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做滋养人类灵魂的文化产品

  “湖南出版”与共和国同岁,企业发展中天然形成的“厚重感”并没有让中南传媒人拥有绝对的优越感,相反,湖南人身上特有的“先天下之忧而忧”情怀,让龚曙光和他的团队一直坚定地相信,受互联网冲击,传统出版媒体的介质革命一定会发生,如何在今后不同轮次的行业“洗牌”过程中成为主流出版机构,早已成为多年来中南人的日常命题。

  证券时报记者 薛源

  和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的采访相约于西安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展会上,中南传媒领衔的湖南展团携近3000种弘扬时代主旋律、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精品出版物华丽亮相。

  中南传媒去年在经济下行压力和教辅政策影响完全释放的局面下,公司的图书出版却创新纪录,在全国出版机构市场占有率中排名第二,同比上升两位,仅次于中国出版集团,位居地方出版集团榜首,并创湖南出版历史最好排名。从今年第一季度收入来看,增长幅度进一步扩大,同比增长 12.36%。龚曙光称,这份沉甸甸的成绩单源自于中南人坚定的创业性战略选择。

  放眼世界超前变革图新

  “湖南出版”与共和国同岁,企业发展中天然形成的“厚重感”并没有让中南传媒人拥有绝对的优越感,相反,湖南人身上特有的“先天下之忧而忧”情怀,让龚曙光和他的团队较早地洞察到自身一方面在资源上不如北京、上海、南京、西安等地丰富。另外,他们一直坚定地相信,受互联网冲击,传统出版媒体的介质革命一定会发生,如何在今后不同轮次的行业“洗牌”过程中成为主流出版机构,早已成为多年来中南人的日常命题。

  龚曙光把它视为是一场难度更大、成本更高的创业,因为它是要对一个已经运行了很长的机构进行功能性地变革,同时,又是对某一个机遇期更深刻地把握。

  基于在教育出版领域多年积累的雄厚实力,以“立足湖南、面向全国、走向世界”的胸襟和气魄,中南传媒将服务于教育改革和教育服务体系数字化融合作为变革的一个重要发力点。

  2018年中南传媒与全球出版与教育龙头——培生集团达成合资合作,通过合作,中南传媒将进一步丰富教育产品序列,拓展教育出版和数字教育等业务。龚曙光表示,合资公司将给读者提供在教育思想上更具领先性、在产品研发上更具世界水平、在技术支撑上更具前沿性、在本土化改造上更具适应性的产品与服务。

  此外,为了使中南传媒数字化教育拥有更多的用户和市场,公司旗下的天闻数媒、贝壳网、中南迅智聚焦于K12教育的数字化,围绕教育产业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方向,不断优化推出数字化教育产品,向学校提供智慧教育云、智慧校园、智慧课堂、智慧沟通组成的教育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

  在出版领域,中南传媒把做原创、出精品作为企业的追求和定位,除了教育出版,不断在大众出版和专业出版领域里发力增长。此次西安书展上,中南传媒参展的3000种精品图书,其中2018年1月后出版的图书达到70%以上。正是教育出版、大众出版和专业出版三个版块齐头并进的发展战略,公司去年因政策因素导致的教育出版市场损失被控制在了有限的范围之内。

  在国际市场方面,中南传媒作为中国出版界的代表企业,每年有300种左右的图书进入全球主流出版市场。不仅如此,中南传媒也在全世界寻找优秀的作者,《无限接近自然》作者是越南著名的建筑师武重义。这部独特的作品,是国内出版机构直接策划国外作者原创内容的一次尝试,代表着中南传媒原创战略的突破。

  伴随着以5G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进一步产业化,传统的出版媒体人不约而同地集体紧迫起来,在龚曙光看来,新的技术要适应传统的内容呈现,传统的内容也要逐渐地满足新的呈现方式,这个过程中蕴藏着重大产业机遇。

  在中南传媒的展台前,记者看到了一套新版《红楼梦》,从表面看,这套书和传统出版的书看不出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这套书不仅可以看、还可以听,除了故事本身还可以查看相关的历史文献资料,成为了集各种研究成果,以及相关历史素材的数据库,技术层面利用了数据存储AI技术,是一套真正的富媒体出版物。

  正是因为超前的变革意识,在5G时代来临之前,中南传媒已经做好了与5G技术相适应的各种富媒体的出版,龚曙光预测这应该是未来一个阶段内人们阅读的一个新的兴奋点,也是一个新的市场点。

  龚曙光表示,中南传媒为了适应新技术、新体验、新需求,时至今日已经布局了众多的转型项目,绝大多数成长良好,这不仅仅为公司的全面转型提供了各个版块区域性实践经验,还为进一步推进这种战略在人才、资源方面完成了储备。

  情系读者信仰“内容为王”

  出版作为人类最古老的传播方式,虽然经过多轮次的媒介革命,但是书籍作为人类最重要的精神产品,并没有因为媒体介质的变化而丢掉它传统的意义。

  在龚曙光看来,互联网技术虽然衍生出来很多内容传播平台公司,但他相信任何一个技术公司最后都要嫁接到传统的出版内容。

  “做内容是给人提供精神滋养,身体是需要有滋养的,灵魂也是需要滋养的。”

  龚曙光认为,作为一个内容企业,所做的事情本质就是用自己的产品在社会民众的心灵内“圈地”,一个文化企业的品牌所具有的心灵的响应度有多大,这个企业所拥有的市场就有多大。

  龚曙光除了企业家的身份,自身还拥有作家、评论家等诸多头衔,此次书展时间也正值龚曙光的新书《满世界》发布,封面中的龚曙光戴着墨镜,穿着花色衬衫低头沉思的形象文艺范十足,一改之前印象中的企业家龚曙光形象。上面一行很小却瞬间让人思考的小字:“终归,灵魂是没有理由自我囿囚的”,显得神秘而又亲切。

  龚曙光坦陈,写作除了是个人对文学的追求之外,更能将其不断地从读者、编者、作者等不同角色进行切换,这样会大大提升其对一本书的判断。对他而言,写作更像是作为文化企业管理者必须体验的一门功课。

  “很多人做文化产品只是强调它的商业属性,实际上文化产品的商业属性和商业价值的最大化是由它的非商业属性实现的。”

  龚曙光旗帜鲜明地在业界提出了做文化产业的“反向”商业逻辑,所以中南传媒提出了绝对不沾成瘾性游戏的经营底线。在他看来,就是让读者和家长有一个最基本的认同,中南传媒在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面前,会非常鲜明地选择社会效益。

  “我们努力把自己的品牌、自己的产品烙到读者的心灵上去,努力把自己在读者心灵上所能圈的地圈下来。”

  龚曙光曾在自己写的《李白评传》中,评价李白是中国一个少有的有欲望的诗人,盛赞李白在有限的生命里把自己的欲望都展开了。从中南传媒发展变革的轨迹中不难看出,龚曙光正在用身心诠释着《满世界》封面那句“终归,灵魂是没有理由自我囿囚的”内涵。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