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面值退市”第二股锁定ST雏鹰 上市九年盲目扩张种下恶果

  魏中原

  债务压顶、业绩巨亏、“钱债肉偿”的*ST雏鹰(002477.SZ)最终还是未能逃脱退市的命运,倒在了“超级猪周期”之前。

  8月19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公告,对*ST雏鹰作出终止上市的决定。继去年的中弘股份后,*ST雏鹰成为A股第二家“面值退市”的公司。

  自2019年7月5日~8月1日,*ST雏鹰的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

  面值退市第二股

  根据退市安排,*ST雏鹰将在8月27日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公司证券简称由“*ST雏鹰”变更为“雏鹰退”。

  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预计公司股票最后交易日为10月15日,退市整理期结束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此外,今年一季度内买入*ST雏鹰股票,“豪赌”公司翻身的3万多名投资者或将亏损惨重。公司股价今年来累计已跌去近八成。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ST雏鹰的股东户数为18.42万户,户均持股10698股;截至2018年12月31日,*ST雏鹰的股东户数为15.39万户。

  值得一提的是,“面值退市”第三股正在等待深交所“裁决”。截至8月16日,*ST华信(002018.SZ)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1元)已被停牌,目前正在等待深交所退市与否决定。

  巨额债务为导火索

  曾被誉为A股“养猪第一股”的*ST雏鹰,今年年初的“巨亏38亿饿死生猪”、“以肉偿债”等奇葩事件一度震惊了A股市场。

  而把*ST雏鹰逼到退市的主要是公司自身的债务压力。上市不足九年,在“雏鹰模式”产融结合的背景下,公司从传统畜禽养殖、粮食贸易、饲料生产,拓展至电竞领域、沙县小吃,还投资控股担保公司,设立产业基金,大举涉足金融投资等业务。

  频繁的对外投资、盲目扩张让*ST雏鹰“引火上身”,2018年下半年,*ST雏鹰就出现资金紧张,猪饲料供应不及时,进而致使生猪养殖成本高于预期。同年,公司业绩上演大变脸,巨亏38.6亿元令资本市场咋舌。

  彼时深交所曾对*ST雏鹰2018年年报下发多达36问的年报问询函,直指公司计提资产减值不明、高额垫贷款及可持续经营能力等问题。

  2019年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1日,*ST雏鹰的总资产为196亿元,货币资金仅有4.2亿元,负债总额高达182亿元,资产负债率92.68%。公司实控人侯建芳所持公司40.2%股份全部遭轮候冻结。同时,公司一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巨亏11.03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977.53%。

  不仅如此,7月9日的公告显示,公司的逾期债务在不断增加,新增逾期债务近3亿元,累计逾期债务已接近34.49亿元。

  巨额的债务压力下,*ST雏鹰主营的生猪销售已经几乎无法为公司带来可观收入。

  销售简报显示,今年以来*ST雏鹰生猪销售收入累计仅2.46亿元。7月份公司生猪销售收入更是跌至最低的600万元。*ST雏鹰预计,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14.8亿元~16.2亿元。

  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ST雏鹰曾几度尝试自救以保住上市公司壳资源。

  今年6月25日,*ST雏鹰的债权人召开债委会,推进*ST雏鹰市场化债转股方案。与会债权人中的29家,持有公司债权本金约78亿元的债权人同意债转股方案。

  而该债转股计划最终并未实施,公司也未披露相关公告进行说明。

  一个月后,7月24日*ST雏鹰再度发布公告称,拟由公司提供猪舍,供应商以债权+种猪出资,盘活资产扩大生猪养殖规模,缓解公司债务危机。

  公司称,自2019年3月以来,养殖场空栏较多,造成猪舍闲置、利用率低。公司已采取多种方式解决债务危机,包括但不限于:以公司存货偿付债权人本息,目前已交割的货物1.37亿元;开展债务重组,目前已与部分债权人签订框架协议,尚未签订正式协议。

  猪价再创新高

  今年来,生猪价格不断攀升。根据猪易数据,本周猪价加速上涨,已突破历史高点21元/公斤。8月18日全国生猪均价24.02元/公斤,周变动2.61元/公斤。

  多份研报指出,全国猪价已创出新高,在去产能化创新高的背景下,猪肉价格仍有上涨空间。而在生猪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猪价持续上涨终将带动上市企业8月出栏价格的快速提升。

  对于倒在猪周期中的*ST雏鹰,能否在猪价上涨的情形下带动公司业绩。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ST雏鹰的退市已是定局,‘面值退市’此前还没有过重新上市的先例。即便公司想重新上市,解决眼下的债务问题,并盘活资金回归到生猪养殖、销售的主业实现业绩扭亏是第一步。”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