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黑马牛文文:二三线城市的产业升级 是当前“双创”最有魅力的地方

  “中国的技术创新可能主要来自北京、深圳等地,但技术的产业化不只是在一线城市。许多二三线城市都有着自己的特色产业,这些产业城市利用新技术进行的升级,是当前‘双创’最有魅力的地方。”近日,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记者采访时说。

  6月13日至19日,2019双创周系列活动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举办。生于“双创”、服务“双创”的创业黑马,也多维度地参与到全国双创周各项活动中。

  据了解,创业黑马是中国创新创业服务领域首家上市公司。成立11年来,其以创业创新资讯、创业辅导培训、创业大赛等多种形态,服务了1万多家企业。截至2018年9月,创业黑马累计培育11家上市公司、35家拟上市独角兽企业。

  在牛文文看来,目前的“双创”已经走过繁荣期、冷静期,进入成熟发展的第三阶段。“双创”不止是一线城市的事,二三线城市利用新技术实现产业升级的过程中,也蕴含着大量的创业和投资机会。

  “双创”发展已进入成熟期

  《21世纪》:您认为当前的“双创”进入了什么阶段?

  牛文文:每当新技术、新事物出现时,通常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时,大家都带着美好的憧憬,行业会非常热闹、关注度高,进入者众多。第二阶段时,事情会向更深层次发展,这个过程中有成长的烦恼,有巨头产生,也有玩家出局。第三阶段时,讨论的声音不再像前两阶段那么多,但新事物已经走向成熟,像水电一样融入在产业和生活中。

  这种发展历程对人工智能等创业风口适用,对“双创”本身来说同样适用。2012年-2014年左右,是“双创”最热闹的时候。当时创业者和投资人众多,创业服务机构遍地开花,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一条街上就有创业黑马、3W咖啡、车库咖啡、36氪等。

  2015年-2017年间,“双创”走过繁荣期,逐渐开始降温。很多年轻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没有坚持下来,有人会评价说“创业大街的咖啡凉了”。现在看来,“双创”正从第二阶段走向第三阶段,能够坚持下来的创业者已经走向成熟。

  就像我去年所说的,“双创”的孩子长大了。近两年的上市公司和科创板审批企业中,有大部分是在2010年前后诞生,在“双创”中成长。全国许多热衷“双创”的城市,也实现了经济的新旧动能转化,用科技赋能了传统产业的升级。

  《21世纪》:怎样看待参与“双创”最终却失败了的创业者,这是否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

  牛文文:社会上有声音认为,创业把很多年轻人给“耽误”了,但我认为创业就是这个时代的军训。创过业的人更能理解企业经营的困难,渴望奋斗带来的成功。如果他再找工作,也更会受到用人单位的青睐。

  《21世纪》: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是创业和资本的聚集地,二三线城市在“双创”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牛文文:中国的技术创新可能主要来自北京、深圳等地,但技术的产业化不可能只在一线城市。我们的一、二、三产业是遍布全国各地的,这些产业城市才是最有魅力的地方。

  比如重庆的汽车产业、成都的游戏产业很发达,当自动驾驶、5G、工业互联网等技术革命到来后,这些产业有升级的需求。投资人可以在二三线城市的特色产业升级中寻找投资机会,创业者最终也需要在产业中寻找科技的应用场景。

  三层次助力独角兽加速

  《21世纪》:创业黑马是“双创”服务方面的上市第一股,近两年提供的“双创”服务是否有所变化?

  牛文文:过去我们的创业服务,核心是做创业辅导培训。公司上市后,我们研究创业公司发现,很多公司有加速的需求。所以我们提倡深入到城市中,依托城市的优势产业孵化独角兽,并且做独角兽的加速计划。

  中国有很多的孵化器、加速器,主要是物理空间的概念。我们理解的加速服务还应该包括三样东西,首先是认知加速。企业创始人的认知往往是公司的瓶颈所在,只有创始人突破认知,企业才能不断成长。比如发展到C轮的企业,通常会遇到公司的组织问题,如果创始人对此不能正确认知,公司就没办法继续发展。创业黑马会组织来自大公司和投资机构的专家导师,帮助创业者实现认知升级。

  二是资本加速,帮助创业者进行融资。在创业黑马的加速实验室中,大概有20%-30%的创业者会拿到投资。三是资源加速,在每个加速项目中,学员和导师间也会产生商务合作。

  《21世纪》:在您看来,科技独角兽企业的迅速崛起与传统企业的转型升级相比,哪类创业企业具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牛文文:我们内部很早就有天派、地派的划分,天派指偏技术、偏互联网类的公司,它们的营收情况可能不太好,主要靠融资来发展。地派指传统产业中的公司,它们能实实在在赚到钱,但不擅长借助融资扩大。

  天派公司有技术、没产业,地派公司有产业,技术含量不够。所以早期当新技术出现时,天派的技术型公司具有领先优势。但随着技术的发展深入,产业型公司能够在场景应用中,获得更快的发展。这两类公司没有高下之分,相互融合的过程中会产生不错的化学反应。

  《21世纪》:创业黑马对这两类企业是如何进行赋能的?

  牛文文:天派企业的优势是技术很强,但当团队扩张,公司开始商业化时,管理上有很明显的短板。创业黑马会帮助天派企业做管理赋能,以及接地气的产品商业化。很多地派企业本身的利润情况都不错,甚至会有些骄傲,没有意识到自己需要脱胎换骨。我们会帮助它们认知升级、“开天眼”,在资本和技术的加持下,获得进一步的发展。

  贸易摩擦将刺激原始创新

  《21世纪》:在您看来,中国创业者和美国创业者有哪些不同?现阶段中美间的贸易摩擦,对中国创业者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牛文文:美国是一个成熟的经济体,创新会更加向硅谷等城市聚集,创业是少数人的事,他们想要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改变世界。但中国不一样,中国是一个在发展中的大国,很多年轻人都想创业做点事情。大家的出发点没有那么纯粹和高大上,可能就是想获得财富、挑战自我。

  美国的信息技术产业很早就得到了发展,从芯片到应用的软硬件一代代升级是完整的。但中国在商业模式创新,以及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方面积累了后发优势。贸易摩擦会刺激中国的原始创新,可是这并不意味着闭关锁国,科技是跨国界的,要流动起来才行。

  《21世纪》:科创板的推出,将给中国的创新创业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牛文文:科创板对有科技背景的中小创业公司来说,是很大的利好。因为它允许未盈利的公司上市,未来将推行注册制。对很多中小科创企业来说,相当于降低了上市的门槛,更容易在资本推动下获得快速成长。

  早期创业者的心态也会发生很大变化,他们会更加关注技术的原创性,而不是公司当下的盈利性。在创业黑马培育的企业中,也有很多天派公司有意申请科创板,比如做胶囊胃镜机器人的安翰科技等。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