公告,公司持有的股份是从深圳市长河运通投资有限公司收购而来,而长河运通目前仍然是中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