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代巨头腾邦集团债券违约 部分航司暂停其销售权限

  陈姗姗

  6月11日晚间,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腾邦国际”,300178.SZ)发布了一则公告,宣布完成实际控制人的变更。

  根据公告,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及实际控制人钟百胜于2019年6月10日与深圳市大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大晋投资”)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将其所持有的公司的股票17447079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30%)表决权委托给大晋投资行使。

  大晋投资将成为上市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史进持有大晋投资100%股权,因此史进成为腾邦国际的实际控制人。

  据记者了解,史进于2016年9月进入腾邦国际,后任腾邦国际控股子公司腾邦旅游的总经理,此前主要从事旅游行业。而大晋投资则是一家2019年6月10日才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史进100%持股。

  腾邦国际称,此次决策权的更改使腾邦国际与控股公司之间进行了切割,以更好地维护中小投资者的相关权益,得到更好的融资环境和融资渠道,让公司的发展更加稳健。

  那么,为什么上市公司腾邦国际要与其控股公司腾邦集团进行切割?

  腾邦集团成立于1998年4月,目前主要聚焦“旅游、物流、投资”三大板块,旗下有六大产业集团(腾邦旅游集团、腾邦商旅集团、腾邦航空集团、腾邦物流集团、腾邦资产集团、腾邦投资集团)。其中,旗下的腾邦国际是国内唯一一家以机票代理起家的上市公司。

  在票代行业,腾邦的地位举足轻重,不仅是各大航司的重要销售渠道,还通过批发、担保等方式,为很多中小票代提供出票源。

  不过最近,一直依托于腾邦国际经营机票销售业务的不少票代公司,发现苗头不对了。

  近日,互联网机票批发平台八千翼就向其供应商和采购商发布了一则通告,称因供应商腾邦国际及旗下分子公司原因暂时无法处理的退票、改签业务,八千翼会全力协调供应商解决问题,并同步做好服务保障工作(腾邦国际也在积极协调各航司恢复BSP授权等相关业务)。

  八千翼所提到的问题,导火索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全球运营中心发布的一则中国BSP风险监控公告,称截至2019年6月9日14时,深圳市腾邦商贸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腾邦商贸”)销售未结算的金额已达到其担保额度的90%,按相关规定通知各GDS暂停其BSP现金销售权限。

  腾邦商贸是腾邦国际的全资子公司,暂停其BSP现金销售权限,意味着暂停了腾邦国际BSP票出票权限。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腾邦集团的另一则公告,称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未能按时足额支付“17腾邦01”2019年度利息至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账户,涉及利息资金11250万元,构成实质违约,这是腾邦集团首次发生债券违约爆雷事件。

  据记者了解,受此影响,南航已暂停了腾邦国际所有关联公司的销售权限,腾邦系各地的机票代理人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牵连。

  “腾邦各地的关联票台都会受到影响,有些是旗下的分子公司,有些是近几年收购的票代等相关公司。”一位机票代理行业的业内人士对记者指出。

  近年来,腾邦一直在进行收购扩张,2014年收购了欣欣旅游,2015年收购了喜游国际,2016年投资了八爪鱼平台,之后一度要收购出境游批发商九州风行。

  频繁收购的同时,上市公司腾邦国际的盈利能力则不升反降。根据公司披露的年报,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6775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0.88%,且公司2018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72亿元,较2017年大幅减少659.51%。

  今年一季度,腾邦国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下降65.5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仍为负,现金流压力巨大。

  对于2018年净利润的下降,腾邦国际的解释则是其在2018年开通的多条新航线因运营未满一年,总计超过1.97亿的航线补助款未能确认为收入。因旅游业务的拓展及新市场的前期投入,加之金融调控政策的影响,公司现金流相对紧张,例如2018年年底向航空公司预付了4亿用以采购未来一年的机票切位,该部分预计在2019年实现销售。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